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一根頭發的希望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但是有的人活著,卻已經死了。

    很顯然,張起靈就是這樣的“活死人”。

    在他看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一切都沒有希望,所有活著的人,還不是要死麼?

    “哦?原來你是這麼覺得的呀!”

    林燁笑了笑,敲了敲旁邊蛋炒飯的盤子,說道,“剛剛你也吃了。難道這樣的人間美味,也一樣沒有意義麼?”

    “口舌之欲罷了。”

    張起靈淡淡的說道。

    然後,他便起身,說道︰“我現在要回明孝陵去了。”

    “這麼著急做什麼?放心!那個白泉頤沒有那麼快回來……”

    剛剛在白泉頤用時空穿越離開的時候,林燁便已經通過同步听到了他的系統提示音了。

    時空穿越,顧名思義,只能夠穿越到同一個地點的其他時間當中。

    白泉頤非常精明,他在這最後的時刻,用一個傀儡偽裝成為自己,然後本尊通過時空穿越,去往了第三天後的時間。

    也就是說……

    三天之後的下午五點二十分,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白泉頤便會再一次出現在明孝陵的主墓穴當中了。

    所以,林燁一點都不著急,他要利用這三天的時間,將張起靈身上的系統給化解了。

    但是,對于林燁來說,現在同步的功能是綁定在了白泉頤的煉尸系統上的。

    如果這個時候林燁再同步到張起靈的盜墓系統上,那麼便會徹底的和白泉頤的煉尸系統失聯了。

    所以……

    這一次,林燁就是要不靠同步功能,來徹底的感化張起靈,讓他自己主動放棄盜墓系統。

    “不!外面的世界,沒什麼可看的。我還是回去吧!只有在古墓當中,我的心,才會得到短暫的安寧。”

    張起靈說話的樣子,酷酷的,很天然的那種裝逼。

    這幅表情,讓林燁覺得非常的無奈。

    “而且,我還有個朋友在明孝陵那。我們剛剛出來的時候,我還沒有提醒他,我得回去找他。”

    皺了一下眉頭,張起靈心里面還惦記著吳邪。

    剛才白泉頤傷了他一只眼楮,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好!我陪你回去。”

    點點頭,林燁也猜到了,還有一個擁有系統的宿主,算是一個輔助位置,一直在明孝陵的地面上幫助著張起靈。

    不然的話……

    單純憑借張起靈的盜墓系統,很難對付白泉頤的。

    而另一個家伙的系統,倒是很有趣,和林燁的同步功能居然有一些類似。

    因為在張起靈和白泉頤對戰的時候,他不止一次听到張起靈直接點出了對方擁有的技能或者道具

    這便說明,另一個擁有系統的宿主,是具有看穿白泉頤道具和技能的能力。

    “袁老板,我走了!明天見。”

    和袁老板打了個招呼之後,林燁便又和張起靈開車返回明孝陵去。

    “林燁和這個帥哥走了?”

    袁老板面無表情,但是噘了噘嘴巴。

    不一會兒,林燁前腳才剛剛走,江熊天便來了。

    “袁老板,一份蛋炒飯套餐。對了,我燁哥呢?今天怎麼沒來?”

    江熊天有些奇怪的,一邊吃著蛋炒飯,一邊問道。

    “林燁和一個很帥的男人跑了。”

    袁老板淡淡的說道。

    “恩?”

    江熊天板著臉,裝酷道,“很帥?有多帥?有我帥麼?”

    “比你帥一點。”

    袁老板說完,又轉身回去做飯了。

    “豈有此理,這個世界上,除了燁哥之外,還有比我帥的男人?”

    江熊天一邊很不服氣的說道,一邊大口大口的吃著蛋炒飯。

    ……

    而另一邊,張起靈帶著林燁到明孝陵半山腰的那個亭子里,這里很隱蔽,吳邪就藏在大岩石的後面。

    普通的游客過來,哪怕是坐在亭子里的石凳上休息,也不會注意到後面大岩石後面的一個縫隙,吳邪就藏在那里面。

    只不過,現在的吳邪,已經徹底的昏厥過去了。

    剛才的鑒寶之眼為張起靈抵擋了一命,導致吳邪也深受重創,他用盡最後的力氣躲藏在這個縫隙里,然後就暈過去了。

    “吳邪!醒一醒!”

    張起靈皺起了眉頭,摸了一下吳邪的鼻息,然後飛快的拿出了十幾種不同的道具,開始為吳邪解毒。

    “好濃重的尸毒!這個白泉頤好狠。居然在那一瞬間,可以通過鑒寶之眼的聯系,隔空將尸毒釋放在了吳邪的身上。他現在只有二十四時的壽命了……”

    用了十幾種不同的道具,張起靈卻發現,沒有一種管用的。

    林燁其實早就知道是這樣,畢竟他是可以同步白泉頤的系統,知道在那一瞬間,白泉頤使用了一種千年尸毒隔空作用在了吳邪的身上。

    “你,可以救他麼?”

    在多次嘗試無果之後,張起靈轉身詢問旁邊東阿林燁。

    一般情況之下,他是絕對不會求人的,他已經習慣這是一個沒有希望的世界。

    凡事要靠自己,活人比死人更加可怕。

    但是現在已經什麼辦法都用盡了,哪怕他有再多的盜墓點,他的系統商城里,卻沒有一種藥物道具可以解救吳邪的。

    連一些號稱萬能闢邪的丹藥,都對這種千年尸毒無解。

    如果是他自己的話,不會掙扎也不會祈求別人,反而會覺得是一種解脫,死了便死了吧!

    但是,看著暈厥過去的吳邪渾身發出難受的顫抖,張起靈那早就已經死寂的心,竟然發出了一絲絲的心疼來。

    “你是在求我救他麼?”

    面對張起靈的請求,林燁再次問道。

    “對!無論用什麼辦法,只要能救活他,我……我願意付出一切。”

    張起靈很果斷地說道,沒有絲毫的猶豫,“包括我的生命。”

    “那你覺得,這算是希望麼?”

    林燁拔下了自己的一根頭發,“喂他吃下我的這根頭發,他就能好了。你相信麼?”

    “一根頭發,就能治好千年尸毒?”

    張起靈很是吃驚,狐疑地看著林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