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被告白了


    “好。”主任點頭,一行人看著時鐘,焦急等待起來。

    時鐘一分一秒的走動著,到四十五分時,都沒有任何動靜,司麗麗剛興奮的要說話,主任的手機響了。

    主任一愣,上頭的來電顯示是陌生號碼,他還是按了接听鍵“喂?馬志海,哪位找?”

    “老馬,是我,恭喜你了,你當爺爺了。兒媳婦急產,就在剛才九點四十二分時給我們馬家生下了一個大胖小子,七斤四兩重呢。哎喲,呵呵呵呵……”里頭傳來他老婆子的喜悅聲,主任卻是直接傻了。

    “怎麼了,傻了呀?你當爺爺了,我不跟你說了啊,兒媳婦馬上要出來了,親家母抱著孩子先回房間去了。我在這里等著呢,借的人家的電話給你打的。你下學就過來,在三院住院部產科九樓,215房間,啊,記住啦。”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你到底怎麼知道的?就算我面相看出來的,那麼時間呢?”主任好奇不已,其他老師一听也是傻了。

    真的生孩子了?

    安寧神秘一笑“天機不可泄露,自有我自己的法子。”

    隨後看了主任身後一眼,那里有著一個滿面笑意的老太太,慈眉善目。那是主任過世的母親,她從鬼界得知曾孫的出世消息,所以來凡人界給兒子報喜,雖知曉兒子不會知道也听不到,但是她就是想來沾沾喜氣。

    她這個曾孫不得了哦,可是一位判官大人轉世來凡人界歷練來著,使得她如今在鬼界身份也是水漲船高,從普通鬼民成為了高階鬼民。

    “大人,我這兒子有些不信鬼神,多有得罪,您莫要怪罪啊。”老太太給安寧見禮,說著好話,安寧笑笑,傳音說不會,老太太這才安心的道謝,歡喜的離開了。

    安寧看著主任也是挑了挑眉,竟然有位判官投身來做他孫兒,當真是讓她很是意外啊。

    “安寧啊,你真的會算命?”邊上一個女老師猶豫了半晌,最後還是走了過來問道。

    安寧看著對方微微一笑,點頭道“蔣老師莫要著急,屬于你的緣分還沒到,明年五月,我畢業前,定能吃到您的喜糖的。”

    蔣老師一听,頓時喜笑顏開起來,明年五月,那麼距離她認識真命天子應該也不遠了吧!

    有了一個,就會有更多個,看著安寧被教導處的老師圍著,甦家岳心也放下來,看了江婧瑩一眼,道“小瑩啊,你能想通,小舅很高興。”

    “小舅,以往是我太不懂事了,讓你們操心了。還有,對不起,我曾經那麼欺負倩倩她們。”江婧瑩紅著臉,很是愧疚的道。

    甦家岳笑著揉了揉她的發,一旁的司麗麗臉都青了。

    原本是來告狀的,誰知道,這些老師竟是一個個也著了魔一般,她咬了咬唇,眼底閃過怨恨的光彩。

    “司麗麗同學,不要用那般怨恨的眼神看著我,畢竟我與你其實並不熟。對于你的怨恨,我倒是有些莫名其妙,不過,既然你主動來找我麻煩,我要是不還你一禮,倒是我失禮了。既然無心上學,一心只想勾心斗角將這校園當成古代後宮來對待,那麼你還是早些離開校園,還學校一片清明吧!畢竟再待下去,你那肚子,也就快要藏不住了。”

    隨著安寧的話,司麗麗臉色猛地慘白起來,再看向辦公室內的老師們皆是詫異的盯著她的肚子,司麗麗額上冷汗直冒。

    心底更是後悔發寒不止,她為什麼要去招惹這個女人。

    “你,你胡說!”司麗麗無力的辯白指控安寧,安寧走上前,蹲下,縴白的手抬起對方的下巴,眯眼笑著“是不是胡說,讓老師帶你去校醫處走一遭便是了。哦,好心提醒你一句,畢竟你男友還是蠻多的。你這孩子的父親應該是一位姓曹的,並非我們學校內的學生,莫要隨意栽贓人家好孩子,毀了旁人一生。”

