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六章 有什麼好擔心的



    看到她不服氣的目光後,甦華也不在意,而是繼續說道︰“或許你的潛意識里,只要離開了戰場,其它人都是平民,不能用戰時手段來對付,是嗎?”

    張若男怔了一下,張了張嘴,卻發現似乎無法反駁。在她心中,離開了戰場後,所有的人,都是平民,不能用部隊里所學的東西來對付。今天如果不是看到魏明琨手中有刀,她也不會出手卸了對方右手的胳膊。

    她的表情並沒有逃過甦華的眼楮︰“如果換成戰場上,你的敵人手中有刀,你會僅僅只卸掉他的一只右手,然後就將後背對著他了嗎?不,你不會。今天你會這樣,只是因為,你沒有將他當成你的敵人。”

    听完這些,她難過的低下了頭︰“軒哥,對不起,今天是我的失誤。”

    龍成軒知道這次任務的安排有些不是很合理,但眼下的情況來看,這是對張若男最好的安排。所以他看著張若男說道︰“若男,我知道工性質突然的改變會讓人有些不習慣。如果你覺得這樣讓你不習慣的話,我可以另外給你安排別的工。”

    “不,軒哥……首長,我請求不要給我更換工,以後我會用更認真嚴肅的工態度來面對我的工,保證不會再出任何差錯。”

    看到張若男眼中的急切,龍成軒也知道,如果在這個時候把她換掉,就是對她徹底的否定。稍想了一下,他才點頭︰“再給你一次機會,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是,保證完成任務。”

    見事情結束,龍成軒轉頭對秦峰說道︰“今天我不去單位了。你們三個回去幫我盯著那些家伙吧。至于若男你,也回去休息吧。這幾天小莫會在家休息,你就不用過來了。好好利用這幾天的時間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

    “是!”

    當所有人離開後,龍成軒嘆了一口氣,起身上樓去了。

    回到房間里,看到躺在床上已經睡著的妻子似乎睡得很不安,整個人蜷縮成了一團,他頓時心疼了起來。

    來到床邊,踢掉鞋子,他小心的鑽進被子,將妻子摟在懷里。雖然張小莫的身體不錯,但似乎從雪山上下來後,她的身體一直都不太暖和,甚至比原來更怕冷了。看來,她的身體還需要好好調理一番才行。

    心中想著這些事,龍成軒伸手輕拍著妻子的背,溫柔,有節奏,慢慢的,她終于放松了身體,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一睡,就一直睡到了天黑。

    有時候,龍成軒覺得,自己選的老婆似乎神經挺大條的。許多人,如果經過了今天早上那樣的事,哪怕不崩潰,也會嚇得睡不好覺,可是她卻縮在自己懷里睡得呼呼的。沒錯,她打呼嚕了。

    所以在看到她睜開眼楮後,龍成軒笑了︰“醒了?”

    “嗯,醒了!現在幾點了?”

    “六點多。餓了吧?洗漱一下,我們下去吃飯。”

    張小莫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好!”。

    不過她在洗漱時,想到了另一件事︰“你陪我睡了一天?”

    不用回答,她自己就可以清楚的感覺得到,在她睡覺時,身邊一直有個人在陪著她,安慰她︰“你今天沒上班,沒問題嗎?”

    龍成軒則是眉頭微揚︰“你質疑我?”

    好吧,就當她白問了。刷牙洗臉完畢,她又想起了另一件事︰“若男她沒事吧?”

    “沒事,說了她一下。她以後會注意的。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另外給你換個人來當保鏢吧。”

    “不用了,她挺好的。是那個魏明琨太過份了。”說話間,她換了一身舒適的衣服,然後挽著丈夫的手離開了房間。

    剛走到樓梯口,正好踫到師阿姨︰“小莫,你的身體好了?”

    “阿姨別擔心,小莫就是受了點寒,吃了藥,又睡了一天,已經好了。”龍成軒不著聲色的回答著,也是跟妻子傳遞著自己之前的說辭。

    張小莫明白過來後,心中有些感激。對她來說,最怕的就是讓別人為她擔心,丈夫這樣的安排對她來說,是最好不過了︰“我已經沒事了,阿姨你別擔心。”

    這時一個年輕的女人牽著一個孩子走了過來︰“夫人。”

    一旁的甦華也介紹道︰“夫人,這是內子莫婉容。”

    這是一個很傳統的名字,但用在眼前這個女人身上卻是非常的貼切。張小莫微微笑著走過來︰“歡迎,這里還住得習慣嗎?”

    “這里很好,謝謝夫人的關心和照顧。”張小莫是為什麼沒有在昨天回家休息,莫婉容非常的清楚。再看到他們房間里的東西都安排得很好,甚至還有一間單獨的兒童房。她知道,這位主母必定是一個善良心細的人。也正是因為這些小細節,讓她對張小莫有了認同感。

    知道她還習慣,張小莫笑了笑,伸手看向了她牽著的孩子︰“你好,你叫什麼名字啊?”

    小朋友雖然還小,但卻不內向,一本正經的回答︰“我叫甦燁。”

    “名字真好听,是爸爸取的,還是媽媽取的?”

    “是爺爺取的。”看得出來,雖然不大,但是他的思維非常的清楚,這一點,倒是與甦華很是相像。

    笑著站了起來,她看向大家︰“我餓了,可以開飯了嗎?”

