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你早知道了吧?


    第二天張小莫起了個大早,帶著孩子,和早早醒來的龍舛到小區里慢慢的散步,孩子們雖然小,但也掙扎著要幫張小莫推輪椅。看到他們兩個這模樣,逗得龍舛哈哈大笑。

    對于張小莫來說,這只是最簡單的家族生活而已,但是在整個小區里生活的是些什麼人?

    看到龍舛精神矍爍的模樣,大家知道龍家還會有好幾年輝煌的時刻,而此時,龍文清和龍澤霆的地位已穩,這幾年的時間足夠讓他們再進一步,龍家……五十年內不用再擔心。

    在家里二樓安排事情的龍成軒,遠遠的听到他們的笑聲。推開窗戶,正好看到他們回來︰“回來了?”

    “爸爸!爸爸!”听著孩子軟糯的聲音在院子里回響,龍成軒笑著揮了揮手,然後轉身下樓︰“早餐好了,去洗洗手,準備吃早餐了。”

    “好!”

    在餐桌上,龍成軒對兩個孩子說道︰“今天我和媽媽有事要出去,你們呆在家里陪高祖祖,不要讓他太累,有什麼事就叫甦管家,知道了嗎?”

    “知道了。”因為龍成軒和張小莫陪他們的時間比較少,孩子們早就習慣獨立。再說這幾天有他們陪著,孩子們也很滿足,雖然現在他們要出去半天,但因為昨天才剛到高祖祖這里,他們沉迷于高祖祖的故事,一點也不介意這件事。

    龍成軒對著龍舛笑了笑︰“孩子們很乖的。”

    “比你們小時候要乖一些!”龍舛用寵溺的目光看著孩子們︰“行了,吃了飯就去忙你們的。孩子在這里陪我就好。”

    “謝謝太爺爺。”張小莫輕輕的感謝著,今天的事對她,對龍家都很重要,但要讓這個年紀的老人也為這她費心,她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龍舛笑著︰“莫丫頭,我們是一家人,你不用太拘謹了,一點都不像你了。”

    自己最近真的變了這麼多了嗎?張小莫輕輕的皺了皺眉頭,轉頭看向了丈夫。龍成軒接受到她的目光後微微笑道︰“太爺爺,對我來說,不管小莫變成了什麼樣,她都是我的妻子,我會照顧她,呵護她一輩子。”

    從昨天過來,就直對龍成軒橫挑鼻子豎挑眼的龍舛,終于第一次對他露出了笑容︰“臭小子,不錯,有點男人的樣子了。好好干!話容易說,但事不容易做。”

    “再難我也會去做,而且一定會盡全力去做到,做好!”

    “行,那我就好好看著!莫丫頭要是再出什麼事,別怪我家法伺候!別以為我上了年紀就打不動人了。”

    原來,龍舛一直介意的是這件事。身為龍家的男人,竟然讓自己的女人為自己擋了子彈。要不是張小莫夠聰明,提早叫了救護車,要不是她命大,或許那天她就直接當場斃命了。

    做為一個龍家的男人,讓自己的女人受到這樣的傷,本來就是不可原諒的事,更別說這傷還是為他受的。

    龍成軒點頭︰“太爺爺,放心吧,我一定不會再讓像之前那樣的事發生了。”

    “行,去吧。”

    以龍成軒吃飯的速度,這個時間里,早就把早餐吃完了,他還留在餐桌上,一是龍舛還沒有離桌,二是張小莫還沒吃完,所以他才一直坐著沒走。現在張小莫吃完了,龍舛也發話了,他自然就站了起來︰“小莫,我們走吧。”

    “嗯!”

    出門逛了一個上午,龍成軒將買的衣服丟在車上,然後牽著張小莫的手往一個看起來有些年代的四合院走去︰

    “走,帶你去吃土豪去。”

    “喂,還沒進門就說我壞話不太好吧?”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男子走了出來,看他的模樣,年紀應該跟龍成軒差不多大,听他這口氣,應該和龍成軒比較熟悉,但奇怪的是,張小莫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他。

    龍成軒笑著過去和對方握了握手,然後互相捶了對方肩頭一拳後才開始介紹︰“這是我老婆張小莫,小莫,這是海哥的弟弟衛麟風。你叫他阿風就可以了。”

    原來是阿海的弟弟。難怪張小莫覺得雖然沒見過對方,但還是有些眼熟,她笑著伸出了手︰“阿風,第一次見面,幸會!”

    “嫂子好,別怪我之前都沒去拜見就好。”阿風笑著和她握了握手,然後說道︰“午餐準備好了,我們先進去吧。吃過飯,嫂子還可以休息一下。”

    “好!”

    進了院子,發現這是一個傳統的老四合院,在b市,有這樣的院子可不是有錢就可以解決。

    張小莫有些疑惑的看向丈夫。龍成軒笑著說道︰“這套宅子是很早前衛家就買下來的,那時並沒有花多少錢。倒是這些年維護和翻修花的錢更多。至于阿風,前幾年都在國外和北方,我們結婚時,他也沒來得及趕回來。不過,禮倒是送到了。”

    听著他的話,衛麟風笑道︰“沒關系,我就當是提前投資了。反正我結婚時,會連本帶利的收回來的。”說完,他帶著大家來到一個小花廳就餐。

    本來九月初的b市還是有些炎熱,但因為小花廳邊上還開了個小池塘,池塘里的荷花還在盛開,再加上池塘邊的垂碧柳為整個院子憑添了許多清涼的感覺,呆在這里,倒也不顯得很熱。

    看了一眼桌上的菜式,龍成軒滿意的點頭︰“算你小子有心了!”