    安寧之所以這麼厭惡司麗麗,便是因她前世懷孕被人發現,她便誣陷曾對她有些好感,更與她交往過三日的男生強、、奸了她。那個男生長得不錯,成績更是不錯,年級前十。听到司麗麗這麼說,他當場辯駁,卻是被大家的輿論給淹沒,學校報了警,男生哪里遭遇過這樣的事情,當場就慌了,跑出學校,不敢回家面對失望的父母,他一時想不開便從一家商場的頂樓跳了下去。

    男生當場死亡,因他跳樓,警方介入,調查之後才發現司麗麗說了謊。

    她腹中孩子的父親另有其人,是她與一位曹姓社會青年所有,司麗麗被學校開除了。

    男生的父母得知真相更是痛苦不已,就因她兩嘴皮子一張一合,他們的兒子便丟了命。男生父母怎可原諒,最後司麗麗家被男生家的企業攻擊,不到半個月便破了產。

    後來,男生的父母也離開z市這個傷心地,轉移了產業,移民出國去了。

    安寧那會兒剛成新魂,沒法入鬼界,就在世上到處飄蕩,將整個過程都看在眼中,所以那晚遇到司麗麗時,安寧才會那麼不待見她。

    司麗麗見安寧什麼都知曉的模樣,身子顫抖起來,她尖叫著“那又怎麼樣,管你們什麼事情,我交錢來學校上課,我願意學就學,不願意學就不學。呵,安寧你拽什麼?會算命了不起啊,我家有的是錢,我司麗麗就算不上學了,我還是司家的大小姐,我還有司家,你安寧有什麼?我听聞你爸爸是個廠長,信不信我爸爸一句話,你爸就得回家吃土去!”

    听著司麗麗的叫囂,江婧瑩和甦家岳竟是同步一副看智障的表情。

    江婧瑩偷偷看了安寧一眼,看到她臉上的笑,沒由來的顫了顫,那笑容看著美,卻讓她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哪是微笑,簡直就是危笑。

    大姨父的物流公司如今不要生意太好哦,江婧瑩突然有些同情司麗麗的,但是同情的同時又滿是幸災樂禍。

    她家這個表妹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哦,司麗麗,你,慘了!

    “你可以試試。”

    司麗麗看著安寧這般,心里的寒意更重了,可想到對方的家世,她又有些底氣了。

    安寧那個媽媽好像在商場工作吧,便先拿她開刀,哼。

    “主任,快要下一場考試了,我們就先走了。”安寧卻是不再看司麗麗,對馬志海說道。

    馬志海此刻喜悅震驚兼半,對安寧也是恭敬起來,連連點頭說去吧,然後又嚴厲的看著司麗麗,讓她叫家長來。

    還是個學生,就敢懷孕還敢威脅同學?這樣的學生太惡劣了,必須叫家長,嚴懲不貸。

    司麗麗的下場不用說,肯定是要被退學了的。

    這一天一共考了四門,每門安寧都沒有滯留,四十分鐘一到就交卷,然後去外頭閑逛等待其他人出來,他們的小團體中又加入了一個江婧瑩。

    下午最後一門考完,一行人出校門準備去常去的火鍋店用餐。

    “你就是安寧?”剛出校門,就被一群小混混給攔下來了,為首那個有些小帥,頭發染成了綠色,一副自認很帥氣的樣子。

    穿著一件馬克服,一手提著一根鐵棍置于脖頸間。

    “如何?司麗麗找你來我這找場子?”安寧瞟了眼前的陣容一眼,有些無奈,總有些智障想來尋找存在感。

    “你欺負了我女人,還敢這麼囂張,長得倒是漂亮,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有個深刻印象的,听說你會算命是個神棍?就是不知你可曾算過,自己會有今天?給老子打!”這男的便是司麗麗那腹中孩子的爸爸。

