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6章︰借機報復嗎

    一大串的話直接針對麗薩,安離琪心里好笑,這男人終究是壓不住心里的火。

    她本來想著今天給龍簡陽個面子,有賬留到上岸了再算,可現在看著麗薩依然一副不思悔改的樣子,直接來氣。

    本以為旁邊的龍簡陽會想把事情壓下來,沒想到連和稀泥的樣子都懶得做,直接看著麗薩開口︰

    “下去游一圈,幫我們試試水。”

    麗薩嚇得渾身發抖,許琳這時候上身光著,想摸外套先穿上,卻被制止︰

    “先別急著穿啊,還沒玩夠呢,怎麼,人多了不好意思了?”

    許琳趕緊哀求︰

    “龍哥,咱們回房間再玩吧,這邊有點冷。”

    麗薩也跟著求︰

    “龍哥,我不會游泳啊,咱們下次再玩好不好,我真的……”

    “不會游泳,拿游泳圈啊,凌總這玩法刺激,咱們試試看!”

    龍簡陽指著甲板左邊的一沓游泳圈說了一句,神色淡然,索性靠在甲板欄桿上,一副期待的神情。

    麗薩被真被嚇住了,她上前一步,站在龍簡陽面前哭︰

    “龍哥,我知道錯了,我現在就去給安總道歉,我不跳,我會凍死的。”

    听她這麼說,凌震宇不屑地開口︰

    “別說的這麼輕巧,我們琪琪不是誰的道歉都能接受,也請免開尊口。”

    說完,他看著身邊的小丫頭繼續說︰

    “琪琪是不是也想看跳水表演,今天正好來真人秀。”

    安離琪朝他做鬼臉,笑著點頭︰

    “想看,不知道麗薩小姐願不願意,如果她有誠意的話,那我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以後咱們該怎麼樣相處就怎麼樣相處,這船上的事兒就忘了,但是今兒不讓我盡興,那我可是會記仇的……”

    麗薩听了渾身打冷顫。

    本來潑了一杯熱水,當時被扔了烤魚,已經算是很嚴重的懲罰了,而現在剛回想到其實今晚的所謂游戲,還是龍簡陽的套路。

    尤其現在凌震宇也出頭,他們這麼厲害的身份都要跟她對,那她以後肯定沒好日子過。

    與其這樣,還不如咬牙搏一搏。

    想到這里,她朝著安離琪看過去,藏住眼底嗜血的光芒,開口問︰

    “安總說話算數,我跳下去你就可以不計前嫌?”

    小丫頭身邊的男人不屑地開口說︰

    “你跳完再說話。”

    她被懟得無力,求助地看向已經藏到甲板陰影之下的許琳,然而後者境遇也好不了多少,雙手緊緊抱著肩,似乎已經凍得說不出話來。

    龍簡陽不耐煩地催︰

    “到底什麼時候表演,老子在這兒吹冷風等你,感冒了算誰的?!”

    麗薩趕緊點頭應了一聲,腿肚子都凍得抽筋,她現在就像是沙灘上曬太陽的比基尼女郎,一身清涼朝著角落里緊走兩步,拿了個游泳圈。

    看她真要跳,安離琪有些擔憂,現在燈光不明,海水上一片暗淡,尤其現在氣溫都已經降到零下……

    她身邊的男人淡淡地開口︰

    “你不知道,其實現在海水溫度要暖,不信等下問麗薩小姐的切身感受。”

    麗薩站在扒著游艇冰冷的不袗欄桿,再次朝著龍簡陽看了一眼,後者連個眼神都沒給她。

    她一咬牙把游泳圈扔到腳下,抬起已經凍得沒有知覺的雙腳 慢慢踏進去。

    游泳圈拉到腰間,她咬著牙,憋著眼楮里的眼淚,最後眼楮一閉。

    “撲通!”

    麗薩掉進了海里。

    安離琪心里一抖,緊走幾步,扒著欄桿往下看,眼楮很緊張地找掉下去的人。

    許琳這時候心里崩潰,大聲地喊︰

    “安離琪,是你逼她跳的,如果麗薩有什麼好歹,你等著做噩夢吧!”

    龍簡陽抓起手邊的凳子就摔了過去。

    “砰!”

    “啊——”

    許琳嚇得尖叫,渾身縮成一團,大聲地哭︰

    “龍哥,我說的是真的,麗薩萬一死了……”

    “她浮起來了!”

    安離琪突然指著海面叫,沒想到麗薩朝她甩過來一捧海水……

    “嘩啦!”

    兜頭冰冷的感覺讓安離琪渾身一抖,她覺得脖領里面全是冰冷的海水,尤其是眼角的余光看到麗薩眼底的寒意……

    凌震宇一步湊過來,正想發怒,就听麗薩喊︰

    “凌總,我現在跟安總講和了,她肯定原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