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約戰小南王


    這不禁讓秦平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盯著手機若有所思,良久沒有說話。

    “平哥,咋的了?”楊青科湊上來問道。

    秦平晃了晃手機,說道︰“打電話去問問,薛偉怎麼回事兒,我給他打電話打不通。”

    楊青科聞言,立馬走到一旁,拿手機不知道給誰去了電話。

    過了一會兒,楊青科走了回來,他蹙眉道︰“我听人說,偉哥現在好像出了點事兒,已經消失很久了。”

    “消失?”秦平一愣,他想了想,說道︰“去東城區,我要去查查到底怎麼回事兒。”

    說完,他們幾個人打車往東城區趕去。

    到了東城區的那家酒吧,秦平仔細的問了一下,他們說薛偉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臨走前沒有任何征兆。

    一听這話秦平就明白了︰八成是被人給擄走了。

    誰會跑來帶走薛偉呢?想來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司徒家,另外一個就是南家。

    當天,秦平就直接去了當地有關部門查了那一天的監控,監控上顯示,薛偉的確是被兩個人塞進了車里。

    薛偉的身手雖然算不上很強,但一般兩三個人想要制服他,也沒有這麼簡單,這說明那兩個人的身手很好。

    “呼。”秦平深吸了一口氣,他拿出來手機,準備給紅唇女去一個電話。

    正在這時候,門外忽然進來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站在秦平面前,說道︰“秦先生,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你們是誰?”秦平打量著他們問道。

    “穆先生讓我們來找你的。”他們說道。

    秦平看了他們一眼,又掃了一眼從三角區帶回來的那幾個人,爾後點頭答應了下來。

    他帶著那幾個人上了車,很快,車便來到了一處飯店。

    “怎麼,要吃飯嗎?”秦平問那兩個人道。

    他們兩個笑道︰“對啊,穆先生說是要為你慶功。”

    秦平張了張嘴,爾後啥都沒說。

    他帶著這幾個人上樓後,便看見包廂里面已經擺滿了豐盛的飯菜。

    “秦平啊,這次你做的非常好。”秦平一進屋,穆先生便說道。

    秦平把身後的那幾個人推了過去,說道︰“他們是三角區制毒的,回頭你直接把人帶走吧。”

    “不著急,先坐下吃飯吧。”穆先生說道。

    秦平搖頭道︰“吃飯就算了,我還有點事,就先不陪您了。”

    扔下這句話後,秦平直接走了出去。

    穆先生坐在那里半晌沒吭聲,片刻後,他低聲呢喃道︰“現在周家的事兒,可不太好解決啊....”

    周家現在遇上了史上最大的災難,為啥呢,因為六大家族現在抱成了一團。

    他們給了周惠民兩個選擇,一個就是退位,找地方養老;第二個呢,就是親手干掉周惠民。

    話說秦平出去以後,他便拿手機給紅唇女打過去了一個電話。

    紅唇女此時還在司徒家呢,她看到秦平的電話後,眉頭不禁微微一皺。

    “誰的電話?”司徒莽問道。

    紅唇女糾結了一會兒,最終說道︰“啊,一個朋友的電話。”

    說完,她快速的走了出去。

    電話一接通,秦平便冷聲說道︰“薛偉在哪兒?”

    紅唇女愣了愣,說道︰“我不知道啊...”

    “你最好跟我說實話!是你們司徒家干的,還是南家干的。”秦平強忍著怒氣說道。

    紅唇女嘆了口氣,說道︰“等會兒見面說吧,你在哪兒?”

