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九章 龍成軒的恐懼



    第三三九章 龍成軒的恐懼

    甦華點頭︰“剛才秦先生打電話過來,說是陳小姐有些不舒服,所以帶她去醫院了。”

    “所以說,好好的,出去玩那麼瘋干什麼?春天天氣還涼,出去走走就好,不該在外面住的。特別是小莫怕冷,鈺丫頭又懷著孩子。看鬧得她們兩個這模樣,還真是……算了,我去煮點去寒的東西給她們吃。”說完,師阿姨就往廚房走去。

    面對這個溫柔卻變得愛嘮叨的阿姨,甦華和莫婉容不由得相視一笑,沒有再多說什麼。

    樓上房間里,張小莫已經換了一身舒適的睡衣,然後整個人軟軟的縮進了被子里。她知道昨天的事情不對勁,她現在應該跟丈夫一起好好分析一下,將背後害她的人揪出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全身沒有力氣,不想說話,也不想動腦子。

    進了房間來,看到妻子這模樣,龍成軒直接脫掉了外套,然後也上床躺到了她的身邊,伸手將她摟到了懷里︰“沒事了!乖!我們回家了!你好好休息,剩下的,全都交給我好了。”

    這時外面傳來汽車的聲音,不用說也知道是張若男帶著景天回來了。可是對于龍成軒來說,現在只有他的妻子是最重要的,其余的人,他根本不想理會。

    就這樣哄著張小莫,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輕輕嘆了一口氣︰“我換件衣服,一起下去吧。這件事,必須要解決。”如果一定有人要利用她來打擊龍成軒的話,她一直畏縮害怕是沒用的,必須勇敢站起來。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好她的男人。

    看到她精神還是不好,龍成軒也不讓她換衣服了,從衣櫃里挑出一件厚厚的天鵝絨睡袍︰“披著吧,我把若男和景天叫上來。我們就在外面的小客廳里談。”

    “好!”這樣對她來說也好,因為她實在是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尤其是下面還有師阿姨,如果讓師阿姨知道,只怕會讓她老人家擔心吧?

    披上外套,她懶懶的走到外面的小客廳坐下。過了一會兒,龍成軒帶著張若男和景天進來了,與他們一起進來的,還有推著餐車的甦華︰“夫人應該還沒用早餐吧?先吃點東西再聊吧。”

    說完,他就開始為張小莫布置早餐。做完這些後,他並沒有如平時一般的離開,而是規矩的站在了一旁。看到他這模樣,張小莫有些猶豫。

    像是看出她的想法,甦華微笑著︰“如果這個時候還沒看出夫人昨天晚上出事了,那我就太失職了。身為您的管家,不管您發生什麼事,我都希望能站在您的身邊為您分憂解難。因為,這是我守護夫人的職責之一。”

    听到他這樣說,她也不好再讓他離開︰“你……留下吧。”

    龍成軒這時也坐了下來︰“我是早上三點多接到手機彩信的。對方是用匿名的方式將彩信發給我的。沒有內容,只有圖片。看到相片後,我直接叫上秦峰往農家樂趕。路上一直試圖聯系小莫你和若男,但是發現全都聯系不上。”

    張小莫也將昨天發生的事情一直到她回到房間睡著的事,都跟大家說了一下。

    然後就是景天的補充,他因為喝得有點醉,所以根本沒看到是誰將他打暈。

    最後張若男才開口︰“嫂子的房間我昨天有檢查過。雖然是農家樂,但是房間的鎖卻是防盜鎖。窗戶也是從里面扣死,外面不能打開。我出來之前,特意為嫂子把窗戶全都扣上,然後打開了空調的換氣功能才離開的。我可以確定,那個房間沒有問題。不過……”

    她所有的想法都基于一個設定,那就是攻擊張小莫的,是普通人。如果是普通人的話,張小莫住在那樣的房間確實是安全的,但是如果出現了像她這樣的人,那間房就可以輕易的被打開。

    想通了這一點後,她馬上開始懊惱進來,像這樣的錯誤,她上次已經犯過一次,沒想到這一次又……

    顯然,龍成軒和甦華都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兩個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但是龍成軒也知道,面對戰場上直面而來的攻擊,張若男可以很好的抵御,而面對這些陰謀詭計時,她卻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這不是她的錯,或許他該給妻子另外找一個保鏢了。

    另一邊,張小莫和景天還沒意識到這一點,或許對于他們兩個來說,更糾結的,是別人怎麼進到她的房間,然後把景天給丟進去的。還好兩個人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不然,只怕張小莫無顏再對龍成軒,而景天……也會被家里人重罰。

    見現場已經安靜了下來,龍成軒清了清嗓子︰“事情大致就是這樣了。景天,你受的傷,沒事吧?”

    “沒事。”景天搖了搖頭,同時也在心中感嘆,還好他是被張小莫給踹醒的,然後他發現不對,馬上穿上了衣服,不然龍成軒進來後,看到他們兩個都沒有穿衣服,只怕明知道是被陷害的,也會生氣吧?

