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四章 你打算怎麼謝我?



    看到張小莫回來了,秦峰這才放心的離開了,胡安給的東西很重要,可以一舉將這一整條走私線給挖出來。這樣,也算是對逝去的兄弟們有個交待了。

    有妻子陪著,龍成軒算是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他看向身邊一臉緊張的妻子,勉強笑了笑︰“我沒事了,別擔心。時間不早了,先回房吧。”

    這邊莫婉容已經收拾好了餐桌,為他們兩個熱上了兩杯牛奶︰“先生,夫人,晚上喝了這個再睡吧。”

    張小莫想也沒想的接過了牛奶遞給龍成軒︰“喝了睡個好覺。一切都會過去的。明天我陪你一起打電話給小雪。”

    提到小雪,龍成軒的眼楮黯了黯,但還是點頭接過妻子手里的牛奶幾口喝完,又接過她遞過來的清水漱了漱口,這才和她一起回了房去。

    躺在床上,他什麼也不想做,什麼也不想說。雖然胡安沒有死于他之手,可也算得上是他逼死的吧?哪怕對方罪有因得,但是兄弟死在眼前,他怎麼也無法擺脫心頭那種煩悶的感覺。

    躺在他身邊的張小莫一反平時的被動,主動的鑽到了他的懷里,枕在他的胳膊上︰“阿軒。”

    “嗯?”

    “別難過了。”

    知道妻子在擔心自己,龍成軒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轉過身摟住了她︰“我會沒事的!”

    “嗯!”輕輕的應了一聲,張小莫的手輕輕撫著丈夫的背︰“我們都會沒事的。別想太多了,好好睡一覺吧,睡起來了,就什麼事都沒了。”

    隨著妻子一下下的撫摸,龍成軒只覺得一陣困意上了心頭。如果是平時,他肯定不會這樣,如果是一般的安眠藥,對他也沒有任何效果。所以是莫婉容在他的牛奶里放了什麼?

    但是他也知道,如果沒有張小莫示意,哪怕莫婉容再擔心他也不會這樣做。現在想來,張小莫也認識胡安,現在知道胡安死了,她心里一定也不好受。可就在這種情況下,她還在為他考慮……

    再一次輕嘆了一聲,龍成軒放松了自己,不再與一陣陣涌上來的困意對抗︰“小莫,謝謝你。”

    知道丈夫明白自己的心意,張小莫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背︰“我是你的妻子。不管發生什麼,我們都會一起面對。”

    听著妻子的話,他終于閉上了眼楮,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天色大亮。當龍成軒睜開眼楮時,發現外面陽光已經灑進了屋子里,看來是時間不早了。有多久了?他已經有多久沒有這樣好好的睡過一覺了?

    在記憶中,他已經很久不曾這樣放松的睡上一覺了。也是拜這一覺所賜,昨晚壓抑在心頭的那些事,似乎都消失了。本來他就是一個理智而又冷靜的人。昨晚會情緒失控是因為親眼見到兄弟的死亡,但一個晚上過去了。還活著的他,必須面對這個現實的世界,還有很多事在等著他去做。

    他剛一起身,身邊的張小莫就醒來了︰“早安,阿軒!”

    他俯身吻了吻妻子︰“早安,小莫!”昨晚如果不是她讓莫婉容那樣做,他一定沒有辦法像今天這麼快恢復︰“謝謝你!”

    張小莫笑著伸手挽住了他的脖子︰“那你打算怎麼謝我呀?”

    這個磨人的小妖精,不知道男人在早上睡起來時是最經不得撩撥的嗎?可他還沒有說話,妻子已經吻了上來︰“不打算給我一個好好的獎賞嗎?”

    女人都這樣主動了,如果男人還不給予反應,那就太失禮了。在這一方面,龍成軒從來都不是一個失禮的人。所以,等他們從房間里出來時,已經快到吃中飯的時間了。

    在喝著粥的時候,莫婉容小心的提醒他們︰“昨天蔡老先生邀請先生和夫人你們中午過去用午餐。吃完早餐後,我們就要出發了,太晚去會有些失禮。”

    龍成軒看向了妻子,發現她也點了點頭後才說道︰“那就一起去吧。”

    吃完簡單的早餐,收拾好,他們一行來到了蔡老爺子家里。蔡老爺子看到龍成軒的情況還算好,他也松了一口氣︰“你小子,以後別總做一些讓你媳婦擔心的事。她昨天晚上……”

    “蔡爺爺,不是說請我們過來喝酒的嗎?”張小莫怕他再說出什麼讓龍成軒不開心的事,趕緊的開口打斷了蔡老爺子的話︰“今天有沒有通知吳爺爺啊?小心他把你的酒喝光。”

    蔡老爺子知道張小莫的心思,伸手虛點了一下她,最後還是笑了一下︰“走吧,進去邊喝邊聊。嗯,婉容去幫著做幾個下酒菜。”

    莫婉容笑著點頭︰“好!”

