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溫泉、瘟疫、小騎士到來!



    走出通道後,鹿正康這才發現自己來到了陌生的區域,雖然還是遺忘十字路,但離商蟲村莊已經很有些距離了。

    沒有地圖很容易導致迷路,好在鹿正康能問道自己留下的信息素,至少可以原路返回。

    鹿正康初步判斷這個陌生地方沒有什麼出奇,就是十字路的正常區域,稀稀疏疏地分布著爬蟲,還有甦生的蟲子軀殼,但隨著他前行一段距離,就驚訝發現這里竟然是一個類似三岔路口的地方,能前往三層不同區域。

    這種地方一般有路標牌,鹿正康來到高處台階,果然發現了一個陳舊而漂亮的路標,上面的圖案是溫泉的意思,也就是說,這個路標後的通道是通向溫泉的!

    深深吸入一口空氣,濕潤、潔淨,應該真是溫泉。鹿正康心癢癢,快步往通道里走去,快行一段距離,越是深入,那股子暖乎乎的水汽就越充沛。

    狹窄的通道盡頭有光線傳來,豁然開朗,來到一處寬敞、明亮的所在。

    洞壁上遍布大大小小的,被雕刻成犄角頭盔似的出水口將一股股熱烈的泉水傾斜在一個小塘子中,暖和的溫泉水似乎是發散著柔和的白光,還有一股好聞的氣味,絲毫沒有古怪的硫磺味,這是自然的奇跡。

    已經有蟲在這里泡溫泉了,鹿正康很稀奇地看著他們,這些蟲和游蕩在十字路各處的無意識的軀殼一模一樣,但卻是真正有心智的,不是死者,活生生的,他們依靠在溫泉池子的邊上,姿態放松,低聲交流著。

    總共有四只蟲子在這里,三只正泡著,有一只坐在溫泉池邊的金屬雕花長椅上小憩。

    鹿正康的到來沒有引起波瀾,這幾位蟲子抬抬手就算打過招呼,那種怡然自得的氛圍讓鹿正康非常的舒適。

    他走到池邊,觀察著這處溫泉,發現原來泉水真的是在發光,果然有獨到之處,難怪在游戲里能回復小騎士的靈魂能量,他興沖沖地卸下贅余的裝備,跳進溫泉池里。

    入水的一瞬間,他自我感覺是一塊冰掉進熱水里,身體的冰冷,對比池水的溫暖,強烈的刺激感讓他情不自禁打了一個激靈。

    這一激靈,就有一股氣憋住,直到渾身都熱透了,鹿正康才把這口氣長長地喘出來。

    簡直是深入骨髓的美妙體驗啊。

    鹿正康學著那幾位蟲,依靠在池邊,右手搭住地面上骨釘的劍柄,輕輕合眼,放松地享受起來。

    不知不覺,睡意襲來,但還沒到完全沉睡的狀態,夢境的世界在漆黑一片的視線里如一粒金色的豆子,發著光,吸引人注意。

    就在這樣半睡半醒,恬靜安閑的狀態中,突然,一道炫目的金光從夢境世界潮水般涌出,將鹿正康的整個視野佔據,在這龐大的金色世界里,有一道太陽般的光發散著強大的存在感。

    鹿正康極力掙扎,想要甦醒,但還是沒能成功,他被困住這個突如其來的夢中了!

    那道光芒中傳出宏大的聲音,“汝,想要回家嗎?信仰我!信仰輻光!實現願望!”

    往昔的記憶洶涌而來,地球上的美好生活歷歷在目,鹿正康完全被拉入回憶中,但他還有一個意識,那就是自己要反抗!

    曾經的一切美好雖然值得回味,但鹿某人絕不是逃避現實,婆婆媽媽的廢物!

    他現在是一只維修蟲,蟲子!不是人!他是戰士,不是平庸者!

    “來吧!輻光!戰勝我,或者毀滅我!”

    數十位手持骨釘的斗士在記憶中大砍大殺,把虛假的想象擊碎,露出隱藏在記憶之下的輻光。

    的儀態神聖高大,光芒萬丈,但被包裹在一層復雜的圖案構成的白色球體中,看不太清楚,只能大概辨別出背後那寬闊的潔白羽翼。

    圍住輻光的那層圖案線條簡練,紋路精致,中央有一個外形如v,弧度如月的純白圖紋。

    這是一個封印。

    曾經有一位空洞騎士以自身的軀體為容器,封印了輻光,遏制了感染。

    但如今封印似乎出現了漏洞,輻光又開始肆虐了。

    抵制了輻光侵蝕後,這層夢境開始收縮,重新回到了那金色的光點中去。

    而現實里,溫泉中的鹿正康突然開始撲打水面,好似一個即將溺亡的落水者。

    旁邊三位“浴友”嚇了一跳,小心地接近鹿正康,想看看什麼情況。

    當一位好心蟲想把即將沉入水中的鹿正康拉起時,他醒了過來,右手骨釘猛然揮出,劍鋒如燦爛的流星,在即將洞穿那位伸手的蟲子之前,停住了。

    那只被骨釘鎖定的蟲嚇呆了,絲毫不敢亂動,另外兩只蟲子則小心翼翼地用腳掌撥水悄悄往後縮,至于那只在長椅上小憩的蟲,他正睡得香。

    鹿正康睜開眼,收回骨釘,然後誠懇地向這位被嚇到的好蟲道歉,不等對方回神,鹿正康上岸,也不等身體干透,匆忙帶好自己的裝備,幾個縱跳,離開了溫泉。

    “真是個怪蟲!”幾位浴友沒了繼續泡澡的興致,圍坐在溫泉邊上吐糟鹿正康,他們沒有發現,那位一直坐在長椅上休息的蟲子緊閉的眼瞼里漏出了絲絲橘紅的光芒。

    輻光終究是在繼續傳播瘟疫了。

    而那位宿命中的空洞騎士還沒有出現。

    聖巢這個失落的國度即將進入最危險的一段時間。

    而鹿正康,現在準備回家,他得確認納提和帕雅沒有迷失心智。

    ……

    地表,聖巢的邊緣,一個嬌小的身影站在呼嘯懸崖之上,他戴著一個巨大的,蒼白色的,頭盔般的面具,面具主體如平置之鼓。正臉兩側分布著一對漆黑的眼孔,頂上延伸出一副對稱的、內彎的犄角,頂端有小小的分岔,如鹿角,如月牙。面具之下,是隨風輕搖的灰色斗篷,斗篷上綁著一把小小的骨釘。他的軀體嬌小,比頭盔還小,黑色如凝膠般的軀干大多隱藏在斗篷之下,看起來像陶瓷做的大頭娃娃。

    他就是小騎士,空洞騎士的主角,戰無不勝的斗士。

    他接受召喚而來,為解決再次爆發的輻光而來,為履行生來的使命而來,為結束悲哀的受束縛的宿命而來……

    沉重如整個世界的責任壓在他嬌小的肩頭。

    小騎士漆黑的眼孔波瀾不驚地凝望著遠方星星點點的朦朧燈光,縱身一躍,跳下懸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