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對峙



    “識時務,很好。”

    妖師微微一笑,顯然是對敖廣的順從表示了極大的贊賞。

    “大哥!”

    一旁滿地打滾的敖欽忽然悲聲大喊,顯然他是听到了敖廣妥協的話語。

    敖廣一抬手,示意敖欽先不要說話

    “只是還請妖師慈悲,北海的幾個龍子尚且還有一口氣在,請妖師饒他們一命。”

    妖師點點頭,只要听話一切都好說,于是他打出一道法力到那角落里的龍子尸堆之中,頓時那里就活了幾個還沒徹底死透的北海龍子,總算給敖欽保住了幾個子嗣。

    “還請松綁。”

    “羽兒,松了他的枷鎖。”

    鵬羽過去把敖廣身上的束縛揭開,嘴里不屑地鄙視道

    “想那祖龍何等英雄,竟然生出這麼些個後裔,真是令人恥笑。”

    敖廣站起身來,聳了聳肩松松筋骨,對鵬羽的鄙視也不惱怒,只是不咸不淡地說道

    “祖龍之龍族,和今日之龍族,早就不是一回事了……今日之龍族,不過是三界族裔之中的一支,遵循的也不過是弱肉強食的道理,並沒有什麼可丟人的。”

    敖廣站到妖師身側,又問道

    “請問妖師,要我如何施為?”

    妖師一指那壁畫

    “祖龍亡故之後,可曾留下尸體、元神?”

    敖廣搖搖頭

    “先祖性烈,但凡有一絲一毫的余力都絕不會輕言放棄……既然最終敗了,那定是盡了全力奮戰的結果,若不是尸體粉碎、元神耗盡,恐怕先祖絕對還會與仇敵不死不休。”

    妖師沉吟片刻,那祖龍確實是這麼一個性子,看來他指望能從祖龍遺澤之中取得祖龍尸身元始的想法,恐怕就算是落空了。

    “這壁畫中的玄機,你可能打得開?”

    敖廣仰頭看了一眼

    “此處本是當年祖龍的洞府所改。想當年龍族未興,外面的龍宮更是無從談起,祖龍便是以此地為洞府,日日面對此壁參悟大道,最終成就了力。”

    “祖龍雖死,但這一面牆壁上卻因此留下了一道祖龍意志,只要是身具真龍血脈之人便能在這畫壁前有所感悟。妖師不信就問問怕蛟覆海,他當日曾偷入這龍冢過,相比早已得了祖龍的傳承。”

    妖師自然不會去多問,當日蛟覆海來投,帶的晉身之資便是這龍冢的秘密。

    只是原本他還期待這里能有一絲祖龍的殘神留存,想不到只是一絲意志……

    雖然有些失望,但若能取得祖龍意志,這一趟也就不算白來。

    “打開吧,說什麼真龍血脈,不過是你們龍族設下了一道陣法而已,騙不得我。”

    敖廣臉色一白,果然這樣的瞎話騙不過這妖師的眼楮,于是只得乖乖站到那畫壁前,施展出一道獨特的手印,直接印在了石壁上祖龍的身前。

    霎時間畫壁猛然震動,整面牆壁瞬間四分五裂,那祖龍的浮雕刻卻跟活了似的詭異地從石壁中走了出來,隨即便化成一團血紅光圈。

    “果然不愧是祖龍!人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但這一道意志仍然如此暴烈!”

    妖師一見頓時大喜,伸手將這無主的光圈捧在了左手心中,緊接著似乎是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

    “出來吧,再不現身,我可就將這祖龍意志帶走了。”

    妖師冷不防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嚇得武吉三尸神暴跳,難道是他們兩人表露了?

    他正盤算著是不是要立刻奪路而逃的時候,忽然被他們師兄弟押著的龍太子卻抬起頭來,臉上露出陰森森的笑容。

    “妖師果然厲害!”

    這怪異的龍太子掙開武吉師兄弟的手,一使勁將身上的束縛枷鎖全都抖落在地,緊接著現出了自己的真身。

    “亢金龍?”

    武吉大吃一驚,這人居然是二十八星宿中的亢金龍!?他這是什麼膽子,憑他這點能耐居然就敢潛伏到妖師的面前?

    不對,肯定不止這麼簡單!

    果然,只見那亢金龍一彎腰,頭頂金角之上飛出一道火光來,從那火光之中走出了一個大胖和尚——大日如來!

    “阿彌陀佛!妖師果然厲害,貧僧已經如此小心了,結果卻還是瞞不過妖師的慧眼!”

    妖師雙手環在胸前,抱臂冷笑

    “你兄弟的道法神通一開始都是某家手把手教出來的,如今你卻想在我面前賣弄,陸壓,你是不是真以為我老了?”

    一旁神情倨傲的鵬羽一見來人的長相,不由得大驚失色,嘴里更是不由自主地喊道

    “太子……”

    “他早已不是咱們妖族的太子了!”

    妖師一伸手攔住了自己兒子的失態,看著大日如來的這幅扮相,冷笑著嘲諷道

    “妖不妖,道不道,佛不佛,你既然選擇從北俱蘆洲出走拋棄妖庭遺族,便再也沒有被稱之為太子的資格!”

    “這話真是大義凜然!好一個赤膽忠心的妖師!”

    陸壓被鯤鵬這番話逼問得不僅不羞愧,反倒是輕輕地拍起手來,言語中更是滿是嘲諷

    “鯤鵬,你又何必說這漂亮話?妖庭不可復興,這道理明明你比誰都清楚!我出走北俱蘆洲,也不過是想追尋一條成聖之路而已!”

    “而你,多年來留在北俱蘆洲,也根本不是因為我父皇的遺命和你那狗屁的忠誠,不過是因為你覺得那些個老人還有利用的價值罷了!”

    “鯤鵬,妖師!你我半斤八兩,誰也沒比誰高尚多少!”

    說罷,大日如來一閃身,立刻化出一道太陽精火,使出非常人能及的速度,去搶那祖龍意志

    “祖龍當年距離成聖不過是半步之遙!鯤鵬,你若真是忠誠于我金烏一族,就該將這道祖龍意志獻于我,助我成就聖人大道!”

    “只怕是太子你福緣太淺,聖人之道恐怕與你無緣,這等辛苦事還是讓老臣來代勞的好!”

    妖師哪里肯將此寶輕易讓人,于是翻身一裹將這祖龍意志裹在他羽翼之下,轉眼出了龍冢化一只大鯤望北游走!

    “哪里走!”

    大日如來看他要跑,于是也施展起金烏化虹之術追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