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五章 天王之戰,震古爍今!

    第二千二百零五章 天王之戰,震古爍今!

    天王之戰,這是幾百年都未曾有過的!

    以往戰爭,那最多是將士,就是將帥級別都非常少見。

    畢竟星海之地已經不是千年前的混亂時代,已經成為了八國之地,比起以前算是和平無比了。

    可今日,玄澄帝國帝皇戰天和瑯琊帝國帝王吳尊,兩過之帝,今日一戰不可避免!

    之間的仇恨從烈王開始,也要從這一戰結束。

    而許多人其實知道,帝王之戰的結果,絕大多數都是兩敗俱傷,因為帝王之間的差距並不大,都是傳說級別。

    不過沒有人見過帝王的戰斗,不知道會是怎麼一番可怕場景。

    追溯歷史,最近的以此帝王戰斗,那還要從前年前說起。

    千年前,雲幻主上大人和西滄天皇決斗,因為一個心愛的女人!

    兩人打了三天三夜,整個雲幻和西滄邊境到現在還是一片廢墟,無法住人!

    那三天是噩夢一般的三天,天地無色,一切崩毀,空間塌陷,地基不穩!

    要知道,那可是千年前的戰斗,千年前!

    如今千年過去,八國的帝王,成長到什麼地步,誰也不知道,不過今日將要展現。

    對于天王之戰,其他帝國的探子已經察覺,此刻火急火燎的奔回自己的國度,這事情必須要向自己的主子稟報。

    雲幻帝國,主上大人在得知玄澄帝皇真的要和瑯琊帝王決斗,臉上憂心忡忡。

    “瑪戈璧,這兩個老不死的,現在四方禁地都出現了異樣,他們倒好,還在為雞毛蒜皮打架!”

    雲幻主上大人是真的氣極,不然也不會說出髒話,完全是被逼的。

    “不管他們,最好打死一個,當然同歸于盡最好,瑪戈璧!”

    說罷,雲幻主上大人還罵罵咧咧不停。

    而月嵐的天後大人,對于二人之戰的看法卻是不同,她有所耳聞。

    “戰烈對于戰天,那可是有著命一般的恩情,殺了戰烈,就是兔子也要咬人,何況是戰天。”

    天後大人的話帶著一些其它的意味,仿佛是在訴說當年的事情。

    “千年前,雲幻的主上和西滄的天皇,因為垂涎我的美色,打了三天三夜,不知道這次他們是不是要把藍城給毀了。”

    實際上,雲幻主上和西滄天皇根本就不是為了月嵐天後,他們喜歡的女人是另外一人,早已死去。

    這只是天後自多情,胡說八道而已。

    南淵的巫主還在潮汐沼澤之中,對于二人戰斗自然不想理會,同樣兩個同歸于盡最好。

    而西滄天皇對此就比較上心了,甚至派出探子務必將結果稟報回來。

    其實這四國被秘境波動所牽動,根本無心于此,還是北冥和夜落最為關心。

    兩個都是自己的兄弟伙,這必須的關注著,誰要是敗了,那必須幫忙找回場子。

    特別是夜落的君主,那簡直是在自己兒子無數次的話語中,煩躁無比,表示自己肯定會去幫助戰天的。

    蒙德里王子已經被初音迷得神魂顛倒,哪里還有什麼芥蒂,早已夜夜笙簫,恨不得無時不刻與之初音在一起。

    而此刻的藍城平原,原本廝殺的兩方大軍已經停止下來,整個平原已經被鮮血染紅,血海遍地,滿目瘡痍。

    雙方雖然停止戰斗,但此番戰斗已經造成了幾千萬人的傷亡,無比慘烈。

    他們停止戰斗,只因為天空之上的兩人,自然是瑯琊帝王和玄澄帝皇。

    此刻帝皇戰天望著帝王吳尊,直接開口道︰“吳尊,今日你我分出勝負,必有一人隕落!”

    帝皇戰天這是下了必死之心,這是要決一死戰了!

    吳尊嘴唇微微顫抖,他沒想到戰天如此之恨,竟然要決一死戰,當然他也不會害怕分毫。

    “你以為我會怕你!”

