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意的番外

    他生來本應該有一條最坎坷充滿了荊棘的道路,他本來應該像戰士一樣的拼博,靠自己的雙手得到他應得的東西,但因為長輩的一念之間,他由蘭氏的唯一繼承人,同時也成為了林家的繼承人之一。

    從改姓為林的那一天起,林意就知道自己肩上要擔負的是什麼,不止是簡單的從外祖父喚成祖父而已,他還需要將整個林家扛在自己的身上,變成自己的擁有之一。看似危險的道路換成了安全的,可卻更加艱辛難走。

    父親曾跟他說過,祖父是拿他當成林家的過渡,可身為蘭陵燕的兒子,他應該知道怎麼樣做才是對自己最大利益化,甚至最能保護在他那眼中看來柔弱得隨時需要自己捧在掌心中的媽。

    林意從懂事起,就知道自己在林家的尷尬位置,他對于林家的人來說,是一個外來者,有可能會掠奪他們一切的人,因此林家包括他的那些表面討好著,實則卻個個恨不能將他拆吞入腹的長輩視他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能撥之而後快。

    他甚至知道好像最為疼愛他的祖父也是拿他當成一塊磨刀石,在磨練著他的子孫們,若是等到有一天他承受不住斷掉時,恐怕就是他被淘汰的時候。蘭家因為他已經改姓林的關系,若是往後再回去,他已經失去了先機,所以他不能退。

    林茂山拿他當成磨刀石,他也同樣將林家的人當成墊腳的橋梁,供他過河。

    他的父親蘭陵燕曾與他說過,若是出生環境無法選擇,那麼怎麼將自己目前的條件最大利益化再供自己選擇,然後再從中選出對他最為有利的那一點去執行。林意知道,林家會是屬于他的,蘭家同樣也該是他的。

    小時別人家的孩子在父母跟前,受盡百般寵愛的時候。他這個在外人眼中羨慕無比的天之驕子卻每日功課排得極滿,從記事時起各種開發腦智力的游戲與對記憶力的訓練,到後來稍長大之後,便手槍不離手。他要學的東西非常的多,多到他幾乎沒什麼時間去想自己的父母。

    別人家的孩子才剛上學時,他幾乎已經提早完成了快到初中的課程,已經開始有老師在教他更多的東西,林茂山寵他,護著他,但同時卻也有些防備他,在林家他必須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若是稍有不慎。讓林茂山看出他的野心來,他會在沒等到將林家收入囊中時,他便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蘭陵燕曾跟他說過,熬得過去勝者為王,熬不過去便骨灰渣子都沒資格留下。像他們這樣的人,從出生起享受了許多,但同樣付出的也要更多。

    也正因為如此,林意從小便養成了三思而後行的性格,因為他沒有犯錯的資格,他若是一步錯,結果可能是生死。

    十三歲時。他的父親教給他第一件練手的任務,便是對付謝家。

    蘭陵燕沒有跟他說過原因,只是悄悄將這事交到了他手中,沒有驚動林茂山,顯然便是要避開林家人的意外,林意知道這是父親給自己的第一次磨練。他必須在完成林茂山給他布置的任務,再偷偷的騰出手來將謝家給干掉。

    他查出了謝家為什麼會被父親看中的原因,輕易將謝家連根撥除之後,接下來挨著一個個的,宋家父子。秦家,每一個曾與姓顧的女人有過交集的,他都不知不覺間悄悄的除去,等到只剩下姓顧的女人時,他接過了蘭陵燕送給他的幾個禮物,那個名叫劉晉君的,出來之後按照他的指示娶了顧盈惜。

    林意從小就學會了一個道理,折磨人有時候並不只是折磨她的*而已,對某些人來說,精神的打擊恐怕更甚于*的痛苦。

    果然,他看著顧盈惜在眾男環繞之下變成了孤單一人,最後被劉晉君千方百計的折磨痛苦自殺時,不由輕輕的笑了起來。

    一路成長,林茂山漸漸老去,他卻在慢慢長大,因身為林茂山身邊最親近的那個人,他可以仗著身體踫觸一些別人踫觸不到的東西,他開始慢慢的替林茂山處理一些公務,以得到他的信任,他像是一個林茂山寵愛的曾孫子到了林茂山秘書般存在的轉讓過渡,林茂山越來越信任他,他掌握的權力也越來越多。

