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合作


    開好房間,韓東確保錄音筆電量充足後,跟沈冰雲上床休息。

    很麻煩的事,在他眼里也就這麼著。

    一幫毒販或許窮凶極惡,卻不可能比大毒梟柴桑克更加不可一世。所以,放置錄音筆這種事,小事一樁,他也並不覺得會有何風險。

    法庭上,錄音當不了正式證據。

    但是,可以用此引導案件進展,判斷所查的方向對不對,以及其它的好處。

    沉睡著,鬧鐘在凌晨四點半的時候自枕下震動。

    韓東心有掛礙,本就沒有睡死。順手關掉鬧鈴,無聲息的拿開環抱住他的沈冰雲手臂,穿衣往酒店下ktv走去。

    環境他熟悉,一些開不了的門生病也也給了鑰匙,一路暢通無阻,無聲息間就到了三樓走廊。

    長明燈幽暗,冷冷清清,稍稍的腳步響動都能發出很清晰的聲音。

    韓東走路輕抬輕放,很快,並沒有任何大的動靜傳出。

    他不像是來做賊,堂而皇之打開選定中的包廂,也打開了里面燈光。

    這是整個三樓最大,最奢華的幾個包廂之一。

    僅僅一個包廂,面積卻在一百五十平左右。

    圓形復古的真皮沙發,以及實木地板上鋪就的地毯,處處透著輝煌,奢侈。

    韓東打量著環境,視線隨之轉換。

    為了不給沈冰雲找麻煩,他務必需要萬無一失的將錄音筆放置好,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被發現。

    桌下,沙發夾層,壁紙後,擺設物件內……

    韓東一一計較著,最終搬來一個臨時的椅子放在茶幾上,箭步上躍,抓住了吊頂凸出來的造型。空出來的左手將打開的錄音筆放置了進去,之後便將所有東西歸復原位。

    這種高度,尋常人上不去,亦不會有人會沒事去看頭頂造型里面到底有沒有東西。

    很輕巧的一次行動,接下來就看對方明天要不要來,靜待結果。

    當然,來不來他都要連著取放多天,才能確保監听到內容的準確性。

    回到客房,沈冰雲已然醒了。

    披著一件外套,等韓東一進來,就跑過來抱住了他。

    “東哥……”

    韓東手放在了她背上,輕巧摩挲“沒事,一切順利。就一點,明天找個借口去監控室把監控刪一下,記著,四點三十至五十分,所有關于我的畫面全部刪除。”

    “好,好的。”

    韓東見狀騰出手,將她散落在額前的頭發往後捋了捋,盯著她那張嫵媚而精致的面孔“冰雲,跟我在一塊,你除了擔驚受怕還是擔驚受怕……”

    沈冰雲忙搖頭攔住,讓他不要再說“東哥,你也是為了我好。我理解,會配合你的。”

    韓東笑了笑“怎麼配合?”

    沈冰雲瞧著外頭隱隱亮起來的天色,臉上紅暈微閃,吶吶道“你想我怎麼配合都好……”

    話未說完,就覺男人略帶著些涼意的手掌鑽進了她睡衣里面。

    沈冰雲嗯了一聲,人頃刻沒重量般掛在了他頸部。

    年輕男女,精力無窮,百無禁忌。

    一場呼之即來的風雨,又是即將來臨。

    不知不覺中,外頭,天光放亮,又是一個難得的明媚晴天。

    兩人在床上膩歪了會,各自起床洗漱。

    沈冰雲要接著忙工,韓東也是。

    早晨八點鐘左右,韓東離開了小銀河去往加工廠那邊。

    眼下網店銷售日期將近,他這幾天必然要經常過去,跟黃莉一塊共同確保這條供應鏈條可以在輸出之時不出任何的毛病。

    忙忙碌碌著,一天時間不脛而走。

    當晚,韓東再度回了小銀河。有些失望的是,那些海城人今天並沒過來。

    倒也算是在預料之中,韓東在接近黎明的同一個時間點把錄音筆取出,重新快速充電,做二次放置。

    如此三天,沈冰雲那邊帶給他的消息全部都是那些海城人沒來……

    韓東一開始不懷疑什麼,可是,無意中看到外頭停著的幾輛掛海城牌的車子後,皺緊了眉頭。

    人應該就在小銀河里面,沈冰雲卻在電話里告訴他沒有人。

    他之前就覺得至多三天,有她的配合,他這邊能順利完成錄音。而現在,遲遲沒有消息的情況下,韓東都以為這些人回了海城。

    沉吟著,他沒急著進小銀河,就在外面撥通了沈冰雲號碼“冰雲,有沒有消息。”

    沈冰雲這會應該在忙,對面動靜很大。半響,她應該是走到了僻靜處,韓東才算听清楚她的聲音“東哥,還是沒來。我估計他們是回海城了……”

    韓東又瞥了眼遠處那輛打眼的奔馳車,並未挑破“這樣啊。等我今晚過去取一下錄音筆,不再放了。”

    “那你什麼時間過來,我有點想你……”

    韓東不置可否“我今晚想去找夏夢把離婚的事辦一下,你自個先休息,不用等我。”

    掛斷電話,他無聲看了眼小銀河內沈冰雲辦公的那個窗子。

    情況是那幾個海城人明顯就在ktv里面,沈冰雲屢次騙他說不在。

    他有點弄不懂她到底在想什麼?

    韓東來小銀河調查的本意,除了幫鐘思影個忙,更重要的就是他也想讓沈冰雲從這壇污水之中跳出來。結果他竭盡全力拉她,她非但不配合,還使勁往下沉。

    這麼著,挑明了又有什麼意義,調查又能存在什麼意義?

    或許,她壓根就不想自己插手小銀河的事。也或許,她口口聲聲說要去找陳彥豐辭職,真的只是說說。

    至少眼前來看,那些海城人還影響不到她。她暫時也還是風光無限的小銀河老板。

    將車子掉頭,開出一段路程,一個意想不到的電話打進了手機。

    他微微遲疑著拿起放在了耳邊“新月姐。”

    是關新月。

    最近關于她的動向韓東留意過,當然了,就算他不想留意也沒辦法。因為新聞幾乎是鋪天蓋地的,她也經常出入各訪談節目,接受媒體采訪。

    就這幾天內,關新月這個名字整個東陽不知道的人估計不多。

    聯合開陽地產共同開發市中心的國際新陽商場,投資入股東陽本地最大的連鎖超市華運集團……等等等等。

    似乎在閔輝入獄後,一直沉寂著,積蓄著的她,終于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能量。

    每一次的資本運,涉及到的金額都大到讓人咂舌。

    韓東自己認為跟現在的她徹徹底底屬于兩個世界,也未想過以後兩人會繼續有所交集的一天。

    “東子,有沒有時間,來參加個酒宴。順便,跟你說點生意上的事。”

    “什麼酒宴?”

    “我跟開陽地產的老總共同發起的,為了慶祝這次合成功。會來不少人,我手里邀請函還有十幾張沒發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