    “哼,你也不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和當年相比差了千倍!”帝皇滿臉譏諷。

    確實,千年前,瑯琊帝王那可是威風凜凜,不可一世,就是當時的帝皇戰天都得忌憚三分,不遠與其發生踫撞。

    可是這些年,夜落無名氏出現,掌控整個國家,讓國家從無神論者信奉無名氏,全國成了一個教徒之國。

    國家不再繁榮,民眾無比悲苦,吳尊也不理朝著,整日紙醉金迷。

    這些都不是假的,都有證據。

    而帝皇雖然沒有當年之威,但依然每日上朝,體恤百姓,朝廷貪污嚴重,最近也是靠著甦衍大力整頓。

    不過十八域的異心倒是傷了他的心。

    畢竟當年十八人跟著他打天下,那可是披荊棘才有了玄澄。

    而瑯琊當年完全是靠著吳尊一人之力,才誕生的。

    雙方也不再廢話,玄澄帝皇身後九龍咆哮,竟是直接朝著吳尊轟然沖去。

    轟隆隆!

    整個天空直接炸裂,仿佛天要崩塌了一般,這還沒有開始戰斗!

    面對玄澄帝皇的九龍之威,瑯琊帝王不懼分毫,渾身的三道元力展現威風。

    沒錯,他有三道元力,和現在的甦衍一般。

    瑯琊帝王當年之強,可以說幾乎在八國之中排在第一,就是因為他擁有三道元力!

    一般人只能擁有一道,天賦異稟也就兩道而已,三道元力那是及其罕見的。

    人體內只有一個丹田,只能儲存一種靈力或者元力,三道元力進入其中,那結果可想而知,炸裂的危險性十分高。

    曾經也有人練過,可第二道元力剛入體,還未進入丹田,整個人肉身便是成了廢墟,化為虛無!

    在見到瑯琊帝王三道元力之威,哪怕是甦衍,此刻也是正色無比,對于此人有些正色。

    能凝聚三道元力,天賦卻是不錯,當然也只能夠甦衍正色而已。

    曾經的甦衍,那可是八道元力震古爍今,在仙界無人可敵!

    此刻的瑯琊帝王三道元力直接轟出,不懼分毫,與之帝皇對攻!

    九龍怒吼,龍吟之聲遍布整個天地,那恐怖無匹的元力籠罩四方,仿佛無數無形的枷鎖。

    而三道元力,青藍紫直接朝著九龍轟去,仿佛三道最為可怕的秘術,無比強大!

    九龍震怒,龍嘯更甚,發出耀眼光芒,每條龍的眼楮都是仿佛蘊含著宇宙一般。

    九龍想要將三道元力直接吞下,可剛吞下一般,竟是直接炸裂開來!

    瑯琊帝王對此冷笑道︰“戰天老兒,你不是說我老了嗎,我的三色元力那麼好吞的嗎!”

    玄澄帝皇沒有說話,此刻嘴唇微動,念出一道咒語,崩碎的九龍竟是重新復原。

    “你以為這麼見到就滅了我的九龍,我還能稱之為九龍帝皇嗎!”

    玄澄帝皇怒吼,聲音震蕩萬古,直接駕馭九龍朝著瑯琊帝皇一拳轟去。

    這一拳仿佛是遠古神明之力,有毀滅天地之能,直接轟出,四周空氣炸裂,寸草不生。

    瑯琊帝王見狀,急忙施展元力抵抗,可自己元力瞬間被擊潰,這讓他非常意外,不得不急忙躲避。

    與此同時,玄澄帝皇的這一拳之威落在地面,整個平原竟是成為了深不見底的深谷,無數規則皆是碎裂開來。

    原本二人施展的陣法,此刻也土崩瓦解,不可能抵擋他們的力量。

    見到這一幕,無數人眼中驚駭無比,急忙朝著遠處跑去,這種波動,他們不走,必死無疑。

    哪怕是右親王戰鰲乃至紅袍無名氏,二人見到,也是眼眸中帶著深深的忌憚,紛紛施展元力躲避。

    甦衍此刻也沒法悠哉的看著了,這力量太過駭然,超出了他的預料。

    “金丹九品巔峰嗎!”

    甦衍望著二人,眼神之中帶著極致的正色,甚至有一些冷意!

    金丹九品巔峰,那是只差一步便可踏入更強的境界,觸摸那與天抗爭的無限之地!

    金丹之境卻是恐怖,但也達不到讓天正色,唯有渡劫期,那才是真的與天抗爭,天都妒忌害怕你的能力!

    此刻,漫天雷聲不斷,各種爆炸之聲不絕于耳,整個地方仿佛核反應堆,異常恐怖。

    甦衍躲在更遠之地,並且施展秘術,防止波及。

    此刻的他知道自己與之差距,還真的不止一點點。

    “金丹九品,估摸著想要與之對戰,至少得達到金丹七品巔峰吧,而且《混沌九天訣》也該升級了,同時撼天十六式恐怕得學習摘星攬月了!”

