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施朋春的提議




    秦安安看著他摸下巴就覺得他又有什麼鬼主意了,立馬擺手道“喂!想什麼呢?”

    羅琰回過神來,淡淡一笑道“她長得的確漂亮,這麼年輕就是一位母親了,能娶她的人應該很幸福吧。”

    “我怎麼知道!”秦安安警惕的說道,隨即提醒道“你不會是看上她了吧。“

    羅琰一愣,拍著秦安安的腦袋道“瞎說什麼呢?”

    秦安安摸著自己的腦袋,“誰讓你對她這麼殷勤,我告訴你,她不行?”

    羅琰一笑道“怎麼?不是說不熟嗎?”

    “她……跟我一個學校的,你要是追求她,我臉往哪里擱啊!”秦安安一時沒反應過來,就趕緊找補。

    羅琰撲哧一笑道“原來是小丫頭長大了,吃醋了。”

    “滾滾滾!”

    羅琰又笑道“我在你眼中這麼沒有道德嗎?她是已婚婦人都有孩子了,我怎麼可能對她有興趣,只不過是因為她家小寶貝挺討喜的,所有稍微熱情了些罷了。”

    秦安安看了羅琰一眼,也覺得自己是因為太過擔心,所以多此一舉了。

    “那……你為什麼會跟鄭瑋灃合作啊?你不是聶大哥的兄弟嗎?他那麼討厭鄭家人,鄭舜佳那個女人好整天肖想聶昭,听說鄭瑋灃還的罪過陶……聶昭的夫人,你這樣不怕跟好兄弟反目嗎?”今天見到鄭瑋灃的時候,秦安安就覺得很奇怪了。

    “你個小丫頭不明白的,生意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況且你怎麼知道我和鄭家合作的生意沒有聶昭的參與呢?某種程度上來說,聶昭可別我壞多了。”

    秦安安不明所以的看著羅琰。

    羅琰只是笑了笑沒有解釋。

    “那聶大哥是不是……還喜歡他的夫人啊?找她是為了報復她還是想要追回她?”這是秦安安最擔心的問題。上次問秦煥,秦煥回答的模稜兩可。

    羅琰頓了一下,嘆了一口氣道“其實我和你哥都不待見那個女人,從她能逃脫我們的追捕就知道她的心機頗深,還有背後勢力,她對聶昭隱瞞了這麼多,不是什麼好女人,要我是聶昭被這麼耍了一通,肯定是放不下的。”

    “那這麼說,他是要報復了?”秦安安著急的問道。

    羅琰奇怪的看了秦安安一眼道“你這麼在意干嘛?他心里怎麼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不過他的愛情運氣真不好,踫到都是壞女人。比起安雯瀾,陶榕更加不是省油的燈。”

    “才不是!”秦安安立馬反駁道。

    羅琰不解的看著秦安安,但是秦安安已經被激怒了,狠狠的踩了羅琰一腳,“你們這群臭男人肯定是幫著自己人說話了!我相信她是一個好女人!”

    羅琰微微眯起眼楮道“你怎麼知道?難道你認識她。”

    秦安安一愣,立馬大聲道“你們不是說了嗎?她離開什麼都沒有帶走,她圖什麼啊?聶昭的美色嗎?肯定有原因的!而且說不定就是聶昭的錯!你們男人有錯也不會反應過來。”

    羅琰被說的一噎,就看到秦安安氣呼呼跑走了,弄的羅琰一臉的莫名其妙。

    但是他還是在之後調查了陶榕。

    只不過陶榕的身份信息太過完美,根本沒有辦法懷疑,只不過有些驚嘆她小小年紀竟然已經是離婚獨自帶娃的身份了。

    羅琰倒是高看了陶榕一眼。

    陶榕這邊也從秦安安那邊獲得了一些消息。

    羅琰沒有懷疑她,陶榕也就放心了。

    只不過秦安安的表現很奇怪,現在她特別的保護陶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告訴陶榕。

    這一點陶榕一開始是拒絕的。

    但是當她能從秦安安那邊獲得聶昭的消息時,她就沒有阻止秦安安的小道消息了。

    因為羅琰最近一直在東市做生意,所以經常替自己的好兄弟帶著秦安安玩,秦安安就趁機問羅琰一些關于聶昭的事情。

    甚至一度讓羅琰以為秦安安也對聶昭感興趣了。

    不過羅琰知道的也不多,畢竟聶昭仍舊在任務期。

    而據陶榕所知,這一次的任務期真的是太長了。已經半年了。陶榕不放心的甚至開始留意國內外各大國際新聞,但是找不到蛛絲馬跡。

    陶榕只能拼命回憶,上一世到底有沒有類似的記憶。

    可是命運早就已經被打亂了。

    大二很快來到,陶榕仍舊沒有聶昭的任何消息,她明明告訴過自己不要再去想聶昭的事情,但是卻擔心的越發睡不著。

    失去聶昭的消息快要接近一年了。

    即使筱筱越來越會逗樂自己的母親了,陶榕也很難開心起來。

    期末考試結束,寒假即將來臨,這一天,在學校,陶榕遇到了施朋春。

    陶榕知道施朋春的情況,見他來主動跟自己搭訕,陶榕就耐著性子陪他說話了,想著能不能听到蛛絲馬跡。

    但是沒有想到施朋春找自己還真的有正事兒。

    “聶榮,你寒假有空嗎?有一個志願者活動,我想要邀請你。對你未來的學業經歷是非常有幫助的。比多少個國家獎學金都有用。”施朋春認真的說道。

    陶榕疑惑道“什麼活動能詳細的說一下嗎?”

    施朋春直接道“具體活動得保密,但是肯定是要離開東市一個月的,過年可能就不能回家了,但是我跟你保證,這個經歷對一個醫學生來說雖然苦了點,但是真的很有幫助,不論你未來考研,還是進入大醫院,那絕對是優先選擇你的。”

    陶榕微微皺眉,她倒是不在乎這些,但是讓她離開一個月不可能。

    “家里還有人需要我照顧,我只能參加早出晚歸的那種,無法長時間離開。”陶榕開口道。

    “啊?這麼好的機會,其實只能在大四大五找,因為機會難得,很多人爭取的,而且我們也是挑人,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我第一個就想到你了,你真的不參加嗎?家里的人可以找別人幫忙照顧啊?我偷偷告訴你哦,需要你們做的事情只是幫忙而已。那里有專業的軍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