    “是,夫人。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她的本意是叫大家一起吃,可是甦華與莫婉容從小受的教育讓他們做不到這一點。到最後,莫婉容還是和甦燁去了廚房,在那里用的晚餐。

    其實張家的佣人也不會和主人一起吃晚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張小莫還是有些不習慣︰“其實……我們可以一起的。”

    “規矩不能亂。吃飯吧。”看得出來,妻子是因為喜歡小孩子,所以想和他一起吃飯。但是龍成軒可不這樣認為。雖然甦燁從小受的教育讓他比一般小孩子要乖很多,但是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有時難免會說出一些讓人為難的話來。尤其是現在,妻子並不想讓師阿姨知道她今天發生的事情的時候,小孩子還是不要同桌的好。

    吃過飯,他帶著妻子去外面散步時,師阿姨不放心,又拿了一條圍巾給她系上︰“系著,別又凍著了。阿軒吶,在花園里走走就好,別去外面了,怕凍著小莫。”

    “阿姨放心,我們就在花園里走走,消消食就回來了,不出去。”面對這樣一位關心妻子的阿姨,龍成軒也是很感動︰“阿姨,你明天要去醫院了,今天早點休息。明天小莫請了假,到時她和甦華一起送你過去。”

    “不用不用,我一個人就好。你們都有事,不用為我操心。特別是小莫,天這麼冷,你明天也別出去,乖乖呆在家里,知道嗎?”

    呃,沒想到感冒的借口讓師阿姨這麼擔心,張小莫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阿姨,我……”

    “乖,听話!不然阿姨生氣了,那我明天就不去了。”

    听到這句話,兩個人都有些無奈︰“知道了。那我們先去散步了。”

    離開家,也只是在院子里走走,早春時分,明黃色的迎春花已經開了,一叢叢的,像是黃色的瀑布一般,很是漂亮。張小莫牽著龍成軒的手︰“感覺……好像又做了壞事了。”

    “沒事。總比讓阿姨擔心要好。還有,你老是想著別人,小心我吃醋。偶爾,也要想想我吧。”

    她轉頭看向身邊的人,果然發現他一臉的醋意︰“哪有你這樣的。這也吃醋,不嫌丟人。”

    “吃老婆的醋有什麼丟人的?”龍成軒笑著摟住了她,將她擁在懷里︰“倒是你,天天為那麼多人分心,我真的有些擔心你。”

    縮在溫暖的懷里,她也不想動了,就這樣靜靜的被抱著︰“有什麼好擔心的?”難不成,她還能不要他了?真是想太多了。

    龍成軒卻是將自己的下巴頂著她的頭頂︰“我擔心你老是為別人操心,卻忽略了自己。”

    “小莫,你是要陪我走一輩子的人。少一天都不算一輩子。所以,答應我,好好照顧自己,一直陪我走下去好嗎?”

    到這時,張小莫才知道,原來今天受到驚嚇的,不只她一個。她的丈夫,同樣也是被嚇到了︰“阿軒……”

    伸手輕輕的抱住丈夫,她安慰著他︰“放心吧,我沒事的!我一定會好好的,一直,一直陪你走下去。”

    被妻子這樣抱著,龍成軒才發現,原來自己在面對她的事情時,有多脆弱。難以想象,以後的生活里如果沒有她,自己會怎麼樣︰“小莫,你答應我,不管做什麼事都好,一定要以自己的安全為第一,好嗎?”

    “好!”

    “還有,今天的你,真的很棒。”在那樣的突發狀況下,她都可以冷靜判斷,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最好的決定並付諸行動,實在是難得︰“就是槍法的準頭還差了點。下次,我教你。”

    想想,自己在那麼近的距離,連開十二槍,卻只打中對方三槍,這樣的命中率,確實是有點低。這還好魏明琨只是普通人,如果換成像是龍成軒,不對,都不需要像他這樣的,哪怕是張若男這樣的人,只怕今天她都沒辦法再活下來了。

    明白這一點後,張小莫點了點頭︰“我知道了。等你忙完這一陣子,帶我多練習一下吧。”

    “好!”放開妻子,帶著她繼續散步。在確定她並沒有恐懼槍支時,龍成軒才繼續說道︰“我給你重新換了一個彈匣,以後你出去,還是要隨身帶著,知道嗎?”

    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後,她怎麼敢不隨身帶著︰“放心吧,我會的。”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看了一眼來電,她有些猶豫︰“你把今天的事告訴疇哥哥了?”

    “沒有,不過哪怕今天這件事的消息被封鎖了,應該也很快會被傳出去。”現在的網絡時代確實很便捷,但同樣的,也給大家帶來了不少的麻煩︰“估計他自己從別的地方知道了。”

    听到這個,張小莫是更加不想接這個電話了︰“我不想接。”

    沒想到妻子也會有怕的,龍成軒笑了笑,伸手接過了手機︰“我來吧。”

    電話剛一接通,張鴻疇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小莫,你沒事吧?”

    “哥,小莫沒事。她當時身邊有人保護著的,沒受傷。”

    听到這一句話,電話那頭明顯傳來了放松的喘氣的聲音,不過他還是說道︰“這件事,爸媽遲早會知道的。你們要是有空,就先回來跟他們說一聲吧。”

    “哥,今天太晚了,明天上午我回家去一趟吧。你跟爸媽說一聲,讓他們在家里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