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關于過去與未來的話題




    當天夜里,高產似母豬的甦諾同學便很快發布了明日未臨的第四集視頻。

    隨著之前逐漸推高的游戲效果和劇情展開,明日未臨單人模式在甦諾再次的一己之力下,很快掀起來了真正的攻略狂潮。

    路遠說他不知道,那就是真的不知道。

    前世少年不對,前世不應該叫少年,應該叫大叔。

    前世這個大叔離開灣區核電站的時候,事實上已經這個世界失去了聯系。

    機械先鋒早已經在五年前和這個世界隔絕,他也不知道這個派別最終是怎樣的結果和結局。

    眼下在游戲中所呈現出來的,只是路遠的一種想象罷了。

    听著少年的回答,甦眉點了點頭。

    她現在和路遠的關系,真的已經到了無話不談的親密地步,所以說之前關于游戲難度也真的只是調侃罷了。

    “這次我打算憑借自己的力量通關。”甦眉對路遠這樣說道“不要你的幫助。”

    路遠看著少女,微笑點頭。

    兩個人還有晚飯呢。

    當天夜里,高產似母豬的甦諾同學便很快發布了明日未臨的第四集視頻。

    隨著之前逐漸推高的游戲效果和劇情展開,明日未臨單人模式在甦諾再次的一己之力下,很快掀起來了真正的攻略狂潮。

    目前來說對于明日未臨的夸贊絕大多數集中于目前最真實的科幻未來游戲,以及氛圍的營造和游戲引擎的打磨,都到了當時代最好的效果,尤其是其兼容幾乎所有vr設備的大膽嘗試,更是讓這個游戲得以飛入尋常百姓家。

    今天的晚飯是速凍水餃,畢竟路遠回來的挺晚,而甦眉則基本上一直都在玩游戲剪視頻。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甦眉工作的一部分。

    水餃是三鮮蝦仁餡的,蘸上香醋之後味道更加清甜好吃,路遠吃過一碗,便回到電腦前查看關于甦諾新視頻的讀者反饋。

    身為游戲的制作者,少年現在已經過了關心游戲銷量的時間了,對于現在的路遠而言,銷量真的僅僅是一個數字罷了,而明日未臨的具體運作,都是交給趙君離來完成的,趙公子無論是人脈還是財力,包括趙公子在明日公司所佔的超高股份,這一切都是趙君離將成為老黃牛的代名詞。

    至于路遠本人,就是真的只負責游戲的細節問題和回饋,現在更是一門心思在核聚變裝置的試車上了。

    因為那句話已經老生常談了那麼多次。

    只有真正完成可控核聚變的實用化,人類才能夠真正地向太陽熄滅這一世界毀滅的終極事件,豎起第一根代表鄙視與抗爭的中指。

    視頻點開之後,倒是這一次順利地承接之前那個應該立法禁止的斷章,當圓柱型機器人向阿瑤提出來那個經典的“姓名種族性別年齡以及遺言”的問題之後,由于之前甦眉測試過的沒有辦法存檔,所以說這個時候並沒有能夠測試對方態度的資格和能力。

    在這樣一個世界里,就連最後身為高維生物的玩家能夠使用時間魔法的資格都被剝奪了。

    “我能說我一點都不想寫嗎”甦諾看著眼前這個空白的屏幕上面閃爍的字幕以及這個圓柱機器人所發出的聲音,少女最終嘆了口氣。

    “我能活下來嗎”

    前者的對話對象是正在屏幕前觀看的觀眾,而後者,則毫無疑問是眼前這個要宣判阿瑤死刑的機器人。

    “您可以活下來,但是這是在千萬年之後。”圓柱機器人如是回答道。

    少女沉默地點了點頭。

    她沒有選擇逃跑,畢竟連穿著末日機甲都無法逃跑,更何況如今只能憑借自身孱弱力量的此時。

    她老老實實在圓柱機器人面前的平板屏幕上留下了自己最後的訊息。

    “姓名阿瑤。

    種族人類。

    性別女

    年齡十五。”

    “遺言我想看看太陽閃耀的世界。”

    寫完了這一切之後,機器人記錄人後屏幕再加以變化。

    就像所有人看到的,這是一個如同蜂窩一樣的龐大結構,每一個蜂格中都有對應的編號,但是這些蜂格中有大量的已經被佔用,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蜂格是空缺的。

    “你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冷凍倉。”圓柱機器人這樣提示道。

    甦諾嘆了口氣,這個時候游戲里的阿瑤也抬起頭看著圓柱機器人。

    “我能問一下,這些被佔用的冷凍倉是什麼情況嗎”

    空氣似乎在那一刻停止,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圓柱機器人的回答。

    而對方的回答,也沒有絲毫的姍姍來遲,這並不是什麼需要掩蓋以至于欲蓋彌彰的話題。

    “里面居住的,是我們的造物主們。”

    當這句話說出來之後,一切的言語都顯得蒼白而不必要,接下來的阿瑤放棄了抵抗,任由對方將其帶領到一個充滿現代感的冷凍休眠艙中,主動站了進去。

    進去之後,就看著艙蓋緩緩合上,少女看著面前緩慢結出來的冰爽,甦諾的聲音再次響起來。

    “到現在,我們基本可以判斷出來第二篇章的敵人究竟是什麼了。”

    “曾經有和我們一樣的人類創造了這些機器人,並且被他們尊稱為造物主,但是最終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些人類卻被冷凍了起來,同時機器人也開始繼續在這里發展,以至于越來越壯大。”

    “我曾經以為我們所出身的核電站避難所已經是科技水平最高的地方了,沒有想到在這個地方,才真正能夠看到未來人類所抵達的最遠的彼方和他們最終所選擇的道路。”

    “無論這樣的道路是被這些機器人背叛,還是他們自願選擇,總之他們做出了對人類最深遠的影響。”

    “我們已經在這個世界游蕩了很久,也見過了各種各樣的避難所,在多人模式中,我們也正在其中貢獻著屬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少女的聲音輕輕。

    “但是無論你認可這種選擇,還是不認可它,但是在我看來,這個是最接近最終解的選擇。”

    “畢竟所有的避難所都在逐漸的凋亡死去,只有這個機器人的巢穴,還是這樣的散發著勃勃的生機,這讓我們內心深處,不由升起了最深處的恐懼。”

    “對。”

    “這個恐懼至今也縈繞著我們。”

    “那就是在我們的未來,在人類的未來。”

    “是不是還需要,我們這些人類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