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黑袍人,詭笑,隱瞞!



    醫院的院長原本還在家里睡覺,接到電話說是醫院急診科送來了一個名叫上官明的急診病人,情況很嚴重。一開始院長趙元昊都沒在意,反應過來之後立馬就問了一嘴,這上官明是哪里的人?

    听那主任醫師說是雷城的之後,趙元昊嚇的差點從床上滾落下來,在老婆罵罵咧咧的聲音里,穿上衣服就往外面跑了出去。

    能過做醫院的都不是泛泛之輩,雷城上官家的人?如果是的話,那絕不能怠慢了。

    所以趙元昊比上官振雄來的更快,他來的時候上官明已經被推進了手術室,但是也從別的急診醫師那邊大概了解了一下他的情況。

    當听說上官明整個根部已經廢掉時,趙元昊也是被嚇的不輕,以他多年的從業經驗,他立即告訴這名醫師,上官明的病情絕對不能告訴第三個人。

    無論是權門還是豪門,他們對于家里人身患疾病或者是突發疾病的事情,是非常忌諱的。甚至一個家族中地位比較高的人罹患大病的話,如果泄露出去,這對這個家族帶來的很可能是滅頂之災。

    確定了上官明的身份之後趙元昊就在手術室外面等候了起來,他的內心也很惶恐,他希望上官家的人不會將這件事遷怒到醫院頭上。

    幾個小時之後,當趙元昊看到一群人從電梯里走出來,然後朝這邊走來,他立即帶著身後幾個值班的醫院高層朝對方走了過去。

    為首的上官振雄面色沉凝,夾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上官先生您好,我是本院院長趙元昊。”還隔著三四米,趙元昊就已經伸出了右手,做出一副謙卑的姿態迎了上去。

    上官振雄朝趙元昊看了一眼,並未和他握手,然後朝前面亮著燈的手術室看了一眼,冷聲問道“我兒子怎麼樣了?”

    果不其然,這個問題終究還是躲避不了,趙元昊朝上官振雄身後一大群人看了一眼,鼓起勇氣小聲說道“上官先生,我們進一步說話吧。”

    上官振雄沉吟了一秒,看到趙元昊的臉色有些為難,便提步朝前面走了過去。

    兩人走到了十多米開完,趙元昊有些忐忑的朝上官振雄看了一眼,然後壓低了聲音道“上官先生,我們大概是五個多小時前接到令公子的,現在還在手術之中。詳細的情況得手術完成之後才知道,大概的話,可能,這個地方沒有了。”

    趙元昊抬手朝自己的襠部指了指。

    看到趙元昊的動,上官振雄先是一愣,爾後眼中迸射出一道凶猛的殺意,怒吼一聲“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五十多歲的趙元昊差點就被上官振雄這一嗓子給吼的跪在了地上,他不敢再說了,支支吾吾道“上官先是,要,要不我們還是等手術完成了再看里面的情況吧。”

    上官振雄閉眼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揮揮手“你滾吧,等手術做完了再來叫我,我得冷靜一下。”說完他就提步朝最前面的安全通道走了過去。

    趙元昊以為上官振雄是因為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收到了劇烈的刺激,所以想要冷靜一下。他覺得這很正常,任何一個父親知道自己兒子的蛋被人踢爆了,還能冷靜的了?這可是傳宗接代的大事兒啊!

    看到趙元昊朝這邊走來,走廊上人群中前面的那個帶著金邊眼鏡的男子則是一臉焦急,一步上前抓住了趙元昊的手臂“醫生,我弟弟怎麼樣了?”

    他叫上官文,是上官明的親哥哥,也是才從國外回來不久的學富五車的大學者。晚上听父親說弟弟出了事,他就跟著一起從雷城趕過來了。

    剛才听到了父親的吼聲,上官文意識到問題可能比較嚴重。

    趙元昊听眼前這男子說里面手術的人是他弟弟,大概也猜到了他的身份,他連忙搖頭道“不好意思,現在還在手術,具體情況要等手術之後才能知道。”

    說完他就推開上官文的手,朝前面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而上官振雄走出了安全門之後進入了漆黑的樓道內,他從口袋里摸出一盒精致的細桿雪茄,在木盒上敲了敲,然後放進嘴里點燃,深吸了一口。

    如果被上官家的人看到這一幕,他們會很驚訝,因為家主之前是從不抽煙的,更是不喜國外的雪茄。

    漆黑的樓道內,忽然想起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一個渾身裹在黑袍里的人從上樓的樓道里迅速走了下來,在距離上官振雄兩米之外的台階上停下了。

    “上官明怎麼了?”這個黑袍男子里發出一道低沉的詢問,是說的英文。

    而這時,上官振雄吐出一個煙圈,亦是用流利的英文說道“很嚴重,不能做男人了。”

    “呵呵,那不是更好?直接用上官家的怒火,滅殺葉浩,然後抓走周靈兒。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黑袍男人發出了興奮的笑聲。

    上官振雄眉頭一皺,怒聲道“吉姆,我不是告訴過你,上官家是古武世家,他的一舉一動都被某個龐然大物盯著,直接用上官家的所有力量滅殺葉浩,沒有問題,但是驚動了麒麟閣,我們兩能離開華夏嗎?”

    聞言,黑袍男子沉默了起來,立即冷聲問道“那你想怎麼做?這該死的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

    看到黑袍男子有些躁怒的樣子,上官振雄扭頭朝安全門外看了一眼,臉上勾起一絲笑容“吉姆,不要著急,對付他們,只能用腦子。我現在把上官明帶回去,會隱瞞他的病情,等他好了,再讓他繼續回西海。只要周靈兒到了雷城,就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

    “另外,上官家這麼厲害,我不會放著這麼鋒利的一把武器讓他生蛌滿A放心吧!”上官振雄說完,一只雪茄也抽完了,他轉身推開門朝走廊內走去。

    剛才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轉而變成了一副無比難受的樣子。

    而另一邊,即便已經到了凌晨四點,葉浩還是沒有絲毫睡意,他站在西海科大校醫院的門外,看著遠處天邊夜色,陷入了沉思之中。

    今天上官明抓走婉君的動機,讓他心中多了一絲疑惑。

    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