    “不得不說,你這發色倒是挺符合你的。”安寧突然笑著出聲,曹鑫還以為安寧個看上了自己,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發“怎麼?想用美人計來逃脫?長得嘛的確好看,我跟麗麗感情可是很好的,不過你要是願意做小,我也願意收了你。”

    “你找死!”曹銘氣得將短袖襯衫脫下,只穿著白色背心,揮拳便是一下,那曹鑫直接被打懵掉了。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這副德行,竟還敢調戲我姐!你個混蛋,你這頭綠毛倒是挺映襯你的,綠帽子都不用買了,頭頂一片綠,兄弟一個營。”曹銘一邊打,一邊給給這綠毛做了半首打油詩。

    “噗嗤。”江婧瑩沒忍住笑出聲來,原本以為表弟妹們不會原諒她,她都做好跪下認錯的準備了。

    沒想到,這群可愛的表弟妹卻是不等她下跪認錯,便接受了她。

    江婧瑩就更是後悔了,甦偉昌卻是對她說,拿出行動來讓他們看到就好了,話不用多說。

    江婧瑩听進去了,方融入這個小團體不久,她卻是不想再離開了,這輩子她做了很多錯事,唯有這件事她最為慶幸,她不會在背叛他們了。

    目光灼灼的看著安寧幾個,江婧瑩內心發誓道。

    安寧看到突然飄至的誓言珠,也是一愣,隨後看向雙眸發亮的江婧瑩,嘴角微微揚起,收下了那顆誓言珠。

    “剛才不是還挺囂張的麼?繼續起來啊!”曹銘一個人不過幾分鐘便將十多個青年全部打趴在地,見那綠毛癱在地上,用腳提了提,囂張道。

    “別,別,我叫你大哥,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我們,我們滾!我們滾!以後再也不來了,再也不敢了!”綠毛連連求饒,一個高中生怎麼這麼能打,這是綠毛的心聲。

    “好了,小銘,還得去吃飯呢。小銘,你進步很大,知曉分寸,姐很高興。”安寧對曹銘夸贊了一句,曹銘開心的笑了。

    等安寧幾人離開,綠毛才哼哼著爬起身來,一群人氣勢洶洶的來,在一群看熱鬧的學生哄笑嘲諷聲中灰頭土臉的走了。

    看熱鬧的學生們皆是興奮的回顧著方才這一幕,曹銘成為了一群小姑娘心目中的小英雄,這倒是曹銘沒能想到的。

    這里離學校有些距離,再說是那群小混混主動挑事,這些觀看的學生也沒人會閑著沒事去告訴老師,安寧他們離開了,這些孩子也散了。

    打了兩輛車去常去的火鍋店,不想那家店卻是突然擴張裝修了。

    安寧看了看時間,就近選了一家飯店走了進去。

    “不好意思,我們東家今日有喜,不接待客人。”服務員迎面而來,攔住了幾人。

    安寧看了看宴會,眼底閃過一絲厲芒,隨後溫柔一笑,賣慘道“姐姐,你看我們都還是學生,本來想去吃火鍋的,可是那家店擴張裝修。我們還得回去上晚自習,我們幾個很乖的,不會打擾了你家東家的喜事,就給我們做幾個菜,讓我們吃了回學校吧!”

    服務員有些為難,一道好听的女音響起“小趙,讓他們進來吧,安排在三號桌。給他們做幾個菜,小姑娘,今天是我兒子滿月之喜,你們能進來也是緣分,我們就不收你們錢了。看你們穿著一中的校服。肯定都是學習很好的孩子,我們呀也沾沾你們的光,希望以後我家小寶也能跟你們一樣考上一中,日後考個好大學。”

