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出關


    眾人一起出手,瘋狂的轟擊這礦脈,可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之前無法轟碎的石門,居然直接被震開了!

    無數道攻擊猛的攻向了石門之中,剛剛走出的夏黎見狀也是一驚,隨即真氣猛的爆發開來,一道極強的真氣旋渦突然出現,直接把眾人的攻擊都吞了進去!

    “嗤嗤!”

    真氣消融的聲音傳來,夏黎那一道真氣旋渦直接把眾人的無數道攻擊全都吞了進去,然後化解成自己的力量,流出身體之內。

    天魔經!

    這就是天魔經的功法奇效,能夠融合別人的攻擊化解之後引為己用,也難怪這天魔經堪稱這世界上最強的魔功,這等手段,比起無上天魔功吸人血為力量的手段也不弱了啊。

    一片真氣被夏黎融入丹田之中,他只覺得極強的能量瞬間涌入了丹田之中,那原本剛剛突破到青武境後期的實力,瞬間凝固了,讓他徹底穩定在了青武境後期,比起那些突破到青武境後期數年的武者也不差了。

    夏黎一揮手震散了爆炸產生的煙土,看著眾人皺眉道︰“你們在干什麼?”

    夏黎的面色有點不好看,這眾人居然一起出手轟擊這石門,如果不是他實力大進而且得到天魔經的話,都當不出這等恐怖的攻擊,所以夏黎才有些發怒。

    見夏黎平安出來,而且還如此輕易了就化解了上百人的攻擊,眾人也都是吃了一驚,但這人群之中,最高興的就是許星洲了,夏黎沒死,那他們西山宗也就不會有事了。

    見夏黎有些發怒,華池趕緊過來解釋道︰“大人別誤會,您在這石洞之中待了數個時辰,我們擔心您會出事,所以才想著轟開石門查看情況啊!”

    華池的腦袋上已經有些見了汗,沒想到時間趕得這麼巧,在他們剛剛發動攻擊的時候夏黎就出來了,也就幸虧夏黎實力強大,輕松化解了他們幾百人的攻擊,要不然換了別人,搞不好被他們這一下直接打死了。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可就真的有樂子了,雖說出發點是好的,擔心大人安危所以才想轟開石門看看大人究竟有沒有出事,可是結果和出發點的好壞可是兩碼事,出發點再好結果不好也是好心辦壞事,到時候真的把夏黎轟死了,他們也就罪大惡極了。

    夏黎听華池的解釋,也就釋然了,他也知道華池是不可能騙他的,畢竟在整個狼牙衛里,華池是第一個投靠他的,而且幫他辦了很多事,沒有一次是藏私心的,加上夏黎對自己的恩威也是有著自信的,華池沒膽子和他玩心眼。

    所以夏黎就點了點頭道︰“心是好的,但是未免有些魯莽,轟碎了西山宗的不少礦脈不說,還差點把我傷到了,好心辦錯事也不行。”

    “是是是,屬下受教了。”華池腦袋轉的還是很快的,見夏黎這麼說就知道夏黎沒生氣這件事,所以趕緊就坡下驢了。

    夏黎看著有些激動的許星洲開口道︰“許宗主,這石洞之中沒什麼玄機,只是有一個很奇怪的藥草引動壓力和引導思想罷了,現在已經被我毀掉了,所以不用擔心。”

    夏黎完全就是在胡扯了,不過他說什麼許星洲也沒什麼質疑的權利,畢竟之前就說好了,這石洞之中不管有什麼東西,都是歸他夏黎的,許星洲都無權過問。

    而且說來也是巧,剛剛眾人的攻擊從前後雙面包抄,前面的攻擊轟碎石門之後就被夏黎攔下了,而後面的攻擊則是直接摧毀了整個石洞還震碎了不少礦脈。

    所以現在壓根就是毀尸滅跡了,石洞都碎成小塊了,想找什麼都找不到,自然是夏黎說什麼是什麼了,要懷疑都連證據都沒有。

    現在許星洲還再劫後重生的感覺中沒走出來呢,現在見夏黎這麼說,也是感覺抱拳說道︰“那就多謝夏大人了,許某也是擔心的夠嗆,不過現在石洞已經摧毀,許某也自然也該履行承諾了。”

    說著,許星洲從袖袍里面拿出了一個羊皮卷,交給夏黎說道︰“夏大人,這是我們西山宗半個礦脈的資源地圖,就交給您了。”

    許星洲其實壓根都沒懷疑夏黎說話的真假,現在也算是皆大歡喜,夏黎沒死而且還把石洞的問題解決了,至于夏黎說的是真是假麼,許星洲壓根都沒去想那麼多,反正之前說好的,這石洞里的所有東西都歸夏黎,和他無關。

    至于其他的麼,因為之前的事情也把許星洲嚇了一跳,有一種劫後重生的感覺,但總體來說還算是完美的,最起碼事情解決了,也就是虛驚一場。

    夏黎拿起羊皮卷,也沒有客氣,對這華池說道︰“吩咐一些人掌管這礦脈,到時候開采資源之後,和其他宗派的外售資源一起售出。”

    華池點頭道︰“是。”

    夏黎對許星洲抱了抱拳,說道︰“既然事情已經解決,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夏大人請。”許星洲現在不知道為什麼,非常希望夏黎他們趕緊離開,可能是之前這群狼牙衛的作為把他嚇到了,之前夏黎不知生死的時候,他可是清楚的感受到了狼牙衛武者殺氣,好像夏黎出事的話,那些狼牙衛就會立刻揮動屠刀,滅了他們西山宗!

    留著狼牙衛簡直就是留著禍患,但偏偏還不得不和狼牙衛接觸,這也是許星洲無奈的原因了,正所謂伴君如伴虎,雖然夏黎不是君王,但也是可以輕易覆滅他西山宗的存在。

    夏黎笑了笑,隨即便帶著狼牙衛眾人離開了,這一行他也算是收獲不少,最起碼這傳承的天魔經,便讓他受益無窮,而且最重要的是寧遠德在他身體里封印的能量,可以一點點的煉化,這能量之中還有著對境界實力的感悟和對真氣的控制經驗,可以說是個極大的寶藏了。

    這份收獲讓他在境界之上再也沒有瓶頸,在力量上也可以靠著一點點煉化這份能量而達到越來越強的地步,更重要的是,寧遠德也隨他一起出來了,以後他的武道之路,可以說是暢通無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