第166章 橘勢大好!


    “社會發展自有其規律,你非要把這世界變成你希望的樣子,未免太霸道自私。而且揠苗助長,未必就好。這個世界在真龍王的守護下,已經相當和平了啊。”志保反駁說。

    李河洛吐槽“你都一百年沒起床了,張口就來啊!還相當和平啥的……”

    志保臉燙,吭哧癟肚不說話了。

    白金龍王的正義是“不許他人征服世界”的正義,他的和平是“不要來挑戰真龍王權威”的和平。

    所以當教國、帝國、王國互相傾軋,平民受害,白金龍王從不在乎這事兒。若不是納薩力克橫空出世,卡恩村和周邊村落早就被屠干淨了,那又得死多少人?

    而且因為資本惡,死在和平期的人就少了嗎?若不是納薩力克,琪蕾雅她們也注定被凌虐致死,希爾瑪則會一直做她販du吃人的營生……

    飛鼠搖頭說“明美醬,你應該不知道,真龍王在生靈死後,會奪走他們的靈魂。”

    志保驚駭“誒!這,這是什麼!?”

    李河洛“五百年前,八欲王用世界級道具中的‘二十’——‘五行相克’扭曲了這個世界的魔法規則。從此真龍王無法用自身血脈發揮始源魔法,他們只能消耗靈魂來使用始源魔法。”

    “為了保持戰力,真龍王必須不斷積累靈魂。你覺得他們會和普通人商量‘拜托你死後把靈魂借我用一下’嗎?”

    就算是死後的事,或許並不痛苦……但奪取靈魂,無論如何都是邪惡的行徑啊。

    因此志保困惑了“我確實不知道這個……”

    飛鼠“為了說服你,他們當然會隱瞞這些秘密。”

    志保心知她被真龍王欺騙了,但她仍說“可如果八欲王不侵略世界,真龍王就不會掠奪靈魂……起因還是八欲王吧。”

    李河洛“八欲王滅亡于自相殘殺,我和飛鼠因此判斷他們是乖張狂躁的小孩玩家,但他們改變了魔法的規則,將位階魔法推行到全世界,讓普通人也能學習魔法,你覺得這是罪孽還是功業呢?”

    志保又沉默了。

    飛鼠說“明美醬,你是夜舞子的妹妹。我們不會勉強你,也不會侵犯你庇護的國家。但也希望你不要站在真龍王那邊,我們固然不是好人,但真龍王也不是好人啊。”

    志保繼續沉默。

    忽然她說“你們是好人。”

    李河洛拍著胸脯,自信道“我們絕對是壞人啊!很壞很壞!”

    志保苦笑“至少你們的目的是好的,雖然過程……”

    李河洛說“自古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過程的陣痛是無法避免的。”

    飛鼠說“那麼這樣如何,我和黑洛黑洛會暫緩征伐的腳步。明美醬你親眼來看,看魔導國的現狀,看這世界的樣子……決定之後再說。”

    李河洛點頭。

    志保也慢慢點頭。

    其實她還另有心事,那是她穿越的原因,是她“在地球的苦難”。

    。

    因為發覺伊瑟拉與魔導國關系不一般,莉古李特計劃連夜離開海上都市聯合。

    李河洛與飛鼠,設法攔住了莉古李特“莉古李特桑,其實我與安茲一直都知道,你在替白金龍王監視魔導國。”

    “兩位魔導王大人是什麼意思?”莉古李特額上冒出冷汗。

    飛鼠說“魔導國與真龍王之間有不可調和的利益沖突,定有一戰。非是如此,不能讓彼此臣服。”

    莉古李特心髒緊縮,200年來她第一次感到衰老的疲乏“安茲大人,我是自由人,並不為評議國效忠。若魔導國對評議國有意見,應當通過外交途徑……”

    李河洛說“莉古李特桑,你不知道真龍王的秘密,因此堅信白金龍王是正義的化身。但以你們密切的關系,就算你得知那些黑暗面,你也還是會站他那邊,所以我就不多說了,免得破壞你們的感情。”