    安寧幾個聞聲看去,來人穿著一條長袖連身裙,披散著長發,微胖,面色卻紅潤健康,一雙小杏眸,整個人看上去很是溫婉大氣。

    “那就謝謝姐姐了,我恭祝你家寶寶滿月之喜,願他日後人生似錦,學業有成,如您一般,永懷善念,一生康健。”安寧向女人道謝,又送上了祝福。

    安寧的祝福可不是隨意說說的,她之所以選這家,也是有緣由的。

    “小姑娘真會說話,快些進來坐下吧!”女人听了安寧的話,很是高興,熱情的招呼他們進店坐下。

    這家飯店規模不小,大廳里已經做滿了客人,還請了個主持人來主持今日的滿月禮,可見家境也非一般。

    安寧他們坐在三號桌,等菜之余也看著中央小舞台上的表演,歌舞表演之後,主持讓工作人員搬了一張椅子上去。然後請了孩子的爺爺上台,安寧卻是在這時起身,其他人不解。

    “你們坐下等我會兒。”說完,安寧朝著台子那邊走去。

    其他人繼續看著,一個小寶寶方才那個女人抱著上了台,將孩子交給了孩子的爺爺。

    爺爺開心的抱著孫兒,滿臉的笑意,說了幾句祝福孩子的話語。就在主持準備開言讓開始爺爺給小寶寶見面紅包之際。

    孩子突然大聲哭起來,只見方才還滿臉笑意的爺爺突然面目猙獰起來,抱起孩子抬手就要將孩子狠狠摔下。

    “天哪!”

    底下的人見此,頓時慌亂起來,特別是孩子的父母,跟瘋了似得上前,想要阻攔,卻還是慢了一步。

    孩子被爺爺狠狠摔下,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仿佛也預料到危險,哭聲越發淒慘了。

    就在孩子即將落地之際,安寧躥上了小舞台,將孩子穩穩的抱住了。

    在場的人瞬間松了口氣,雖不認識安寧,卻也投來了感激的目光。孩子爺爺卻是不干了,面目猙獰的撲向安寧,只為搶奪孩子再次將他摔死。

    “爸爸!”孩子的爸爸再也忍不住,上去一把抱住了自家父親,高聲喊著。

    安寧眸子微眯,看向老者身後的影子。

    “可曾鬧夠的?”安寧厲聲質問,在場的人瞬間安靜下來,不解的看著安寧,那老者眼底也浮現出一絲清明來。

    “我要他死!”老者身後的影子憤怒的尖叫著,安寧轉頭看向孩子的爸爸“你是否在成婚前還談過一個女子?”

    孩子媽媽抱著孩子抬起頭來,顯然她也不知道這件事。

    男人驚恐的睜大了眼楮,看著安寧,用眼神詢問自己的猜想,安寧點頭。

    他抹了抹臉,隨後點頭道“是的,當初我在學校談過一次戀愛,劉瀟瀟是本地女孩,她不住校。那天我們約會後,因我有些輕微發燒,她便讓我先回去休息,自己打車回去了。不想,那竟是一輛死亡的士。那司機心懷不軌,將她拉去郊外,不但將她強暴,還將她給殺害了。瀟瀟,我也曾後悔過,那天我該送你回去的,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求求你,不要害我妻兒。”

    說著,孩子爸爸跪了下去,沖著自己的父親跪拜著。

    在場的人紛紛嘩然不已,瞬間都覺得自己背脊發寒不已,驚恐的看著台上。

    “我不會放過他的,你背叛了我,你背叛了我。這才四年,你連孩子都有了。我之所以不肯轉世就是在等你,我沒有恨過你。畢竟不是你害死的我,但是你怎麼能夠結婚生子,不可以,不可以!”老者身後的影子憤怒的尖叫著。

    “你與他原本便無姻緣,何苦痴痴糾纏。不要逼我動手,該去哪里,便回哪里!”安寧平靜的看著老者身後說道,在場的客人越發驚恐了。

    女人畏懼的看著安寧,她想反駁,卻終究沒敢出聲,只是哭泣道“大人,求您憐憫,我是那麼的愛他。若不是引魂使將我帶回鬼界,我怎會離開他身邊。我為了他拒絕了輪回,寧可留在鬼界等他,好不容易成為了鬼界的子民,再次上來看他,可是我看到的是什麼?他娶了他人,還生了孩子!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啊!”