    “我現在去寧城師範大學對面的咖啡廳,你來找我吧。”說完,秦平便把電話給扣了。

    他打車來到了這家咖啡廳,爾後去找了一個包間坐了下來。

    大約過了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樣子,紅唇女便來了。

    她給秦平打電話要了位置後,便直接走了進來。

    一坐下,紅唇女便感覺到了秦平身上的寒意。

    他這次本身就抱著報仇的意圖,如今薛偉不見了,秦平的怒火自然是無法掩飾。

    “他在哪兒。”秦平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不希望你騙我。”

    紅唇女張了張嘴,說道︰“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解釋。”

    “實話實說。”秦平一拍桌子,“到底是你們干的,還是南家干的。”

    “現在已經沒有南家和司徒家這一說了。”紅唇女苦笑了一聲,“現在六大家族已經抱成一團了,並且他們糾集了各地的土豪鄉紳,如今富可敵國。”

    “哦?”秦平眉頭一挑,“他們想干什麼?”

    “現在首要目標,是你爸。”紅唇女說道。

    “我爸?”秦平有些不解,“我爸身上到底有什麼,讓你們這麼不遺余力的對付他?”

    紅唇女說道︰“我也不知道,總之他們現在要求周惠民退位。”

    “那我爸現在怎麼樣了?”秦平問道。

    紅唇女說道︰“你如果不回來,你爸不會有任何事。你在三角區,就算是六大家族也不敢貿然前行,可現在你回來了,他們一定會找機會殺了你。”

    “殺了我?”秦平冷笑了一聲,他握了握手里的刀,說道︰“我倒是想知道他們打算怎麼殺了我。”

    只要不用槍,秦平沒什麼好怕的。

    紅唇女說道︰“小南王一直在找你,你還是盡快離開寧城吧。”

    “我剛好也在找他。”秦平喝了一口咖啡,“你回去告訴他,就說讓他洗干淨脖子等著,我會親手剁下他的狗頭。”

    “我勸你還是趕緊走吧。”紅唇女道,“這樣對誰都好。”

    “對誰都不好。”秦平冷聲說道,“薛偉現在在哪兒?”

    “他們不會放人的。”紅唇女沒有回答秦平的問題。

    秦平想了想,說道︰“你回去告訴小南王,就說我要跟他打一場,賭注就是薛偉,不過地點得由我來定。”

    “你真的要跟他打?”紅唇女皺眉,“上次你也見識到了,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更何況我已經離開這麼久了。”秦平把最後一口咖啡喝完,爾後站了起來,說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扔下這話後,秦平直接走了出去。

    說來也巧,他剛出門就踫見了許久未見的柳書卉,此時的柳書卉正在前台那里等咖啡。

    秦平走過去拍了拍她肩膀,笑道︰“怎麼還在學校附近啊,不是已經畢業了嗎。”

    柳書卉看到秦平,眼楮里滿是吃驚之色。

    “你最近這段時間都去哪兒了?”柳書卉問道。

    秦平笑道︰“出去辦了點事,你呢。”

    柳書卉說她現在在旁邊的高中那兒開了一個補習班,專門給一些畢業生補習啥的。

    倆人在這兒聊了有個十來分鐘的樣子吧,秦平便扭頭離開了這里。

    另外一邊,紅唇女回去以後,便被司徒莽喊住了。

    “你去哪兒了。”司徒莽冷著臉說道。

    紅唇女皺了皺眉,有些心虛的說道︰“我...我出去辦了點事。”

    “哦?什麼事?”司徒莽問道。

    “我去見秦平了。”紅唇女深吸了一口氣,最終還是決定按照秦平說的去做。

    司徒莽一听這話,眼楮頓時亮了起來。

    “秦平回來了?”司徒莽詫異道。

    紅唇女嗯了一聲,說道︰“我想見小南王,有話要對他說。”

    “好,好,我馬上就通知他。”司徒莽說道。

    緊接著,司徒莽便給小南王打了電話,不出片刻,小南王便出現在了紅唇女的面前。

    “什麼事。”小南王依然如從前,看上去人畜無害。

    紅唇女糾結了一會兒,說道︰“秦平回來了,他要見你。”

    小南王一愣,爾後哈哈大笑道︰“你說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