    莉古李特窘迫“琦玉大人的話,我覺得稍微有些冒犯了。”

    李河洛無奈“你不願坦誠,那麼我也點到為止吧,希望你轉告白金龍王伊瑟拉是我昔日伙伴的妹妹,我們不希望把她牽扯到糾紛中。哪怕將來她站我們這邊,我們也不會讓她參戰,因此希望你不要打她的主意。”

    莉古李特沉默。

    飛鼠說“魔導國將暫停擴張的進程,白金龍王可以安心做準備了,來日再見吧,莉古李特桑。”

    。

    就像你的兩個朋友決裂了,你只能選擇一個,傷害另一個。

    得知莉古李特離開,宮野志保感到落寞。

    她剛來這世界時,受到過莉古李特的照顧。

    雖然她知道那是有目的的接近和示好,但在她最孤獨的時候,確實是莉古李特開導了她。

    “夜舞子在納薩力克留下很多痕跡呢,她創造的npc,你想看看嗎?”李河洛說。

    然後他命由莉阿爾法立刻趕來。

    他覺得夜舞子親手創造的由莉,或許能給“小明美”安慰。

    結果吧,一看到由莉,“小明美”就目瞪口呆!然後她漂亮的森精靈臉蛋,像被磁石吸引一般,貼到由莉那完美的凶脯上去了!

    李河洛與飛鼠虎軀一震,暗叫“妙啊!”

    “一模一樣呢,你和姐姐……唔唔唔!”志保沉醉在由莉那女教師的凶懷里,使用了“臉滾凶脯”技能。

    “飛鼠大人!黑洛黑洛大人!這這這……”扎著發髻,,平日里莊重認真的由莉,現在正手足無措,滿臉通紅,一副受侵犯的模樣。

    因為這是無上至尊默許的行為,因此她不反抗。

    而且從氣息來看,這個森精靈女人很強,想畢她是兩位無上至尊的客人吧,那麼就……嗯……稍微……忍耐……一下……

    “由莉,這位是夜舞子的親妹妹小明美。之前她來過納薩力克參觀,那時你還沒誕生,因此不認識她。”

    由莉大驚“納尼!你是夜舞子大人的……嗯……妹妹大人!?”

    志保吃飽喝足,臉色酡紅“由莉嗎?你和姐姐一模一樣呢!叫我志保吧?宮野志保!”

    李河洛與飛鼠虎軀一震x2……橘勢越來越好了……

    “咳,冒犯想問,難道夜舞子的原名是宮野明美?”李河洛問。

    如果把兩個女兒起名為宮野明美和宮野志保,夜舞子的父母也太會玩了……

    “姐姐叫做宮野遙哦~”志保說。

    啊,原來叫做遙啊……奶遙什麼的,難怪妹妹會這麼迷戀姐姐的凶脯啊……

    “咳,由莉,我和黑洛黑洛想命你成為志保醬的貼身女僕。”飛鼠說。

    身高174的由莉想下跪領命,但卻被志保抱住蹭,她點頭“是!屬下一定會照顧好志保大人的!”

    志保“叫我志保哦,由-莉-醬~”

    由莉臉紅,都不敢看志保“是,志、志保……”

    李河洛聞到空氣里越來越濃的柑橘香氣……非常滿意!

    沒想到夜舞子的妹妹這麼迷戀夜舞子……

    難怪夜舞子這個肌肉腦袋說“雖然我的妹妹處處比我優秀,但她還是崇拜著我,所以我毫無心理壓力。”

    這根本不是崇拜吧!是跨越千萬阻礙的禁忌之愛啊!

    飛鼠也是頭一回踫到這種情況,不知如何應對。

    結果志保說“你們早點把由莉醬帶來,我就不會跟你們對了啊……我最喜歡姐姐了!”

    李河洛、飛鼠、由莉……虎軀一震!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