    “你與他陰陽相隔,他不娶妻生子難道還孤老終生?我說了你與他並無姻緣,如今他的妻子才是他命定中的另一半。想來判官也曾勸過你,可你偏偏要痴纏,舍棄自己真正的緣分。還膽敢控制生人來殘害幼子,你可又想過,他可願?他努力十世才換來再次輪回為人,你卻想在這時候害死他。你是想讓他入魔還是成為怨嬰,直接將你吞噬,再去殘害其他生靈麼!”安寧嚴厲呵斥。

    女鬼劉瀟瀟也是顫了顫身子,看了看那孩子,抿著唇不再說話。

    “從哪里來,回哪里去。自信回去領罰,別讓我給你降下懲罰!”安寧閉了閉眼,嘆息一聲,手一揮,孩子父母被開了眼,看到眼前的女鬼,兩人直接傻了眼,沒想到這世上真的有鬼。

    劉瀟瀟心存不甘,看著孩子爸爸,目露痴迷,滑下一滴淚來“景哲,雖然我很不甘心,卻還是想祝你幸福。我能感覺到你是個好女人,難怪景哲會愛上你娶了你,好好對他。”

    “那兩年,我能夠感受到,你並未離開我的身邊,我曾經是真心喜歡你。後來有一天,我突然感受不到你了,我以為你去投胎了,也就放心了。我也開始面對新的生活,後來,我遇到了蕊蕊,愛上了她,蕊蕊很好,我很幸福。你安心去吧,去轉世投胎,不要再等我了。”景哲攬著妻子李蕊的腰,對劉瀟瀟幸福的說道。

    客人們已經有些想逃走了,好好的滿月宴,竟然變得這般驚悚。

    “祝你幸福。”通道已經打開,劉瀟瀟再次滑下一滴淚,告別生前的愛人,轉身進了通道。

    “凌蘿姐姐,給我些忘川水。”安寧對著彼岸花從中的紅色身影吩咐,倩影彎腰行禮,手一招,湛藍色的忘川水便被其裝進了一個玉瓶中。

    倩影走出,對安寧福了福身,“大人,給您。”

    “多謝凌蘿姐姐。”安寧笑著接過,韓凌蘿笑笑,轉身回了通道,而後通道關閉。

    景家老爺子也已經清醒過來,方才的一切他一清二楚,也是後怕不已。

    之所以他被控制也是因為他活不久的關系,陽氣不盛,陰氣太濃。

    “此乃小純陽丹,可清除陰氣,也能讓老爺子你多撐些日子。”安寧拿出一個玉瓶來,倒出一顆火紅色黃豆大小的丹丸置于手心,景家老爺子看到安寧的本事,絲毫不疑,接過服下。

    “小姑娘看出我活不久了?”景家老爺子倒是想得開,安寧點頭“肺癌晚期。”

    景哲夫婦听到這話整個一震,顯然不信的樣子,景家老爺子也是一副驚訝模樣,隨後想到眼前這小姑娘的本事,笑了“果然是個厲害的丫頭,多謝你的丹藥了。阿哲,抱歉,隱瞞了你們這麼久。”

    “爸爸!”景哲看著父親叫喚,景家老爺子擺擺手道“人總有一死,你媽也等我太久了。她與我說好了,到時候會親自來接我一起走的。我並不孤單,日後你與小蕊可要好好的,只要你們好好的,我和你媽也就沒有遺憾了。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我不想呆在滿是消毒水的醫院里。就讓我老頭子輕輕松松的走吧!”