    “那當然,借助著你的院子,我能不小心伺候嗎?萬一你不滿把我趕出去了,我還得再找地方住。”

    听他這麼說,張小莫有些意外,衛麟風的話里是說,這個院子是龍成軒的?可是剛才不是說這個宅子是衛家買下來的嗎︰“阿軒,這是怎麼回事呀?”

    龍成軒笑著摟著她坐下︰“你不知道嗎?這棟宅子,在我們結婚時,被某個敗家子當禮物送給我們了。只不過我們就算在b市,也是住太爺爺那邊比較多,閑著也是閑著,所以我就讓他繼續住著了。”

    原來是這回事,張小莫無奈的看著龍成軒︰“你還真是什麼禮物都收呀?”

    “那也是要分人的,許多人想送我房子還沒辦法送呢。像阿風這種自家人,他要送我肯定是不客氣的。”龍成軒笑著端起了酒杯︰“阿風,是不是?”

    衛麟風笑著點頭︰“對啊!而且我之前也說了,等我結婚時,我肯定開口要一個更大的宅子,絕對不會跟你客氣的。”

    好吧,對于他們這種土豪的生活方式,張小莫表示自己確實是無法想象。這完全是超綱了。不過沒關系,這兩個土豪中,有一個是她老公,還有一個也是世交後代,她還有什麼好愁的呢。

    面對衛麟風的玩笑,龍成軒則是不客氣的懟了回去︰“得了吧,想要拿禮物,你先把女朋友找到再說!你不知道衛伯伯都快被家族里的人逼瘋了。要不是範姨發 擋了下來,只怕他們還真的要上房揭瓦了。”

    這句看似玩笑的話,其實也是暗中提醒衛麟風,衛家現在並不像他所想的那樣太平。

    衛麟風听出了話里的意思,他輕輕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過幾天,我回去一趟。把

    那些上房或是想要上房的人給踹下去就好。”

    好吧,雖然第一次和衛麟風見面,但是張小莫現在可以非常確定,他一定是阿海的親弟弟,兩個人做起事來,簡直是一個風格。

    倒是龍成軒蠻不在意的︰“行,過一陣我也會回c市,如果有搞不定的,叫我!”

    “好!”

    一頓飯邊聊邊吃,倒也吃得不慢,主要是兩個男人似乎早就習慣了非常快速的進食,所以吃到最後,其實就是張小莫在吃。但因為工的原因,張小莫吃飯的速度也不慢,一整桌的菜,三個人半個小時連吃帶聊全解決了。

    又小坐了一會兒,喝了壺茉莉花片,衛麟風才帶他們到了里院一個屋子休息︰“嫂子,你們先休息一下。從這里去你說的那個咖啡店就半小時路,走著去就可以了。不著急的。”

    對于他考慮得這麼周到,張小莫微笑著點頭︰“謝謝。”

    躺在床上,發現所有的床品都是新的,而且還全都下水漂洗過︰“阿風是一個很細心的人。”

    龍成軒笑著摟著她躺下︰“別想那麼多了,先睡吧。你要是喜歡,我們也可以帶孩子們到這里來住幾天。”

    “不用了,我們就住在太爺爺那邊就好。”四合院雖好,但對張小莫來說,住在屋子里的人最重要。難得來b市,她自然是想跟龍舛多相處一些時間。

    小睡一覺,張小莫睜開眼,輕輕一動,龍成軒馬上就醒了︰“醒了?”

    “幾點了?”

    看了一眼手表,龍成軒說的︰“差不多兩點了。如果睡醒了,我們就差不多起來了。”

    “嗯。”稍稍洗漱一下,看到自己似乎精神不是很好,她又稍稍的化了個淡妝才從浴室里走了出來︰“怎麼樣?我這樣還好嗎?”

    “挺好的。”

    好吧,張小莫知道,自己問他就等于白問了。在他的眼里,自己好像就沒有不好的時候︰“走吧。”

    雖然說走路過去就半個小時,但是兩點多鐘正是一天最熱的時候,龍成軒可舍不得讓妻子熱到,所以他還是選擇開車。只十來分鐘,就到了咖啡店所在的商場。

    等他們坐上電梯時,似乎離三點鐘還有一段時間。發現妻子似乎有些緊張,龍成軒索性直接拖著她進了咖啡廳,選了一個偏僻的角落,為她叫了一壺花果茶。

    微酸,香氣撲鼻的花果茶終于是讓張小莫放松了下來,她不好意思的看著龍成軒︰“我這模樣是不是有些……丟人?”

    “傻妮子,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說完,龍成軒將她摟在懷里︰“我們也不用急著出去,先等著。我猜到了三點,他沒找到我們,會打電話給你的。”

    “嗯!”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小莫有點坐不住︰“我去上個洗手間。”

    “我陪你去吧。”

    上完洗手間,張小莫在洗手時,听到兩個在洗手的服務員說道︰“你說三號包間的那個客人是怎麼回事?”

    “是啊,從昨天晚上到了這里,就一直呆在里面沒有離開過了。要不是他有出來上洗手間,有叫飯菜和茶水進去,我們都以為他逃帳了。”

    從昨天晚上就來了?張小莫莫名的覺得心里好像想到了什麼。她也沒說什麼,擦完手,走出來對龍成軒笑了笑︰“我們回去吧。”

    坐在他們的包間里,她看著龍成軒︰“你早知道他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