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還能當儲物空間?

    “你想搬回老屋去我不攔你。”徐秀媛想了想說,“但這事兒不著急,慢慢打算。反正你在鎮上上班,兜兜還這麼小,放假了回來你一個人在家帶我和你姑父也不放心,暫時還是來姑這住吧。”

    “行,只要姑不嫌棄我。”徐隨珠尋思著老屋那三間房久不住人,想必頹敗得不行,到時先去看看再說。

    “你這孩子,說什麼渾話!姑嫌棄你哥也不會嫌棄你。”

    “嘿嘿嘿”

    姑佷倆一邊收拾行李一邊互相打趣。

    別看要帶的就那麼幾樣,收拾出來居然有兩個大包袱、一個大竹簍。

    兩個包袱一個裝了被子枕頭以及徐隨珠的換洗衣裳,一個是小包子的東西,光尿布就佔了半袋。

    竹簍里塞了五斤大米、三斤小麥粉、兩筒掛面、一包紅糖以及她姑自家養的鴨蛋並一些吃食和油鹽醬醋等調味品。

    徐隨珠提了提竹簍,媽呀好重!不由隨口嘀咕︰要是這東西也能裝進系統包裹該多好。

    沒想到下一秒,她眼楮一花,擱面前的大竹簍突然消失不見了。

    徐隨珠嚇了一跳,回過神立馬調出系統面板看包裹界面。

    嘿!還真的是!

    竹簍子正靜靜地躺在九宮格倒數第二個格子里。

    敢情外界的東西真能存進系統包裹。

    這豈不就像里描繪的隨身空間?雖不是那種有靈泉、有沃土、能種植的仙家寶貝,但收納這個功能在她看來也相當了不起了。

    至少時間靜止啊,放進去啥樣、拿出來啥樣。往後天冷天熱了做點熱乎的或是冰鎮的吃食,放在里頭,什麼時候想吃了什麼時候拿出來,跟新鮮做的一模一樣,生活不要太美好!

    不愧是星際文明的產物,不錯不錯真不錯!

    可惜空格子能用的只剩這兩個了,看來,接下來要多贊積分囤格子!不能再胡亂抽獎瞎霍霍了。徐隨珠振臂握爪。

    考慮到收拾行李的時候,她姑在場。因此徐隨珠沒讓大竹簍一直待在包裹里,進去出來興奮地試了幾次後,就擱回了原地。

    周日中午吃過飯,徐隨珠抱著小包子,在姑姑、姑父的陪同下,出發前往鎮上。

    林國棟問漁場借了輛板車,上頭鋪了張舊氈子,讓徐隨珠抱著娃坐車上,行李啥的也放上面,夫妻倆一個推、一個扶地往鎮上走。

    徐隨珠本想下來和她姑換的,讓她姑抱小包子坐車上,她來扶。她姑不讓,說這點路換啥換呀,又不費什麼勁,坐著僵腿僵腳的,還不如走著痛快。

    漁村到鎮上三公里不到,對走慣了的村民來說,這點距離確實稱不上多遠。

    要知道,早幾年鎮上沒通公交車之前,去十公里開外的縣城都是走著去的。

    徐隨珠說不動她姑,只得作罷。

    她姑說的也沒錯,坐板車上,久了腿僵腳麻,所以過了那段凹凸不平的泥坑路以後,她抱著小包子也下來走了。

    “姑,這路這麼不平整,怎麼村里不組織大家伙修一修?鋪點石子煤渣也好啊。這麼不平,下雨了豈不是到處都是泥水坑。”

    “誰不想修啊,這不前年就說要修,可這路不單是我們村里人走,大灣村、小灣村的人都能走。讓他們一塊兒修又不肯出錢出工。”

    徐隨珠疑惑道︰“為什麼不肯?路平坦了不是對大家伙都好嗎?”

    “他們離鎮上近,另外有小道能去縣里。覺得花錢出勞力修這破路不值得。可只讓咱們村的人掏錢,大伙兒又覺得虧。畢竟修好以後,那兩個村的人不可能不走,那不便宜他們了嘛。這不,一擱擱到現在都還沒修。”

    徐隨珠扯扯嘴。典型的三個和尚沒水喝呀。

    不過峽灣鎮遲早會開發,這路村里不修,縣里、省里將來也會出錢給他們修。無非就是這幾年坑坑窪窪難走點。

    一路上說這個聊那個的,不知不覺就到了鎮上。

    徐秀媛提議先去兒子家︰“車 轆髒兮兮的,先推你哥那去,行李不重,拎著去你住的地方就行。”

    徐隨珠沒意見。林國棟就更沒意見了。

    三人直接去了林建兵家。

    吳美麗回娘家了,林建兵一個人在家做木活。見爹媽、表妹來了,抹了把汗上前幫忙。

    “隨隨,听你嫂子說,馬大嬸家有專門洗澡的小間,我閑著無聊給你打了個浴桶,你瞧瞧夠大不?”

    徐隨珠一看,齊腰高的大浴桶是打給她的呀,高興壞了︰“謝謝哥。我正愁沒大點的盆洗澡呢。”

    馬大嫂留下的澡盆有點開裂了,說是每次洗澡都會漏很多水,只能拿到井邊洗衣服用。不過說實話,澡盆這東西,她真不想用別人用剩下的。本來還想抽空去縣城買一個的,沒想到表哥做了一個。

    徐隨珠知道給錢表哥一定不會收,倒不如大大方方收下這份禮物。將來總有機會報答她姑一家的恩情的。

    “謝謝哥!你和嫂子替我考慮得太周到了!”

    林建兵嘿嘿笑著,黝黑的臉龐被太陽曬得有些泛紅。

    徐隨珠一行人拎著大包小包到馬大嬸家時,馬大嬸已經被他兒子接走了。

    院子里收拾得干干淨淨,晾衣服的三腳竹架收在屋檐下,牆角鑽出來的雜草好似也拔過了,看著清清爽爽,讓人心情不由得愉快。

    徐隨珠拿著鑰匙去開屋門。

    徐秀媛抱著兜兜屋前屋後繞了一圈,不停夸道︰“這屋子真不錯!看來馬家嫂子真的很愛干淨,瞅瞅,洗衣板都刷得一塵不染,直接在上頭和面我看都可以”

    林建兵撓撓頭︰“馬大嬸愛干淨是鎮上出了名的。就是太愛干淨了一點,誰家有事上門,都是隔著院牆喊的,不敢進她家門,怕鞋底髒挨馬大嬸罵。”

    “收拾得這麼干淨,當然怕人鞋底髒了。”徐秀媛低頭看了眼被他們踩過的水泥地,“一會兒走之前,幫你妹把地掃干淨了,別剛搬進來就弄得髒兮兮的,回頭當心不借你妹住。”

    林建兵能說啥?拿起屋檐角落的竹笤帚,任命地唰唰掃起前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