    不過這一搖頭,他也發現,自己脖子處有點疼,下意識的,他伸手摸了一把脖子。這個動被龍成軒看在眼里,他正準備動時,甦華已經走過去,伸手在他脖子處捏了一下︰“失禮了。”

    這一捏,馬上讓景天啊的叫了一聲,因為,真的是很疼啊。

    甦華看了龍成軒一眼,然後對張若男說道︰“是高手。這樣力道的打擊,稍不小心就會出人命。對方把握分寸很到位。”

    听他這麼一說,張若男的臉色更難看。她一直以為,針對張小莫的,只會是一些普通的暴徒,哪怕是像上一次魏明琨的攻擊,她其實也沒怎麼放在心上。如果她更小心一點,對付這樣的人,可以說是輕松簡單。但是這一次,針對張小莫的人,竟然已經上升到與她一樣身份的人了,這才是最致命的。

    想想,還好對方只是想陷害張小莫,並沒有想要取她的性命,不然十個張小莫也死了。想到這里,她更是自責︰“軒哥,我……”

    “先別自責了,我們一起把這件事處理了再說。也是我疏忽了,所以才會這樣。”說到這里,他對張小莫說道︰“累不累?還要不要再睡一會兒?”

    面前雖然擺好了晚餐,但是張小莫並沒有胃口吃,整個人也是昏昏沉沉的。她勉強搖了搖頭︰“不累,只是頭有些暈。”

    發現這一點後,甦華說道︰“夫人,我需要采一點您的血樣化驗,可以嗎?”

    這也可以?張小莫再一次發現了甦華的新技能,但是現在她實在是沒有力氣照顧自己的好奇心,只能是點點頭︰“好!”

    很快,甦華拿來一套采血工具,采了一小管血後,匆匆的離開了。

    看到妻子無精打采的模樣,龍成軒也不想再聊了︰“小莫,我扶你去休息一會兒。景天,你脖子上的傷,呆會找甦華拿點藥油擦一下。若男,你在下面等著我,別讓阿姨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另外兩個人應了一聲,乖乖的離開了房間,而龍成軒也抱著妻子重新躺回了床上︰“怎麼樣,會不會冷?”

    她躺在床上後,整個人倒是有精神了一點。在心里大概理了一下所有的事情經過後,她似乎也明白了什麼。正是因為明白了,所以她才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阿軒,把那人找出來!!我絕對不原諒這樣的家伙!”

    “放心,沒有一個人能逃!敢動你,我要他們生死兩難!”這一次,龍成軒也是動了真怒,甚至在妻子面前也不再壓抑自己的怒火︰“之前不說,是怕嚇到你,既然這是你的要求,我會盡全力讓你滿意的。”

    說完,他俯身低低的吻了一下妻子的額頭︰“你之所願,我願赴湯蹈火以求之!”

    滿腔的怒火被這一句話給澆滅了,剩下的,只有無盡的委屈與害怕,她緊緊的縮在丈夫的懷里,慢慢的,開始抽泣起來。這一哭就一發不可收拾,到最後,她已經完全哭得不能自己。

    要知道,通過這三四年,她對自己的自律已經達到一種近乎嚴苛的程度,也只有與龍成軒在一起後,她這種性格才開始稍稍緩解,但也絕對是自控力比較好的那種。

    要知道,對于外科醫生,尤其是急救科的外科醫生來說,對情緒的自我控制算是非常基本的要求,因為他們要在最短的時間里判斷出病人的情況,然後出相應的判斷,以便確定治療方案。如果稍有感情用事,很可能就會影響他們的判斷,造成病人的死亡。

    所以,與張小莫在一起快一年了,龍成軒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樣失態。哪怕那次帶她重新回張家,也沒見她哭成這模樣,可是現在……

    輕輕的摟著妻子,龍成軒不停的撫著她的背︰“小莫,要不……你回f市吧。那里有老爸,有老媽在,你會比呆在這里安全。你這模樣……我心疼了。”

    縮在龍成軒懷里哭的張小莫,听到他這樣說後,雖然止不住哭,但卻拼命的搖著頭。

    伸手輕輕的為她整理著頭發,龍成軒認真的說道︰“別想多了。今天這件事,先別說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就算發生了,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你開不開心,高不高興,還有……愛不愛我。至于其它的,我並不在乎。”

    “而且對我來說,讓你受到傷害,是我自己的疏忽與無能。是我沒有保護好你。是我做得不夠好,所以才會讓你受到這樣的傷害。”說到這里,龍成軒更加心疼,用力緊緊的抱住了她︰“還好……還好你沒出事。如果你真的出事的話……”

    後面的話,龍成軒已經說不出來了,因為他自己都完全無法想像沒有張小莫的日子有多可怕。

    是的,他怕了!一個從三四歲開始就已經堅定了心志,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想要達到什麼目標,會要承擔什麼責任的龍太子,因為妻子這件事,他再一次感覺到了害怕與恐懼。

    這種恐懼不是來自于敵人,而是來自于他的妻子︰“小莫,我要加強你身邊的防衛措施了。若男她對于這方面還是差了經驗,她不能再隨身保護你了。”

    雖然知道這樣的決定會傷害到張若男,但是她還是點了點頭︰“好!”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她在丈夫眼里看到了恐懼。她那個向來都是無所畏懼的男人,現在已經有了弱點。而她,一定不能讓自己成為別人攻擊他的那個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