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不軌之心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

    美好的心情總是被打破,說好一起看日落的,結果被山匪鄰居打斷了。“這些山匪真是可惡。”影妹很氣憤,一個浪漫的二人世界被終結在萌芽之中。“最近山匪巡查的頻率越來越多了。這些不安分的鄰居的行為讓人捉摸不透。”我們夫妻兩人回到家中,听著巡邏的山匪的動靜越來越。

    我們這里過著甜蜜的二人世界,遠在山外的冬毛村,卻經歷著前所未有的政變。

    新的村長家。“大人,北溝村有異動。”一個農家漢子跪在地上說道。

    “該來的終于來了,想對我夜凡下手?若是在昨天還有可能,今天嗎?大局已定,那些想趁火打劫的王八蛋就是白日做夢。北溝村的人什麼時候到?”新村長自然就是夜凡,在我的幫助下,他用自己的智慧成功坐上了村長的位置,他手段高明,短短一天便讓全村村民依附在他的勢力下。

    跪在地上的莊家漢子其實是一個資深獵戶,夜凡深知自己坐上村長位子後,一定會有阿修羅來趁火打劫,所以他早早將精明能干的手下派去監視周圍的村子,果不其然,今天晚上便收到自己斥候的消息。“大人,他們會在明早到達村子,據前方斥候來報,北溝村的村長正在連夜制備物資。”資深獵戶回答道。

    “看來北溝村是想霸佔我剛剛打下來的位置了。叫斥候看好北溝村的動向,等到他們出發後,將物資數量和兵力傳回來。告訴村民,準備御敵。明日就讓北溝村有來無回。”夜凡心中激動不已,從昨天開始,自己的命運發生改變,自己不再是那個听從別人命令的供奉了,自己終于有了用武之地。至于昨日的那個男子,等到自己實力變大了,還會怕他?

    此時的我還不知道夜凡的野心,也不知道他已經開始為擺脫我做打算。我如願以償的得到了精神力的使用方法,正準備學習驅狼術。

    打開卷軸,映入眼簾的驅狼術,發現和昨日看到的驅蛇術差不多,都是圖畫配文字。“和驅蛇術不同啊!”我仔細看過一遍,發覺其中步驟與驅蛇術不同。“驅狼術沒有打上烙印這個步驟。”我對身旁的影妹說道。

    “打上烙印就會讓目標對自己忠貞不二,只要雙方沒有一個出現意外,這個烙印會存在一輩子,目標只會听從你一個人的。而且烙印一旦打上,就不會解除。而驅狼術上面的方法只是暫時讓目標听話,一旦目標脫離你精神力的控制範圍,目標就會不听從控制。這兩個驅獸術的步驟都是相似的,至于其它的驅獸術是不是也是這樣,那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听說更加高級的驅獸術是需要特殊的輔助道具。”影妹解釋道。

    “那我是不是可以將任何蛇類都可以供我驅使?”我天真的說道。

    影妹听了我如同白痴般的話後,對我翻個白眼,繼續解釋道︰“首先,這個驅蛇術只適用于金線環蛇;其次,你只能驅使比你精神力弱的金線環蛇。最後,這個卷軸必須打上你的烙印才能使用。這個驅蛇術的上個主人死了,成為了無主之物,所以你才能使用。這個卷軸千萬不要丟掉,如果被毀去了,不但你的目標會逃掉,而且你的精神力還會受損。”

    “那這個驅狼術豈不是不能使用了?它的主人夜凡並沒有死啊!”我隨口問道。影妹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我昨天不是成功了嗎?這個驅狼術是最低級的驅獸術,嚴格來講,連驅獸術都算不上,只能起到臨時征用狼族的用,而且效果非常不穩定。”我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原來如此,不過對于現在的我來講,用處還是非常大的。可是如何弄到金線環蛇王呢?蛇山太危險,我是不可能進入的。”計劃有些出入,原本的計劃是不能繼續執行了。

    “我記得你說過,放置驅蛇術的祠堂有大量的金線環蛇和蛇蛋,你可以培養屬于自己的金線環蛇王,自己從培養的金線環蛇王所消耗的精神力非常,而且成長空間巨大。”影妹提醒道。

    從培養,就和培養狼一和狼二一樣,是個好主意。“事不宜遲,我今晚動身,希望冬毛村的祠堂內還有金線環蛇和蛇蛋吧。”我高興的抱起影妹,深深一吻。

    “我總感覺你說的夜凡不會太老實,今夜你去的時候,多留意一下他,聰明的人都會不安分。”影妹提醒道。

    殊不知影妹的提醒讓我知曉了夜凡的計謀,為自己掃清了隱患。

    按照影妹教的方法,提前將烙印打入驅蛇術上,霎那間,一種奇怪的感覺迎上心頭,只要精神力覆蓋在驅蛇術上,自己便進入一間囚牢,但是囚牢內卻是空的。“原來是這樣的。”我恍然大悟,猜到了囚牢是關押金線環蛇的精神力的地方。