    甦衍也只是估計,並不能確定,畢竟二人活了很久,萬一在金丹九品巔峰已經很久了,那他恐怕的將力訣更進一步,去學習那第四式——掃日月!

    撼天十六式,甦衍學了七式,最為恐怖的自然是碎裂崩毀和排山倒海。

    而力訣甦衍也學習三式,踏滅地、力蓋天、碎識海。

    這都是仙訣,而且是異常恐怖的仙訣,曾經的甦衍拿出來,那是可以滅絕一代仙帝的存在!

    當然仙訣並非學一點點就是能施展出仙之力了,那是的大成才行,也就是要全部學完,才能化為仙訣。

    何況甦衍現在也沒有仙之力,他只能一步步來,有仙之力他還學個屁,完全可以隨意施展。

    對于二人戰斗,甦衍已經深深印在了心里,望著那周遭的一切,內心無比的鎮定。

    此刻的藍城已經成了廢墟,早已化為無虛無。

    天空崩裂,地面塌陷,無數岩漿沸騰,沖向天空,就仿佛這地方最原始之初一樣,規則不穩。

    兩人只是幾個來回的戰斗,便是已經讓一地毀滅,轟裂天,碎了地,甚至是損壞了天地規則!

    對于四周的一切,二人根本不予理會,此刻的眼中只有對方的性命。

    “戰天,吃我一擊三道元!”

    此刻瑯琊帝王的雙手之間彌漫出一道恐怖的波動,三中元力柔和在一起異常的恐怖。

    三道元直接轟出,此招能毀滅敵人!

    玄澄帝皇自然不敢大意,他可是知道瑯琊帝王的成名之招就是三道元。

    當年三道元一出,天地崩塌,日月不現,萬千靈物,皆是鳥獸散,不敢與之抗爭一二。

    瑯琊帝王甚至在接近星海的中心,靠此招斬殺過一頭九品後期異獸,無比恐怖。

    那異獸的獸皮就是瑯琊帝王此刻穿著的衣物。

    玄澄帝皇立馬施展出一道秘術,同樣無比恐怖。

    “龍嘯九天訣!”

    九龍沖天怒吼,九種火焰皆是噴涌而出,朝著三道元轟去。

    狂暴!

    炸裂!

    毀滅!

    虛無!

    兩種秘術的轟炸,讓整個地方雪上加霜,完全淪為了最初的樣子,規則徹底消散。

    重力此刻消失,空氣全無,一切都不見了。

    只能感受到最為原始的氣息,那是黑洞的吞噬力量在涌現!

    沒有規則,那便是將會被黑洞吞噬,這是最後的宿命。

    當然規則的誕生,乃至生靈的誕生,都是從黑洞邊緣夾縫而來!

    仿佛相輔相成,反而卻是互相吞沒與毀滅。

    無數的黑洞在慢慢形成,可二人根本不為所動。

    在黑洞越來越大,玄澄帝皇不屑,一拳轟出,竟是將四面黑洞震碎!

    “這也太恐怖了吧!”有玄澄大帥震驚無比,嚇得滿臉慘白。

    他們這還是第一次知道帝皇之威,原本的貪污違法,讓他們覺得那完全是在死。

    就是右親王此刻眼眸也是波動不斷,雙手死死緊握。

    而同樣的結果,瑯琊帝王四周的黑洞也被他一拳震碎了,同樣的可怕。

    本都是帝王,在一個境界,差距不大,打起來也是難解難分的樣子。

    可是,二人必須要分出勝負,甚至是生死,戰斗也就一直持續。

    雙方秘術不斷,最後更是靠著自身之力肉搏起來,但肉搏並非近戰。

    瑯琊帝王一拳轟出,仿佛浩瀚星空的大帝之力,朝著地面探出巨大無比的拳頭,要轟滅一切。

    這一拳直接落在玄澄帝皇的肩膀上,整個肩膀轟然炸裂,化為虛無。

    無數的血珠飛滾而出,而後消散。

    玄澄帝皇震怒,雙眼寒芒浮現,忍著傷痛,直接一拳也是轟在了瑯琊帝王的胸膛之上。

    瑯琊帝王的胸膛頓時炸裂,鮮血噴涌,心髒都是碎裂,胸口被穿透。

    兩人肉搏無比慘烈,出招也不再以抵擋為主,而是為了進攻而進攻,為了讓對方受損而出擊。

    幾番過後,瑯琊帝王的胸前焦黑,失去了一條臂膀。

    而反觀玄澄帝皇,臂膀也是斷裂,鮮血還在滴答不停,並沒有絲毫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