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同喜同樂



    神女宮內,殿堂諸多,數不盡的多,顯現于戰辰中千的,僅僅是冰山一角。

    大部分的神女宮殿堂都是隱藏于虛空之中。

    或者說,神女宮其實是自成一界的。

    神女宮殿堂無數,但這一座座殿,其實都是圍繞著神女宮主殿的,便好像一顆顆星辰,護衛著神月。

    神女宮主殿,絕大部分都是關閉的,很少會顯現出來。

    而這次,神女宮主殿被調到了戰辰中千,這也是神女宮主殿第一次真正在世人面前出現。

    主殿之內,寬闊無垠,比之神女宮內任何一座殿堂都要寬廣無數倍。

    一根根柱子此刻都被卷了一層喜慶的紅布。

    一張張桌子擺放在殿上,一名名達到煉虛金仙境界的侍女站在一旁。

    其台階之上,更是有一張巨大的桌子擺放著。

    牆壁上,一個巨大‘喜’字刻畫于上,仔細看這個字,就能看得出,這個字其實是由無數顆紅色的寶石瓖入而成的。

    在牆壁這個字的下方,還有一張椅子。

    女帝身穿一襲大紅嫁衣,坐在這里,面上沒有戴面紗,露出了那一張絕美無暇的臉頰。

    只是那股冰冷之氣依舊存在。

    使得那些侍女頭都不敢抬起一下,生怕惹得女帝不喜。

    “帝君,還沒到?”

    女帝洛傾顏微微挑眉,聲音帶著絲絲冷意,猶如一座萬年不化的冰山,時刻都在釋放著冷氣。

    一名侍女戰戰栗栗的道︰“女……女帝,隊伍已經出發,估計很快帝君就到了……”

    女帝美眸劃過思索,她已經感覺到了,戰辰中千之外,來了很多人。

    這些人都是受邀于她,來參加婚禮的。

    只是甦塵沒到,她不能提前讓這些人入場,所以只能讓這些人在外面等。

    昂!!

    突然,一聲龍吟聲炸響,伴隨龍吟的,還有陣陣的敲鼓聲與嗩吶聲。

    一下子就將原本冷清的環境掃平了。

    一道身影從金龍頭上跳下,穩穩落在地上。

    正是一襲新郎衣服的甦塵。

    洛傾顏想要隨手施展個神通,把甦塵移動到她身邊,但發現小神通對甦塵居然完全無效。

    沒等她多想什麼。

    甦塵走到了她身邊,望著她那張絕美的臉頰,心思又亂了。

    每次看到女帝的臉。

    他總是忍不住驚嘆,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人。

    而且,他看女帝時,總有一絲絲熟悉感。

    兩種感覺之下,讓他每次見到女帝,總是會心情復雜,一種莫名的東西在滋生。

    “別看了,晚點回寢宮,你想要怎麼看都行。”

    洛傾顏玉手拉住甦塵,把甦塵拉到她旁邊的椅子坐下。

    甦塵卻是臉色紅了起來。

    想怎麼看都行……

    為什麼他听著怪怪的。

    洛傾顏卻是不在意這些,玉手握著甦塵手掌,說道︰“夫君,待會有一些受到我邀請的強者來參加我們婚宴,你不用緊張,把他們當成螻蟻就好,拿出這種心態,真的不用緊張的。”

    把他們當成螻蟻就好……

    甦塵額頭突突跳了跳。

    不待甦塵回神。

    一名站在門口的白須老者驀然開口,高聲道︰“逆序中千,星辰老祖到!”

    一道星辰之光突然飛來,落在殿堂上,三兩步跨出,來到甦塵與女帝面前。

    速度之快,讓甦塵側目。

    直到停在他面前,才看出了這人的模樣。

    這是一名穿著湛藍色衣袍的老頭,白須白眉,頭發都快拖地了,手持拂塵,有那麼幾分仙風道骨的樣子。

    這老頭一來,就笑眯眯的道︰“老祖在此恭賀帝君與女帝結成連理!願兩位,新婚快樂,早生貴子,特送上法寶龍鳳神鐲一對。”

    他伸手一遞,一對刻畫著龍鳳的玉鐲飛向女帝那邊。

    站在女帝身邊的一名侍女見狀,將玉鐲收下。

    洛傾顏微微頷首,坐在椅子上,平淡的道︰“星辰老祖……有心了。”

    甦塵坐在一旁,也跟著出聲,思索了一番,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憋出了一句︰“同喜。”

    嗯?

    洛傾顏和星辰老祖兩人的表情都是一愣。

    特別是星辰老祖,臉色變得很古怪。

    同喜??

    同喜什麼?他結婚了麼?還是同喜早生貴子?

    星辰老祖臉色古怪的道︰“謝……謝謝帝君。”

    說完,他退了下去,隨便找了一個席位坐了下來。

    洛傾顏幽幽看了一眼甦塵,沒有說什麼。

    甦塵摸了摸腦袋,有些不明所以,為什麼感覺女帝和星辰老祖的目光都很怪呢。

    算了,想這麼多干嘛。

    靜靜看看,到底有什麼強者來吧。

    很快,那殿堂大門前的白須老者又再次開口︰“智雲中千,聖虛大帝到!”

    一名身穿蟒紋黑袍,頭戴發冠的中年男子‘聖虛大帝’來到了台上,臉色有些蒼白,拱手尊敬的道︰“本帝在此恭賀兩位了,願兩位永世好合,這是一件很強的法寶,破妄翠根。”

    他將一根好似柳條的東西丟出。

    侍女將之收下。

    洛傾顏點了點頭,道︰“有心了。”

    甦塵抿了抿嘴,吐出兩個字︰“同樂。”

    聖虛大帝臉色微微一滯,但還是點了點頭,有些迷茫,走到下方一張桌席上,坐了下來。

    洛傾顏捂了捂臉,想要說什麼,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甦塵也是一臉懵逼,他好像說錯了什麼東西。

    接下來,一尊尊強者紛紛到來,為甦塵與洛傾顏的婚禮祝賀。

    門口的白須老者聲音都不帶停的。

    “一新中千,烏雞大帝到!”

    “武昌中千,糊圖大帝到!”

    “曉月中千……”

    “封屠中千……”

    “麟仙中……”

    “……”

    一名名強者都來送上賀禮。

    甦塵每次的詞語不是‘同喜’就是‘同樂’。

    把那些強者們搞得一愣一愣的,差點沒緩過神。

    洛傾顏從一開始的無奈,到後面已經佛了,時不時還跟著說一聲同喜同樂的。

    這把全場的人都看得眼皮子直抽。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到了最後,所有強者都無視了,一個個坐在桌席上,自顧自喝茶交談,選擇無視了台上那兩個依舊在招呼來往強者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