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妖族大能降臨



    聖陀佛寺。

    閣樓中。

    甦塵把手上的書籍丟到一邊,一臉生無可戀的坐在了地板上。

    他算是明白了。

    一品皇者是多麼的稀罕。

    這簡直比珍惜動物還要珍惜啊……

    書籍記載,三千世界中,一品皇者就九位,這九位證得一品皇者,那便永久是一品皇者。

    不管生死。

    若是不幸在成長的中途夭折了,那麼轉世後依舊是一品皇者。

    最主要的是,一品皇者都是代表天資極強者,每一位成長起來,都是真正的‘大能’存在。

    擁有一位一品皇者,也代表著勢力未來的騰飛……

    試問,一品皇者如此稀少,且擁有如此巨大作用。

    諸多勢力怎麼可能不搶奪。

    甦塵拉著張臉,他算是逃不出去了,至少在成長起來前,逃不掉。

    並且,他就算僥幸逃出去,最後也只會淪為眾多勢力哄搶的‘貨物’。

    南無阿彌陀……

    閣樓之外,一陣又一陣誦經聲再次傳來。

    甦塵長長一嘆,起身掃了掃衣袍上的灰塵,走到閣樓門前,輕輕推開了閣樓木門。

    咯吱……

    入目所見,一大片空闊場地,一名又一名身穿僧袍的和尚手持木魚,一邊敲動,一邊嘴里念著佛經。

    他推開門,動靜也驚擾到了這些和尚。

    這些和尚在同一時間,停下誦經,紛紛轉頭望向甦塵。

    無數對眼楮在對視……

    場面一度陷入了寂靜。

    片刻後,那群和尚一個個眼中露出了激動。

    “這就是一品皇者?”

    “小和尚我今天居然見到了一尊一品皇者了!”

    “听說……一品皇者渾身的血肉都是大補之物,吃一塊可令修為飛升,特別是這一品皇者據說還是佛子轉世……今天住持和副住持都不在,不如我們切這一品皇者一塊血肉,嘗嘗鮮?”

    眾多和尚開始議論起來,一個個雙眼都綻放著精光。

       ……

    甦塵退後了數步,感覺頭皮發麻。

    這些和尚……好恐怖的感覺。

    切一品皇者一塊肉?不就是切他的肉嗎?

    眾多和尚在商量之後,一個個眼中冒著綠光,走向了甦塵。

    其中為首一名中年和尚,雙手合十,激動的道︰“施主,我等欲求施主一塊……兩塊……算了,十塊血肉,還請施主自行動手。”

    欲求血肉?我求你奶奶個腿。

    甦塵嘴角瘋狂抽搐,背靠閣樓,沉聲道︰“你們可都是和尚,不吃齋,居然還想著吃血肉,難道不怕佛祖懲罰你們?”

    另外一名青年和尚很是懵逼的道︰“為什麼不能吃血肉?聖佛陀曰過我們和尚不能吃血肉嗎?”

    其余和尚都對視了一眼。

    “沒有吧,聖佛陀記載的,倒是曰過另外一句話,出自《仙佛記》,聖陀曰︰酒色財氣,皆可均沾,不可深陷。”

    “不錯,我等只是嘗嘗鮮而已。”

    “是極是極,聖陀自會諒解的。”

    “……”

    甦塵听得滿腦門黑線,這特麼是什麼佛寺?還有佛說過這些話?

    這是他見識太少了,還是這群和尚太變態。

    想歸想,他手上動作不慢,心念一動,無敵劍出現在手。

    一股浩瀚劍威以他為中心,四面八方擴散著,空地的樹葉被卷起,身後閣樓更是轟隆震響,似承受不住,將要坍塌。

    那些和尚們一個個面露驚色,身形如山,巍峨不動,任由劍威肆虐。

    其中那個中年和尚贊嘆道︰“不愧是一品皇者,境界如此低微,所爆發的氣勢卻有這等,和尚我更加那傳說了,吃一品皇者的血肉,提升修為。”

    甦塵暗罵一聲變態,心髒猶如遠古戰鼓,瘋狂震響著,妖力隨時準備爆發。

    大不了一戰!

    中年和尚率領著眾多和尚,齊步走向甦塵。

    甦塵咬牙,手持無敵劍,身體化成虛幻的暗黑色雷電,周身一片片雷雲凝結而成。

    雷雲之中還隱藏著數個漆黑深邃的吞噬黑洞。

    天影雷動。

    天武雷罰。

    吞天靈引。

    這三樣神通齊齊施展出來,威勢非凡縱然是眾多和尚都被這三樣神通的威勢驚到了。

    只是可惜……

    神通是很強。

    但是甦塵修為太弱,根本不足以震懾得住這些和尚。

    這些和尚只是稍微驚訝,很快就一個個回過神,朝著甦塵走來,一個個眼神如狼。

    你妹的……

    這群和尚,真特麼變態!

    甦塵怒視這群和尚,心念一動,便準備動手。

    轟……

    忽然之間,整個寺廟仿佛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了一下,轟的一聲,震顫了起來。

    只見寺廟的上空,一道淡淡的金色護盾驀然出現,寺廟各處一陣陣佛音響起,佛音化作金色流光,加持著上空金色護盾。

    眾多和尚一愣,一個個臉色狂變,放棄繼續找甦塵的麻煩,轉身奔向另一個方面。

    剎那間。

    甦塵面前的空地變得空無一人。

    “怎麼回事?難不成聖陀佛寺被攻擊了不成?”

    甦塵微微皺眉,望著天穹上那層淡淡的金色護盾,思索了一番,伸手一揮,將神通全部撤掉。

    握著無敵劍向前奔行,打算去瞧瞧怎麼回事。

    ……

    聖陀佛寺之外,是連綿不絕的群山,雲霧繚繞,猶如仙境。

    但如今,一大片妖氣覆蓋了群山。

    一尊尊身影隱于天穹的妖氣中,俯視著下方的聖陀佛寺。

    這些都是來自‘大地’的大妖,每一尊都足以攪動蒼穹,平日都處于閉關,今日卻是齊齊出關了。

    “不是我說,鄭台你行不行?一招居然沒把這什麼鬼的東西打破,你特麼弱了不少啊。”

    “鄭台,不是我們埋汰你,你還是用出你的吞噬吧,把這金色護罩吞了了事。”

    “不是,今日我等出關,怎麼不見萬獨仙那家伙?妖族出天驕,他居然不來?”

    “他前些日子出界了,也不知道去干嘛,別管他……”

    “萬獨仙盡搞事情,他命牌還在吧?那到時候莫名其妙身死道消……”

    “……”

    這一尊尊身影隨意交談,絲毫不在意他們是入侵‘天空’的事情。

    似乎,他們入侵,是家常便飯,沒什麼大不了的。

    完全沒把人族放在眼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