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別扔下我

    莫相知的臉上一片失落,本來還以為是他殺,誰知道竟然是那樣的結局。

    自從莫相知听到雲風所謂的真相,莫相知仔仔細細回憶了一下,想起了之前姐姐身上離奇的事情。

    有一次她回家自己就看到她身上有很多傷痕,自己問她,當時她的表情就很奇怪,然後給自己的解釋是拍戲弄的。

    當時莫相知沒有多想,只是有些心疼姐姐,如今再想起來,那時候姐姐身上的傷口應該就是那個男人留下的。

    不,她饒不了那個人,都是他把自己姐姐一步一步逼上了絕路。

    “怎麼了?”

    上一秒莫相知還是好好的,這一秒臉上的表情很難看,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冰冷的寒意。

    “沒什麼。”

    莫相知很快就吃完了飯提出離開,“我得走了。”

    “我開車送你,這里不好打車。”

    “不用了,我手機叫個車就可以了。”

    莫相知也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她心里想著再好的別墅走出來就能打車了。

    景醺抓住她的手,“剛剛還好好的,你怎麼了?你不是說要養我嗎?”

    “我沒有答應,上一次和今天的事情相抵,以後我們就一筆勾銷,誰也不再欠誰。”

    莫相知心中已經做了一個決定,她的姐姐根本就不是那樣的女人。

    就算是她是被慘虐至死,但她一開始也只是一個單純的女孩,是那個惡魔將她一步一步帶上了不歸路。

    莫相知怒氣沒辦法發泄,她要給姐姐報仇。

    之前是不知道凶手是誰,如今知道了,她一定不會放過那個人,哪怕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她也在所不惜。

    以那個人的身份,自己無憑無據肯定無法告倒他,那麼就只有一個辦法。

    接近他,然後殺了他。

    這樣的自己又怎麼能拖別人下水呢?

    “一筆勾銷?”景醺對她的用詞很不滿意,“誰給你的膽子一筆勾銷?”

    頃刻間出現在莫相知面前的男人搖身一變,不再是之前那個給她搓澡的溫柔男人。

    他像是之前在床上一樣,如狼似虎,讓她覺得十分可怕,甚至不敢接近。

    “我們本來就不是一路人,如果上一次我沒有說清楚,那這一次我就清楚的告訴你,我們不可能。”

    說著莫相思揚長而去,氣得景醺滿臉冰冷之色。

    “少爺,要不要讓車送送莫小姐?”

    “不用,她愛走就自己走去!”

    莫相知之前有看到湖和山也並沒有想太多,覺得有可能就是偏僻了一點。

    等她一出來立馬就傻眼了,這哪里是偏僻了一點,這簡直是偏得離譜啊!!!

    總之她的視野範圍內就看不到其它房子,湖很漂亮,自然風光十分漂亮。

    換成其它任何時候她都會來看看,如今卻是半點心情也都沒有了。

    她身上穿著的是景醺給她搭配好的衣服,腳下是一雙高跟鞋,確實很符合景醺品味,氣質美女。

    他這樣身份的人,除了晨跑的時候,其它任何時候都會坐車,所以根本不用擔心下山的事情。

    莫相知就不同了,現在的她可憐巴巴,腳踩著高跟鞋,看著空無一人的路發呆。

    尤其是一陣寒風吹來,莫相知抖了抖,她可是光腿啊!

    不得不說景醺太會搭配,平時這樣穿著的女星都是走紅毯,在室內更多一點。

    誰會穿著這樣的氣質套裝去爬山?莫相知都快哭了。

    現在回去嗎?這不是很尷尬,明明自己都說了一筆勾銷,轉身回去不是啪啪打臉?

