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多喝開水噠

    因為華山派處于財政危機,岳靈珊,也就是沈錢同學決心挺身而出做偶像,拯救門派……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為古代門派,金錢問題無非就是開源節流。

    開源的問題,沈錢現在也莫得辦法,她又不是小叮當,荊棘女神自己都已經涼涼了,神的寶庫根本不存在,總不能拿出她的手辦老婆去賣錢吧?

    那也要有人買啊,賣給獸人還是賣給這個位面的大明土著?

    不過這個情況她有經驗,一個字︰省錢!

    嗯,省錢就是了,一文錢掰成兩文花唄。反正有田產在,也不可能真的把門派師兄們都給餓死了。

    再說了,大家都是有武功在身的!

    華山那麼大一座山,到處都是食物啊。

    令狐沖看著小師妹靈猴般撲住草叢里的野兔,輕輕一扭就把兔子的脖子扭斷,毫無痛苦地送兔爺歸西,留下它的肉身布施眾人。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偷偷摸了摸懷里剛剛捉住的一只小兔子,修長的手指,一看就是摸劍的手,靈活、有力是他的特征,這雙手從兔子的尾巴撫摸到脖頸…… 嚓一聲也把它扭了。

    “看來小師妹不喜歡養小兔子咧,下次換一窩小鳥試試看?”郁悶的大師兄朝著陸大有吼道︰“大有,六猴兒,我這里還有一只兔子,晚上加餐!”

    “得咧!大師兄,小師妹,看我手藝吧,我烤兔子最拿手了,哈哈哈哈哈!”陸大有豪爽地笑聲驚起了飛鳥無數,惹得其他幾個師兄弟紛紛笑罵,“六猴兒你故意的吧,這麼大聲,山里就算有女鬼也跑了!”

    “師妹和大師兄兩只兔子,這怎麼夠大家吃啊!”

    “呸,說什麼呢,別以為你罵我兔子我听不出來,甦奇師兄,要我說出來,昨天你的褲子……”沈錢可不是“嬌俏動人,天真活潑”的岳靈珊本尊,好端端一個華山派小師妹,這幾年硬生生把畫風給掰了過來。

    但是爽朗、大方,開得起玩笑,有時候與其說是師妹更像是個師弟的小師妹,更受師兄們的喜歡了!

    其實這種妹紙每個學校里都有,高顏值的同時,善于同男生廝混,人家也不是涉及到男女之情,就是天性有點大大咧咧,不明就里的人很容易把她們歸類到綠茶那一款里去,而且女生中對這類妹紙風評大多也不好。

    幸好這里是武俠世界,江湖兒女不拘小節,任性俠氣,兼具女生的柔美和男生的爽朗,這樣的女俠反而很吃得開,寧中則雖然沒到這個程度,卻也在黑白兩道都廣受尊敬,甚至任我行也說出了“我只知道華山派寧女俠,卻不知道什麼岳先生。”雖然有著故意貶損岳不群的動機在,卻說明了寧中則的人氣,可謂是老一代大俠魔頭們的夢中女神……

    “小師妹……”令狐沖覺得很無力,我的小師妹不可能那麼污qaq!

    他比岳靈珊大了56歲,現在已經二十出頭了,一些該知道的事情早已知道。華山派都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他們又沒有錢去下山找失足小姐姐聊人生聊天氣,也沒有德藝雙馨的藝術家幫助排解午夜的寂寞,空有小左小右卻是無用武之地。

    于是這些弟子們午夜夢回的時候,經常水滿則溢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沒想到甦奇這個二貨,洗褲子的時候被小師妹看了去……不對啊,她怎麼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的?

    臥槽,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是不是有人起了壞心,教壞了純潔無瑕的小師妹?

    令狐沖心中憤怒,環視了師兄弟一圈,看看這個不對勁,那個也有懷疑,落在勞德諾的身上時間最久,你個糟老頭子帶藝拜師的,肚子里的彎彎道道最多,是不是你??!!

    好吧,這只是藍孩子們的青春期煩惱而已,沈錢也知道適可而止的道理,這里可是古代,偶爾說幾嘴,然後露出萌萌噠無辜的婊情,就基本上可以萌混過關了,沒人會覺得我們華山派小師妹岳靈珊同學是只久經修煉的巫妖王。

    …………

    迷霧之上的岳靈珊本尊同學快要原地爆炸了!

    她都顧不得跟徐妃蓉的靈魂捉迷藏了,看著畫面中沈錢的騷操,簡直是讓人羞得想要撞牆。

    “使者大人,你怎麼可以……”少婦岳靈珊其實還是少女,她簡直是羞壞了,足足有半個月沒有理睬沈錢。

    要知道,沈錢能夠迅速融入到華山派,沒有裝失憶,也沒有引起岳先生夫婦的懷疑,都靠著岳靈珊在神國之上的遠程技術支持,把她的生活習慣還有個人小細節都告訴了沈錢,不然老奸巨猾的岳先生看不出自家女兒的不尋常?

    …………

    穿越到岳靈珊身上最大危機來臨了!

    十四歲的少女初潮……痛死老夫了!

    至于說為啥之前亂馬世界里,珊璞身上沒有這個體驗,人家女杰族有秘法的!

    吃飯吃到一半,原本就像是一只小松鼠,捧著兔子腦袋啃地歡,岳靈珊童鞋突然身體頓住,仿佛是陳年機關,僅僅一個轉頭的動都給人歲月的陳腐嘎吱嘎吱效果,好像下一刻這位元氣活潑的少女就會風化了一樣。

    “珊兒你怎麼了,可是兔肉不合胃口?”岳不群奇怪地看著自家女兒,不懂她又在什麼妖,反正這幾年岳先生已經習慣被女兒一驚一乍的了。

    感受到一江春水向東流的酣暢淋灕,還有小腹那一陣陣來襲的隱痛,沈錢心里面的臥槽簡直就像是b站鬼畜區的彈幕,bibibi滿天星爆散啊!

    然而就在她又是崩潰,又是痛苦的時候,還有二貨師兄加入插刀教。

    甦奇嗅了嗅鼻子,疑惑地對陸大有問道︰“奇怪了,怎麼會有血腥味,六師兄,是不是你沒有把兔子烤熟啊?小師妹該不是吃壞了肚子吧?”

    梁發一把抓住陸大有的脖子,絲毫不顧油膩的雙手把陸大有脖子弄髒,“好你個六猴兒,是不是又在偷懶啊?”

    陸大有簡直委屈壞了,他叫道︰“我怎麼會偷懶,小師妹說過,兔子那麼可愛,不好好烤熟了,怎麼對得起它們的犧牲呢?那啥……師妹你還好吧?是不是不舒服?要記得多喝熱水哦!”

    沈錢心里面幾百萬頭羊駝飛奔,歐比斯拉奇,我成了被人叮囑“多喝開水”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