    在林茂山的眼皮底下,林意掙扎求生,若說他的父親是條凶狠的惡狼,那麼他就是一條陰冷的毒蛇,蘭陵燕行事從無顧忌,用溫文爾雅的外表掩飾著他內心下那顆狠辣的心,而林意則是擅長忍耐後等待要將林家這個比他身體還要龐大的獵物吞進口中的蛇,他在林茂山利用他磨練林家時,挑撥林家眾人之間相互爭斗,看著那些不成器的子孫漸漸倒下去,林家四分五裂,子孫俱都不成氣候。

    他看著林茂山被這些不爭氣的晚輩氣死,含笑的候立在他身旁,一如以往般對他那樣的恭敬。

    “好個林意,好個蘭家。”林茂山如今已經八十之數,再是保養得當,可眼角眉梢間依舊留下了幾絲疲態來,他不再是當年那個義氣風發的似君主一般的男人,而是被林家沒有出眾人才之後深深憂慮的長輩。他老謀深算的眼楮早已經因為年歲而漸漸變得渾濁,桌上放著的是林意近兩年以來做過的事情,被擺在了林茂山面前,本來以為這個自己一手調教大的孩子看到這些時,應該會慌亂。

    可他竟然連眼神都沒有變動,他的容貌還因為年輕而顯得有幾分稚嫩,可是眼角卻帶出幾分溫潤來,與他父親不同的是那張偽裝得再好的面龐下都帶給人極度危險的感覺,他不一樣,他是溫潤如春風一般,輕易竟然連他這樣的老狐狸都騙過去了。

    是因為年紀大了,總不再願意看到這些情況嗎?林茂山不由苦笑,看著林意,這會兒不知是希望他害怕,還是希望他不要承認才好,但不論如何,在看到證據擺在這個孩子面前,他依舊冷靜如初。甚至臉上還帶著令人如沐春風般的笑意時,林茂山依舊是心中一陣的欣慰,果然不愧是他帶出來的孩子。

    “曾祖父希望我說什麼呢?”林意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替林茂山理了理被角,簡單的動作由他做來優雅無比。他氣質極好,又帶著一種讓人不由自主沉醉的溫柔,興許是年紀大了,明知道自己一手帶出來的孩子不可能會帶給他想像中那樣讓他安心的滿意感,可林茂山仍是相信了,甚至被他騙了過去。

    這個孩子沒有心,甚至他眼中笑得越熱烈,背地里捅人刀子時便會越狠辣,最讓林茂山害怕的,則是他那過人的忍耐力。在林家呆了多年,他不是不明白自己寄人籬下身份的,可他就是能忍得住不吭一聲,不哭鬧一次,林茂山以前只覺得有這樣一個孩子督促著林家子孫的成長是件好事。可這會兒回過頭去想,林意竟然沒有發過一次脾氣,這雖然讓人覺得省心的同時,卻又不得不讓人想起來便膽寒。

    “是不該說什麼。”林茂山雖然不想要听到那些自己如今已經不想听的答案,可真見林意不想解釋時,心頭依舊忍不住一陣的發寒,他苦笑了兩聲︰

    “我希望你以後善待林家。答應我,林家若是交到你的手上,往後要選一個姓林的繼承人,將林家交還過去。”

    當初想著要利用蘭家的勢力,沒料到原本以為的小卒竟會過河,如今還有能耐將林家逼到這樣一個地步。林家的權勢不知不覺間被他分去一些,林家的子孫如今被他打擊得個個不成氣候,真等到要將林家交接到下一代時,林茂山竟然發現無人可用了。

    他不由苦笑了起來,算計了大半生。沒料到臨死了竟然便宜了別人。

    “林家會交到姓林的手中,但不一定是曾祖父的骨血。”林意微微一笑,他眼中帶著幾分溫暖的光芒,說出口的話卻如同寒冬降雪︰“我若有孩子,會有人姓林。”

    林茂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頭不由苦笑無比︰“你是想將蘭家吃下去,好大胃口,也不怕消化不了。”

    “曾祖父教我的第一課,就是怎麼認清形勢,並得到自己該得的東西。”他是蘭家的人,並且是蘭家唯一的男子,蘭家本來就會是他的,就算是有些人想與他爭,可他在有了林家的勢力相助情況下,注定蘭家有可能會是他的。