    “听他的吧,老爺子與老太太還有一世姻緣,錯了時間,來生命運也將不同。若真想做個孝順孩子,便依著老人家的想法吧啊!珍惜未來還剩的日子,莫等到子欲養而親不待!小純陽丹送與老爺子,李蕊姐姐是個好女人,你要好好待她。”

    安寧下台,手一揚,忘川水與彼岸花瓣融合煉化的液體化作水霧被在場的賓客吸入,賓客們怔楞片刻,只記得安寧接住了孩子,卻忘記了老爺子面目猙獰的模樣,只以為是年邁手滑導致。

    “謝謝你。還不知道你的姓名呢!”李蕊真心感謝,景家三人的記憶沒有消除,她是真心感謝安寧。

    不然,還不知道會鬧成什麼樣子。

    “我叫安寧。”

    “安寧,好名字。”李蕊稱贊了一句,安寧笑笑“嗯,我也很喜歡。”

    李蕊笑了,安寧沖她揮揮手,轉身回到自己的桌前。

    “姐,你方才好酷啊!”曹銘激動的道,曹茜與甦倩皆是一副迷妹模樣點點頭,江婧瑩和甦偉昌包括林園聶艾嘉都是第一次看安寧除鬼的景象,也是一臉崇拜的神色。

    “從你們拜入天玄門那刻開始,便也擔任了這一份責任,好好修煉。莫要到時候連個小冤魂都對付不了。”安寧對三人說道。

    “我們知道了。”三個乖寶寶一致點頭,心里很是激動。

    江婧瑩遲疑了下,開口問道“寧寧,小倩他們也學了這身本事?”

    “嗯,剛學不久。”安寧點頭,見江婧瑩眼底泛光,安寧率先道“你八根駁雜,無法修煉。不過古武心法我可以幫你挑選一套適合的修煉,偉昌哥也初初修煉,你到時候可以隨他一起。”

    江婧瑩見安寧說的真誠,倒是沒有怪罪安寧不肯教她,見安寧還特地解釋,心里也很高興。

    “好,謝謝寧寧。”

    安寧見她真的變了,心里也很高興。

    身為鬼使,又有雷之本源,她對人的心性感知很是敏感,江婧瑩方才沒有絲毫嫉妒或埋怨的情緒。

    “快些吃飯,該回學校了。”幾人附和著點頭,安寧嘴角上揚著,顯然心情很好。

    三天的月考日總算是過去了,這天體育課,一班眾人在操場站好,體育老師三十出頭,個子高挑長得小帥,倒是很受女生的歡迎。

    “先做個熱身動作,然後女生一千米,男生兩千米。”體育老師話剛落,就听的一眾人的哀嚎聲。

    “嚎叫什麼,你們都已經高三了,學習又緊張,怕是很多人都沒時間鍛煉吧!若是身子垮了,學習再好都是沒用的,只有擁有一個強壯的體魄,才能讓你們有精神坐在考場上拼搏,動起來,動起來。”體育老師笑罵著,學生們再不願也覺得他說的對。

    一個個做起了熱身運動,體育老師這才滿意的笑著點了點頭。

    隨著口哨聲響起,開跑。

    剛跑幾步,安寧便察覺到前面有個女生好像狀態不太好,也就對她多了幾分關注。

    果不其然,才跑了一圈,那女生便面色蒼白的捂著肚子差點摔倒在地。安寧快跑幾步,扶住了對方。

    女生抬頭,看了安寧一眼,笑著道謝“謝謝你啊,安寧。”

    “你經期為什麼不跟老師說?”安寧微微皺眉,女生不好意思道“我今天剛來,本以為沒事,哪曾想剛才突然就疼的不行了。季老師是男老師,我不好意思說呀。”

    “你痛經這麼嚴重,看過醫生麼?”安寧問了一嘴,看到季老師走了過來,女生臉色頓時爆紅了,小聲道“看過的,不過醫生說了,這個沒法治的,以後結婚生孩子了,就會好了。”

    安寧听到這話,有些無語。

    前世這樣的話她也听過不少,但是接觸丹典後,這話簡直就是放屁。

    “季老師,她生理期,我扶她去邊上坐會兒。”安寧對走過來的季老師低聲說道,季老師也是有些尷尬,點了點頭“行,你扶王玲玲去邊上坐會兒吧。”

    王玲玲小聲道謝,隨著安寧走到一旁的階梯上坐下。

    “若是不怕被我毒死的話,這是可以祛除你病根的藥丸,是用益母草等藥草制作的。痛經是因為宮寒引起的,日後經期不要踫涼水,不要吃辛辣寒涼的食物。不要小瞧宮寒,若是不治好,以後可能會影響你做母親的。”听到安寧的話,王玲玲的臉更白了。