    幾個人坐在有著溫暖陽光的小院子里,就著早上讓小宋出去買的鹵肉,喝起了吳老爺子自己釀的酒。考慮到有女人在場,而且還有兩個孩子需要照顧,另外蔡老爺子也不認為龍成軒現在需要借酒澆愁,所以大家一起喝著的,是低度的米酒和果酒。

    三個人並沒有說昨天晚上的事,而是隨意的聊了一些平常的事,等孩子因為餓而哭鬧時,張小莫無奈的過去喂孩子去了。因為平時幫她的莫婉容此刻在廚房里。

    等她離開後,蔡老爺子放下酒杯看向了龍成軒︰“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別再背在自己身上。不然難過的可不只是你一個人。以前你單身,沒結婚也就算了,但現在你有媳婦,有孩子,自己就要學會怎麼放下不應該久存的情緒。要知道,沒有哪個軍嫂子是輕松的,更別說是你,龍成軒的老婆了。”

    听著蔡老爺子這樣認真嚴肅的話,龍成軒輕輕點了點頭︰“蔡老,放心吧,我明白的。”

    事實上,龍成軒今天的情緒已經讓蔡老爺子很滿意了︰“有些事情不容易,但是必須要去做。身為軍人,身為男人,雖然很無奈,但這是我們必須要背負的。”

    “我明白。”

    男人之間說話很簡單,把事情說清楚了就結束了。然後他們另外起了一個話題,重新開始聊起來。

    等張小莫回來時,兩個人已經聊到幾十年前的一場重要戰役了。看到她回來,龍成軒伸手扶了她一下︰“寶寶們怎麼樣?”

    “挺好的,吃了睡,睡了吃的,現在已經會翻身了,得小心的看著他們一點了,再過兩三個月,他們就可以坐起來了,然後就可以學著爬行,說話,走路了。”說到這里時,張小莫不由得感嘆︰“他們出生好像就在昨天,沒想到現在就已經這麼大了。時間過得真快。”

    龍成軒也笑了︰“是啊,他們出生時,我還坐在輪椅上,現在已經可以到處亂跑了。時間過得確實挺快的。”

    嗯,這是在跟她抱怨,怪她把精力放在孩子身上了嗎?她嗔怪的看了丈夫一眼︰“又胡鬧了,也不怕蔡爺爺笑話。”

    “哈哈,當初我也是這樣埋怨我家老婆子的。事實證明,我是對的。早知道她會那麼早離開我,當初就應該把小家伙丟給別人管著,讓她全心全意陪著我。”

    听蔡爺爺這個感嘆,張小莫在桌子底下緊緊的握住了丈夫的手,似乎在用這種方式告訴他,自己會一直陪著他,一定不會讓他一個人,不會讓他嘗到蔡爺爺這樣的感覺。

    感應到了妻子的想法,龍成軒也反手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

    雖然是在桌下的小動,但是想要瞞過蔡老爺子可不容易。老人家伸手輕輕的敲了敲桌子︰“好了啊,別以為我是老人家就可以無所顧忌了。用你們年輕人的說法,要秀恩愛,回家秀去。”

    被老人這麼一笑,張小莫不好意思了,趕緊的抽回了手。

    就這樣,有說有笑的度過了一個中午,兩個人在吃過午飯,又喝了一小會兒茶以後,才回到了自己家里。

    到了家後,龍成軒讓喝得有點醉的妻子先去午睡,然後他回到了自己的書房里。讓自己冷靜了一會兒,他才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電話那頭響了三聲後,才有人接听了,對方是一個女生︰“哥?”

    “是小雪嗎?我是你哥胡安的戰友。有一件事我要通知一下你,希望你能冷靜一點听我說完。”

    “……是哥哥出事了嗎?”

    面對這個聰慧的女生,龍成軒沉默了一下,最後才說道︰“我已經派人去確認了。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我會再通知你。你現在在哪里?我派人過去把你接過來好嗎?”

    “你……叫什麼名字?”

    女孩子不錯,面對這樣的消息還能保持冷靜與理智。龍成軒對她又多了一份欣賞︰“我叫龍成軒,你應該听你哥說過我的名字吧?”

    “龍哥?我哥提起過你,還有嫂子,我還听他說你們有一個寶寶。”

    這樣明顯的試探讓龍成軒很滿意︰“不是一個,是一對雙胞胎寶寶,龍鳳胎。我和我妻子,還有寶寶都在成都,我現在派人過來接你好嗎?萬一胡安只是受了傷,我會安排他的治療,我想你也會想陪著他的。”

    听龍成軒這樣說,胡雪終于選擇了相信︰“我在重慶……”她說出地址後,龍成軒重復了一次,然後說道︰“你準備一下,大概半個小時後,會有人過來接你。他們會帶你到成都來的。”

    胡雪在電話那頭听出龍成軒想要掛電話了,忍不住叫住了他︰“你為什麼沒有自己去?”

    “嗯?”

    “如果你和哥哥真的是那麼好的兄弟,听說他出事了,你為什麼沒有親自去?”

    原來是這個問題。龍成軒雖然不願意欺騙小姑娘,但是為了不讓她生活在陰影之下,只有另外找了一個借口︰“你知道的,我是個軍人,現在被借調過來工,我不能輕易離開。”

    “……對不起,是我失禮了。”

    “好了,別想多了,我會馬上派人接你過來的。”

    掛了電話後,龍成軒另外撥出一個電話,很快安排好將胡雪從家里接到成都來的事情。然後他也打電話給了秦峰,野狼和山熊。

    格格已經帶著大家準備從雪域撤下來了,秦峰將新的消息發給了他,他只能繼續留在雪域上,將一些還留在那里人給解決了。

    野狼和山熊已經將胡安的尸體火化。龍成軒打電話給他們時,他們正捧著骨灰盒往家里趕︰“老大,我們馬上就回來了。”

    等他們到家後,龍成軒把大家叫過來,也順便給秦峰打了一個視頻電話,告訴他們接下來面對胡雪時要怎麼說。最後大家統一了口徑,胡安是為了給雪域里一個老人送心髒病的藥開車失事的。因為尸體太過破碎,所以野狼和山熊選擇了就地火化,把他帶了回來。

    雖然這個說法有些傷人,但是大家也相信,總比將真相告訴胡雪要強。可是明明知道這樣是最好的,在場的每一個人,沒有一個是輕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