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登臨絕頂(求訂閱)


    隨著這些熟悉的人一個個消失,元夜面前,再次出現那條歪歪斜斜的路。

    與之前不同,這次,山間再也沒有濃霧。

    抬頭看,山頂就在眼前。

    元夜邁步堅定的步伐,一步步往上走,雖然沒一步往上走,壓力都會徒增,元夜卻好似沒什麼感覺。

    不緊不慢,不急不緩,一步步走,沒多久,他就走到山頂了。

    在死定出,一個魁梧男人,筆直的站著,手中長劍插在地上,背對著元夜。

    站如松,就是形容對方。

    元夜看向對方,第一眼,映入眼簾的不是這個魁梧的聲音,而是對方的頭飾。

    對方頭上的頭飾,非常的直,且非常高,看著,比對方的臉還要長。

    “你是第一個登頂的。”魁梧男人轉過身,竟然是書院的二先生,君陌。

    “我知道。”元夜看著對方,回道。

    “除了三師妹,沒人猜到你會第一個上山。”君陌看向元夜,眼中也有幾分好奇。

    元夜在書院內的這段時間,不顯山,不露水,如果非要說有什麼特點,那就是特別勤奮。

    他把時間,都花費在與修理有關的事上。

    二層樓內的先生,都在猜測誰能第一個上山,除了三先生余簾外,沒人認為元夜能第一個登頂。

    元夜一路上山,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一路上,所有的關卡,都一步到位,直接通過,沒有拖沓。

    在陣勢的壓迫下,元夜與別人越來越慢不一樣,他是一路上,都是不緊不慢的登山,節奏如一。

    “舊書樓練字的女教習。”元夜道。

    他雖然猜到對方的身份,但還是開口確認。

    “沒錯。”君陌道。

    元夜在山頂,俯視著山下的景象。

    此時,還有學子在登山,不過,人不多了,大部分,都已經下山了。

    此時,還在登山的人,不足三十人,一個個堅持著登山。

    而在人群之中,有兩人出現在元夜的視線之中,一個是那位光明之子,而另一位就是寧缺。

    隆慶皇子,已經來到柴門口。

    而寧缺,剛剛到獨木橋旁邊。

    “你認為,他們誰能先登頂?”君陌看到元夜的目光,問道。

    他也很好奇,元夜比較看好誰?

    “如果兩人同一,我想應該是寧缺。”元夜想了想,說道。

    沒等君陌詢問,元夜繼續說道“隆慶皇子的心中有太多的東西,有太多牽扯,最後一關,他應該會被困住。寧缺,應該會一路殺過去。”

    “前提是,寧缺能過獨木舟,獨木舟上,非洞玄境,看不破前路。”君陌開口道。

    寧缺此時,從獨木舟上,又回到,看著獨木橋,冥思苦想,在他的旁邊,還有幾人,也被這一關攔住了。

    獨木舟上的陣勢,也是對修為的考驗,修為不夠,很難過去。

    “修為不夠,看不破,那就借東西看破,終究還是能過。”元夜說道。

    在元夜說話之間,只見寧缺再次踏入獨木橋。

    過橋的時候,他身上,丟出紙張、布匹、銀子,很快,他就發現了東西。只見,銀子丟出去後,竟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

    而之後,一條銀色的軌跡出現在寧缺眼前。

    寧缺順著軌跡,一步步,走出了獨木舟。

    君陌看著寧缺破解獨木舟的方法,他波瀾不驚的臉色,露出一絲異色,他看了眼元夜,卻看到對方,一臉淡然,似乎,並不意外,心中暗自稱奇。

    君陌想來,元夜在路上,就想到其他的破解方法了,這才不意外。

    忽然,君陌的耳朵一動,好像在听什麼消息。

    “你是第一個登頂,你可以選擇繼續在這等其他登山的人,也可以下山。三日後,二層樓的門為你開放。”君陌說完,直接走了。

    元夜看著山下的風景,雖然很美,但這風景,終究不是他的,也不可能是他的。他的風景,一直在遠方,看不到盡頭。

    想了想,元夜沒有離開,在身側簡單的布置了一下,直接閉目修煉起來。

    登山之時,他對浩然劍氣,又有了新的感悟,正好,借著山頂修行的機會,一舉破鏡。

    元夜修煉浩然劍氣,沒多久,他就修煉到不惑的境界,算起來,修煉速度不慢,但他在突破洞玄境之時,就被卡住了。

    而卡住的他,不是洞玄的境界,而是,意境。

    洞悉玄妙,感悟神念。

    這是他在破鏡之時,忽然想到的念頭。

    而他,對念力修行,卻是不為。

    不為,不是無為,而是不強求,心意如何,就如何。

    他一直想要讓自己破鏡,卻是被自己的心給困住了,一直突破不了。

    現在,那道限制他的屏障,已經消失了。

    隨著元夜盤坐,一道玄妙的念頭在元夜身上出現,驚起陣陣波瀾,他身上的氣勢,也在慢慢的發生變化。

    “吭!”

    殺生法劍,從元夜背後飛出,浮現在元夜身前。

    玄妙深慧的氣息,在元夜身上出現,隨後,傳遞到山間,在回歸他的身體,在傳到元夜頭頂上的那把殺生法劍之上。

    隨著氣息流轉,元夜和殺生法劍之間聯系更加密切。

    隨著元夜身上,浩然劍氣修為的增長,殺生法劍之上,殺氣慢慢的減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浩然之氣。

    殺生法劍婉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不知何時,殺生法劍內,全部的殺氣被洗滌干淨,替換為浩然之氣。

    只是,元夜破鏡,沒有注意到這些變化。

    他現在,還在忙著,鞏固修為,神念之力,與法力不同,不收斂好,容易傷人傷己。

    而在元夜鞏固修為之時,元夜體內,靈氣再次發生波動,他身體,情不自禁的吸收著天地之間的靈氣。

    他體內的九條法脈,吸收著山頂的靈氣,竟然慢慢的趨于圓滿。

    當元夜睜開眼時,他就察覺到體內的變化,他竟然借用突破洞玄境時,一舉突破到練氣圓滿境界。

    洞玄在練氣突破圓滿之時,也跟著發生了變化,直接變為洞玄巔峰。

    二者相輔相成,竟然讓元夜一舉突破到兩個境界的巔峰之境。

    這點,倒是出乎元夜的意料,算是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