    “這麼嚴重嗎?”王玲玲嚇得將安寧給的藥瓶緊緊握住。

    “嗯,這丹藥很有效果的,你先吃一顆吧!”安寧給她到了一顆出來,很小一顆,綠豆大小。

    王玲玲猶豫了下,還是服下了一顆。

    隨後又開始忐忑,她怎麼就隨意吃了安寧給的藥呢。

    不過很快,她就將這想法給拋諸腦後了,只覺得腹部暖暖的,那痛楚更是慢慢消失了。

    “這藥效果好好哦,我已經覺得肚子沒有那麼疼了呢。”王玲玲驚喜的道。

    安寧笑笑,說道“這瓶子里的藥你堅持服用完,下次月事再來,應該就不會再疼了。”

    王玲玲點頭應下了,那邊女生們也已經跑完回來了,好好心的來看王玲玲,對她表示關心。有女生听到王玲玲說安寧給的藥丸有用,還紅著臉問這藥還有沒有或者安寧在哪里買的,她也想叫她媽媽給她買一些試試。

    听到女生們嘰嘰喳喳的詢問聲,安寧也是起了心思。

    “這藥是我家人給我拿來的,至于是哪里來的,我也不知道。我回頭去問問吧!”林園見安寧這麼說,心里有了個猜測。

    這藥丸她早吃過了,如今她的痛經也早就好透了。

    安寧走到一旁坐下,聶艾嘉勾住安寧的脖子,道“寶貝,你這藥真的很不錯,就沒想過量產造福女性同胞?”

    “這藥原本是為了你們幾個煉制的,不過今天我倒是真的起了心思。正好我听聞城郊有個藥廠因經營不善要關門了,倒是可以將它買下來,接手經營。”安寧煞有其事的道。

    林園一臉果然如此,聶艾嘉也夸張道“寶貝,我不過是開了個玩笑,你真的要開藥廠啊?那人家藥廠還有活頭麼?你一個修士怎麼好意思跟人家普通人搶飯碗噠?”

    “我只做益陽丹和特效感冒藥,最多再加上幾款別的藥物,不會讓他們沒有活路的。”安寧一本正經的道。

    林園和聶艾嘉皆是被她這副樣子給逗樂了,笑著說“你這樣才是給人家斷絕後路好吧?”

    安寧挑眉,道“有麼?”

    “這丫現在太壞了。”聶艾嘉勾著林園的腰說道,林園笑著點頭,安寧則一副我無辜的表情,小團體很是和樂。

    下了課,剛回教室,就有人喊道“安寧,有人找你。”

    安寧抬頭,門口站著一個帥氣的小伙子,手里抱著一個籃球,這顏值放在後世妥妥的校草級別。

    安寧起身,走過去,男生面色微紅,眼底泛著欣喜。

    “安寧同學,我是六班的宋子睿,可不可以陪我走走,我有些話想跟你說。”宋子睿期盼的看著安寧,安寧卻是直接拒絕了。

    “抱歉,馬上要上課了,有什麼就在這里說吧!”對于安寧的拒絕,宋子睿顯然有些失望。

    宋子睿看了看一班看熱鬧的同學一眼,還是摸出了一封信“既然你不想陪我走走,這封信里有我想對你說的話。”

    “抱歉,我們不熟。”安寧退後兩步,宋子睿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不是氣得,而是尷尬的。

    “安寧,我喜歡你很久了,請你跟我交往吧!”仿佛鼓足了勇氣般,宋子睿與安寧直接告白起來。

    聶艾嘉一听還得了,手撐在桌上借力直接從課桌上越過,來到安寧身邊,打量著宋子睿“我知道你,校籃球隊的隊長,怎麼,平日里被那麼多女生包圍還不夠,竟然敢盯上我家寶貝兒?你這樣兒的,可配不上我家寧寧,我不同意,不行!”