    想著自己離開應該也不會太遠吧,她默默拿出了手機。

    然而這里已經超出叫車範圍,她好想問問景醺,就算是為了省錢那也沒必要住在這麼偏遠的地方。

    對了,都見過好幾次了,她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明明兩人已經做了比情侶還親密的事情,如今的她還是一頭霧水。

    莫相思踩著高跟鞋走了十分鐘,十分鐘以後她就覺得腳好難受。

    脫鞋吧,她又沒穿襪子,這個天會冷死的。

    不脫鞋感覺新鞋又很磨腳,加上是山路,她走得很艱難。

    便在這時,一輛黑色豪車在她身邊停下,車窗搖下,景醺那張驚為天人的帥臉露了出來。

    “最後問你一次,你想好再回答我,你要不要和我劃分界限?”

    似乎是擔心她會回答錯誤問題,景醺還補充了一句,“給你十秒鐘的時間考慮一下。”

    莫相知咬著唇,她本來就是一個強硬的女人,就算沒錢,她還有尊嚴和骨氣。

    她很想屈服,不過一想到自己無法給他一個將來。

    從她打算給姐姐報仇的那一刻她就做好了覺悟,現在她已經決定了要給姐姐報仇。

    愛情這種東西,她要不起。

    莫相知對著景醺鞠了一躬,“抱歉,我心意已決。”

    “你不要後悔。”

    景醺恨得咬牙切齒,這個一根筋的倔強女人。

    剛剛從背後就看到她走得很費力,這個時候還要逞強。

    下一秒景醺搖起了車窗,莫相知听到油門發動的聲音,車子很快駛出她的眼前。

    嘴角無奈的勾起一抹微笑,大概這就是她命。

    除了腳痛以外,之前景醺太過粗魯扯傷了她的身體。

    不動還好,一動她就覺得身體像是被撕裂一樣。

    臭男人,早知道被你救要付出這麼大代價,還不如不救。

    看著那人狠心的離開,莫相知徹底絕望,她還要走多久才能走回市區。

    景醺從後視鏡看到那個小女人一瘸一拐走下山,他的心中也是很無奈。

    死鴨子嘴硬!

    莫相知又走了半小時,腳被磨破的地方越來越疼。

    要是剛剛走還好,現在都走了這麼久,就算她想回去也沒有辦法。

    在痛和冷的權衡之下,最後她脫下鞋,光著腳在冰冷的地上行走。

    她覺得這輩子她都沒有這麼狼狽過,每走一步就像是行走在路上的美人魚,又疼又涼。

    在她絕望的時候,听到車子的聲音由遠及近,是公交車來了嗎?

    她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在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公交車!

    還沒等她多想,那輛車已經出現在她的視野之中。

    是他的車,可剛剛自己那麼對他,他肯定恨透了自己。

    莫相知在心中罵了自己一聲活該,以為車子又要呼嘯而過之時,車子突然停在了她的面前。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車門打開,高挑男人的身影出現。

    “你……”

    沒等她開口,景醺一把將她抱起,不顧她的掙扎,強行將她塞到副駕駛。

    “果然對你這個女人就不能太溫柔。”

    莫相知一听說他這樣的口吻,頓時眉頭緊皺。

    “你放開我,我沒有要你幫我。”

    “再動,我就將你丟到野外,這里晚上可是有狼的。”

    “你騙人,怎麼可能會有狼。”莫相知說完顯然自己也有些害怕,似乎這里太荒涼了些,說不定真的有狼呢?

    她說完之後自己都有些心虛,說不定真的有狼呢,畢竟周圍都看不到有人住的。

    “要是不信,我就將你丟去狼窩。”

    似乎為了證明景醺沒說錯,莫相知听到了狼嚎,嚇得她趕緊攬住了景醺的脖子。

    “別,別扔下我。”

    “那就听話一點。”

    景醺將小媳婦又擄上了山,心中想的就是趁機和她發展一下感情。

    莫相知在房間里貼著創口貼,景醺則是走到了後院。

    兩條大的阿拉斯加朝著他蹦了過來,景醺開心的摸著兩人腦袋,“乖孩子。”

    剛剛莫相知听到的狼嚎正是這兩只阿拉斯加犬叫出來的聲音。

    兩條狗圍繞著他十分開心的蹦來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