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陳情



    “見到本帝,不下跪,你,該當何罪?”

    甦塵的聲音穿透在整片雲海之間。

    一種莫大的威嚴夾雜在其中。

    但那女子卻不管不顧,美眸之中,閃爍著一種另類的無懼。

    無懼生死。

    似乎死對于她來說,是一種解放。

    “我,不跪任何人。”

    女子很是平淡的回復。

    甦塵沒有再開口,目光盯著女子。

    女子無懼,在和他對視。

    雙方的視線在半空踫撞。

    片刻之後,突兀之間,這片雲海瘋狂震動了起來。

    女子腳下那層無形的地板開始層層破碎,瞬間讓女子無力支撐,倒在地上。

    轟隆隆!

    天穹之上,一道巨響傳來,猶如古老的洪鐘在敲響,巨大的聲音引得女子看去。

    只見在天穹之上,一顆巨大的隕石砸落下來。

    這顆隕石有多大,女子不知道,她只知道,視線之中,全是這顆隕石。

    隕石上的火焰,即便相隔萬里,也讓她感到了灼熱。

    隕石以一種迅雷之勢砸落。

    女子沒有想要逃跑,而是靜靜躺在地上,閉上了雙眼,似乎在等待隕石的墜落。

    生亦何歡……

    遠處的甦塵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嘴角一抽。

    這女人,是真的有病。

    死亡?

    死亡的確不可怕,但是死亡的過程,或許體驗了,就能讓這個女人屈服了。

    他一抬手,一道道光圈散開。

    殘魂力量向著那女子蔓延而去。

    這次,他的力量帶上了攻擊性!

    直指女子靈魂,這能夠讓女子體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

    女子視角看去,隕石轟然炸落下來,她只感覺身體各處,都仿佛被火焰燃燒一樣,一種極致的痛苦。

    每一個細胞都在被毀滅。

    但身體的本能又在不斷誕生新的生機。

    生機又被毀滅。

    來回循環。

    使得這種痛苦延長了數倍。

    她沒有感到生不如死,反而有種淡淡的解脫之意。

    不過,下一刻,她就後悔了。

    甦塵的殘魂力量溢來,將她心底那份潛藏的恐懼解封了。

    女人的表情逐漸變得猙獰。

    猙獰之中,帶著一份恐懼。

    她開始害怕了。

    一旁的甦塵看著,嘴角一勾,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好歹也是一代中千主宰。

    一個小世界的凡俗見到他不跪,其實是算冒犯他了。

    也就他現在無力抗衡天道。

    若是換做以前,他不爽大可一個念頭抹殺。

    接下來,靜靜等待就好了。

    等這個女人的心防徹底被恐懼摧毀。

    被恐懼支配,到時候,他再出手。

    他需要這個香客信徒。

    時間一點點過去。

    這女人從面部猙獰,到了後面,變得驚恐,最後完全崩潰,面部表情十分復雜。

    很像猙獰。

    又像恐懼。

    淚流滿面。

    甦塵在這一刻,果斷出手,他要的是一個健康的香客,萬一這女人精神崩潰,就很難搞了。

    他的力量釋放而出,將先前攻擊這女人的力量全部收回。

    這女人的情緒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半響之後,女人睜開雙眼,望向甦塵,錯愕的道︰“我,我還沒死?”

    甦塵面無表情,高高在上,宛如神靈,道︰“本帝在,你死不掉,此地不是你久留的地方,若你無誠意,本帝可以現在送你回去。”

    這女人驀然之間跪在了地上,突然又哭泣了起來,一邊哭一邊道︰“神仙……幫我,幫我把我心里的那人趕走!”

    心里的那人?

    難道是心魔?不對,凡俗一般來說,不可能有心魔。

    甦塵挑眉,仔細詢問了起來。

    這女人也都回答了甦塵。

    听了半天,甦塵總算弄明白了些。

    按照這女人說的話,自從她十八歲之後,每天晚上睡覺,夢里都會出現一個男人。

    那個男子一直都在說,想她了。

    剛開始一次兩次還好。

    到後面,每一次做夢,都是那個男子。

    而且,那個男子,不斷述說著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還說這個女人是對方的前世妻子。

    甚至在其中一個夢里,那個男子說,要帶這女人下去陪他。

    據說剛開始時,男人還只是站在女人百米之外。

    後來自從那男人說要這女人下去陪他之後,每一天都會向前靠近一段距離。

    女人不斷向其他地方跑,男人就不斷的追,這一追就是幾年時間。

    這女人也從當初的恐懼,到了後面,已經變得十分平淡了。

    甦塵整理完,也是夠無奈的了。

    如果按照藍星上的說法,這女人就是有精神病。

    但是他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可能事情有些源頭的。

    “你之姓名,報上來。”

    甦塵沉吟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這女人迅速回復,道︰“陳情。”

    甦塵點了點頭,面容依舊沒有任何表情,淡淡的道︰“你今天,在本帝道廟住下,本帝會用分魂前往那座道廟,替你解決這件事,記住,凡事必有因果,你今日承受了本帝的因,來日,必要奉還本帝的果。”

    陳情堅毅點頭,道︰“這件事困惑了我太久了,只要能替我解決,我可以付出所有。”

    甦塵淡淡點頭,沒有再說什麼,伸手一揮,將陳情移出幻境內。

    他現在暫時不用說什麼上香的事情。

    一切,等他解決完事情後再說。

    他把陳情移出去,自己的殘魂也跟著離開。

    ……

    道廟內。

    陳情睜開眼楮,發現一切回到的道廟內,她有些懵,但很快就回過神來了。

    她恭恭敬敬在甦塵的石像前磕了三個響頭。

    隨後她走到一旁,看著香客們的人來人往,心不在焉,似乎在想著先前在幻境內發生的事情。

    時不時還有幾個大媽大嬸路過,問了一句在干嘛。

    陳情只是隨意應付著,沒有說出先前與甦塵見面的事情。

    她很聰明。

    知道要是說出去和甦塵這位‘神仙’見面的事情,怕是到了晚上,都有人要來听她‘講故事’。

    在石像中的甦塵只是掃視了一眼,全身心吸收香火之力。

    很快,夜幕緩緩降臨。

    香客也全都返回,道廟內再次變得冷清。

    十二月的天,已經有些寒意,冷風吹過,讓陳情起了雞皮疙瘩,但她沒有任何情緒,她在等。

    等今天晚上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