    “聶艾嘉,你別太過分了!”宋子睿顯然認識聶艾嘉,听到聶艾嘉這麼說,頓時惱怒起來。

    “抱歉,我不喜歡你,所以我拒絕。再者,即將高考了,勸你還是將心思放在學習上。學校杜絕早戀,你若不想被馬主任請去喝茶,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安寧說完便轉身回到了林園身邊。

    一班的男生也站起身來,走到聶艾嘉身後,唏噓驅趕著“六班的離開吧,不要以為自己長得帥了點,又是籃球隊就能來追走我們班花!”

    “就是,再不走告老師。”因宋子睿,連班上最老實的書呆子都開口了。

    宋子睿眼底閃過惱怒,再看安寧在與林園說話,面上滿是羞惱之色,指了指一班眾人,他氣憤的轉身離開了。

    直到晚自習快要下課,安寧才從同學嘴里得知,甦偉昌和江婧瑩竟是在下午找了那宋子睿的麻煩,還對他發出警告,不許他在靠近自己。

    安寧個心里微暖,嘴角微微揚起。

    “安寧走了。”下課鈴響,林園起身對安寧喊道。

    安寧應了一聲,將手里的書放好,這才拿著背包和林園一起出門。

    出大門時,又踫到了宋子睿,對方看到她臉色頓時黑了,快步推著自行車出了校門。

    剛出校門,安寧便心有所動,看向某處,嘴角瞬間上揚起來,喜悅自心底蔓延開。安寧對林園幾個道“你們跟陳叔回去,我有些事。”

    “好。”林園幾個雖有疑惑卻還是點了點頭,看著安寧走向一輛越野車,車上下來一個頎長的身影,幾個人瞪大了眼楮,只為看清此人是誰。

    當旭奕卿走至路燈底下露出容貌時,曹茜幾個到吸了口氣。

    林園有幸見過旭奕卿一次,從對方看安寧的眼神能夠看出,他心悅安寧,也知曉那是安寧的上司,其他一概不知。

    “這人是誰啊,好帥啊。”甦倩低聲驚呼,其他幾個也是連連點頭。

    甦偉昌微微皺眉,想以兄長身份上前詢問,卻見安寧對其展顏而笑,又停下了腳步。

    他以前做錯了那麼多事,如今又有什麼資格以兄長身份上前質問她的朋友。

    看著旭奕卿為安寧打開車門,迎她上車,轉身時還看了他們幾個一眼,微微點頭算作打招呼才上車開走了車子。

    林園笑笑,道“那是寧寧的一個很好的朋友,你們大可放心的。”

    “你認識?”曹茜好奇的問道,林園搖搖頭,道“具體不清楚,隨著寧寧見過一回。我想,陳叔應該知曉的吧!”

    見林園這麼說,甦偉昌更是沉默了。

    陳剛將車開過來,林園,龍鳳胎與江婧瑩兩人告別上了車。

    甦偉昌對江婧瑩道“我們也走吧!”

    “好。”江婧瑩點頭,上了甦偉昌的自行車,兩人也沒入黑暗中。

    邊角處,一道身影佇立在那,隱在暗處的人手緊緊握拳,半晌才罵了一句“賤人!”

    車上,曹茜對陳剛好奇的問道“陳叔,你方才可見到我姐上了誰的車子?”

    “不出意外,應該是旭先生,那是小姐的上司。”陳剛專心開車,一邊回曹茜的話。龍鳳胎得知旭奕卿是安寧上司後,便不再問了。

    “不過,那位旭先生應該是想追求小姐,小姐也有那麼點意思,只是他們之間還沒捅破那層窗戶紙。”陳剛接下來的話,卻宛若捅了馬蜂窩一般。

    “什麼!他想追求姐!”龍鳳胎的聲音太過驚訝,震得林園忍不住掏了掏耳朵,出聲道“你倆夠了,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園園姐,你別告訴我,你也知曉?”曹茜驚訝不已,林園無奈的點點頭“之前見過一次,從對方眼中看出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