    事到如今,米已成炊,早在當初抱這孩子進門時,雖然是為形勢所逼,不得不干,可如今引虎入門,再想將他驅趕出去,林茂山這個獵人卻是老了。他默認了林意的要求,以自己在華夏的影響力,將年僅二十七歲的林意推到了元首候選人的位置上,林茂山知道,自己能為林家做的也只是這樣而已,他明白憑林意的本事,往後要真正掌握那個位置,實現林家的輝煌並不難。

    他已經累了,風光大半生,雖說最後在小輩身上栽了跟頭,可林意只要姓林一天,誰又說不是他照樣會給林家帶來利益?端看人怎麼想而已。

    等到林意真正坐上元首之位時,已經是林茂山過世半年之後,他悄悄出國去參加妹妹蘭寧寧與東方家那小子的婚禮,他看到海島中蘭寧寧與自己截然相反的一生,她是注定生下來便要當公主的人,活得簡單開心而快樂,她是母親寧雲歡掌中的寶貝,也同樣是東方家護著的人,東方龍那老小子深怕孫子不爭氣,親自帶在身邊教導,倒是教出了一個好孫子,可生來卻是個怕老婆的,林意看到拉著東方鳴繞著花叢跑的蘭寧寧,嘴角邊露出一絲細微的笑意來。

    沒有人知道,他也曾嫉妒過自己的妹妹,他小時對于縴細的母親留下的印象便是想要將她撰在掌心中,讓誰也見不著她,踫不見她。

    蘭氏父子性格都一樣,他跟蘭陵燕也很像,像是要得到一個注定會讓自己著迷的東西而將之收藏般,如同小男生似的,不想讓別人看見她,只有自己能獨佔。

    他在年少不懂事時,曾生出過想將蘭寧寧干掉的念頭,想將她取而代之,想看母親手摸著的是自己而不是她。

    若不是因為父親所說廢物是沒資格活著,更沒資格保護人時,林家的生活其實對年幼的他來說也是難以忍耐的。

    幼時起的少年因為心中一個簡單的願意而開始變得復雜,他心中充滿了算計,充滿了殺機,甚至包括對至親親人的,為的不過是想要將那種非常想得到,卻又不可能辦到的事情而已。

    含著笑意看蘭寧寧在與東方鳴撒著嬌,那小子與他父親完全不一樣,反倒有些像年輕些的東方龍,林意遠遠的看到父母走來,他眼中的陰冷之色換成了十分陽光的色彩,他听到蘭寧寧撒嬌般的拉著寧雲歡的手,一面說不想嫁了。

    東方鳴則是在焦急的說要入贅,氣歪了東方龍父子的嘴……

    他仿佛看到他陽光一般的母親拉住了他的手,在問他何時才想要讓她看到他能安定下來,他明白那是什麼意思,有時他有些嫉妒父親,他嫉妒他能得到他想要的東西,他們這樣的人注定應該屬于陰暗,應該永遠離不開算計,可偏偏他能找到一個喜歡的人,而且終生不悔。

    他其實也能做到,可惜他跟蘭陵燕同樣屬于死心眼的人,心目中想要的類型是哪一個他心頭清楚,這一世既然注定不可能會得到那種溫暖,那麼他要的自然就是無止境的權勢與野心。

    溫柔的回應了母親回去之後便選出一個合她心意的兒媳婦人選,看她因為自己的話而露出溫柔的笑意來,眼角眉梢露出一些細微的皺紋,可是他真的喜歡哪。

    貪婪的看著這個從小到大,看照片看視頻多過看到真人的母親,他眼中真正露出一絲細微的笑意來。

    ps︰

    寫得有點小卡文,所以今天才算完成,應該是一直找不到要寫番外的激情吧,我一直覺得這玩意兒還是要有點沖動,有點那種感覺,像是洞房前的溫存一樣……

    書完結了,正式完結,求求大家在這一章看完之後一個星期里,務必求回來戳一下完本滿意度,謝謝大家了,市儈的說能拿一千塊。。。。求求你們拯救一下我這個已經窮得快連水果都不敢吃的人吧……新書,炮灰攻略,期待大家來戳一戳,雖然好不好看不敢打包票,但絕對約大家在黃昏樹下,不見不散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