    “精神力越強大,空間越大,空間大了,操控的目標就會增多。夜哥,你的精神空間有多大?”影妹見我已經學會進入精神空間方法,開口問道。

    “與我們臥室一般大。”我說道。

    家里的臥室六十見方,高二米,是我精心設計的。“夜哥你的精神力好強大!比我的精神力要大出一倍多!相當于開了二轉修羅戰體的阿修羅了!我現在勉強能開到三轉修羅戰體,我只有開了三轉修羅戰體才能超過你,夜哥你的精神力是怎麼修煉的?”之前影妹靠著憤怒才開的四轉修羅戰體,以她現在的實力,只能勉強開三轉修羅戰體,持續時間非常短,也就能維持幾分鐘。

    這件事情不能對妻子講,修羅王懲罰我的事情絕對不能讓妻子知道,倘若她知道,一定會阻止我報仇的。“或許是天賦異稟吧。”我打著哈哈說道。“今晚我有可能不回來,听了你的提醒,我覺得要好好看著夜凡,那子野心不,不一定會听從我的擺布。自己養的鷹,可不能被他啄了眼。如果他不听話,就該用力敲打敲打他,讓他見到我就害怕。”

    影妹听了我的話後,轉身離開,一邊走一邊說道︰“你稍等一下,我這里有兩樣好東西,或許你能用到。”影妹在雜物間找了半天,拿著兩個巴掌大瓷**走了出來。

    “影妹,什麼東西?看著怪眼熟的。”我拿過兩個瓷**,打開其中一**,空氣中瞬間彌漫著刺鼻的味道。

    影妹連忙奪回我手中打開的瓷**,蓋上木塞,捏著鼻子說道︰“這個有這刺鼻味道的是蠱丸,它是用心蠱蟲配置的,用的時候,先打上烙印,讓夜凡吃一粒,就能讓他對你言听計從。如果他有不軌之心,你只需要在心里想著處罰他,心蠱蟲就會吞噬他的靈魂。”

    听得我汗毛炸立,嚇得我磕磕巴巴的說道︰“老婆,這東西這麼狠毒?你哪里得到的?”

    “你帶回來的,就是你從冬毛村祠堂拿回來的。我看這東西很有用,就留下來了。”影妹回答道。

    你妹!是自己帶回來的?嚇死我了。“影妹,這一**呢?我聞著怎麼有股腥臭味呢?”我這次沒敢打開**子,因為隔著很遠就聞到了一股腥臭味。“這是用來吸引金線環蛇的毒水,金線環蛇最喜歡這種味道,只要倒出一滴,周圍百米的金線環蛇就會被招來。這個**子沒蓋嚴,你重新蓋嚴。”影妹解釋道。

    萬事俱備!于是我辭別妻子,飛奔出山洞,消失在夜空中。

    冬毛村。村子內的壯力被組織到村子的草料場,夜凡為了體現出自己親民的一面,跪在村民面前,痛哭流涕的說道︰“我們今天好不容易迎來了安寧,便有人要我們流離失所!北溝村的混蛋狼子野心,已經舉兵來犯!我們辛辛苦苦過上了好日子,從老村長那里得到的財寶還沒熱乎就有人窺探,你們說,我們能同意嗎?我雖然勢單力薄,但是!為了今天來之不易的生活,拼了命也要讓大家有一個安生的生活!”

    煽動人心這一招還是我教他的,沒想到活學活用的很快。提前安排幾個自己人帶頭響應,熱血的村民立刻陷入夜凡的計謀當中。

    “干他丫的!我們不是好欺負的!”熱血的村民舉臂高呼,音浪一聲高過一聲。夜凡跪在地上,將頭磕在地上,沒人看到他的笑容,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

    村民的情緒已經煽動起來,于是開始布置下一個計劃。“我們需要三十個英勇的勇士做先頭部隊,打北溝村那些混蛋一個措手不及!”

    此話一出,被煽動的熱血村民紛紛表示要加入,夜凡挑選了三十個身手麻利的村民,叫自己心腹帶著他們連夜出發。

    夜凡第一步已經成功布置完畢,心情輕松極了,帶著自己的護衛回到家中。“你親自帶上護衛,連夜趕往北溝村,我們來個直搗黃龍!讓北溝村來犯之敵腹背受敵!”夜凡的頭腦的確縝密,計劃周全,讓人意想不到。

    在以正兵與敵人交戰的時候,永遠要埋伏一支多出來的兵力,就是奇兵。奇兵能出其不意,在戰斗中突然打亂敵人的部署,是致勝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