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維也納宮

    心情沉重的外交大臣韋森貝格,憂心忡忡的說道︰“陛下,這是沙皇政府發來的外交照會。

    小亞細亞半島出現的疫情,已經確定是奧斯曼政府人為制造的鼠疫,目前疫情已經失控。”

    “鼠疫”的矛頭指向前奧斯曼政府後,俄國人立即對投降的奧斯曼高官進行了審訊。

    在大刑伺候下,該認的不該認的,全部都招認了。

    憤怒的亞歷山大三世當即下達了對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的追殺令,這份外交照會就是對盟友通報消息。

    仔細的看了一遍照會書,弗朗茨緩緩說道︰“號召全國民眾滅鼠,命令國內的相關企業,全力生產滅鼠藥。

    先籌集一批滅鼠藥,送到駐扎在小亞細亞半島的守軍手中,命令部隊減少和外界接觸。”

    不得不慶幸這是冬天,嚴寒不利于病毒滋生,沒有蚊蟲、蒼蠅傳播。如果在春天,或者是夏天爆發鼠疫,殺傷力還要增長幾倍。

    尋找奧斯曼余孽的晦氣不著急,那些家伙都躲起來了,一時半會兒很難找到,當務之急還是防疫。

    “是,陛下!”

    ……

    費利克斯首相問道︰“陛下,鼠疫的消息要不要封鎖?”

    弗朗茨搖了搖頭︰“沒必要,這麼大的事情不可能瞞得住,左右也就是幾天時間,直接向外界披露吧!

    俄國人傳來的消息未必完全,官僚們為了減少損失,很可能瞞報前期的損失。

    在加強防疫的情況下,我們也必須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封鎖小亞細亞半島的海岸線、以及中東地區邊界線。”

    停頓了一下,弗朗茨又補充道︰“注意引導輿論,重點強調奧斯曼帝國制造鼠疫的事實,可以適當的往黑死病上引。

    在歐洲世界宣傳我們為了防止病毒擴散做出的努力,順便摸黑一下英國人。”

    ……

    隨著弗朗茨的一聲令下,維也納政府在加強防疫的同時,宣傳機器也開動了起來。

    各種駭人听聞的標題,出現在了歐洲報紙上的頭版頭條,客觀、較為符合實際的有《鼠疫制造者——奧斯曼帝國》、《人類世界的毒瘤》……

    這是有圖有真相,雖然進行了一定的藝術加工,可是人為制造瘟疫的事情,並沒有冤枉奧斯曼帝國。

    後面瞎扯淡的話題,就更豐富了,奧地利宣傳部只是起了一個頭,剩下都是新聞人自由發揮。

    《黑死病起源》、《史上最大的陰謀家》、《黑死病肆掠的真凶》……

    黑死病已經過去了幾百年,誰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來的,不過這不妨礙大家把黑鍋扣在奧斯曼帝國頭上。

    結合歷史,巧妙的把奧斯曼帝國崛起和“黑死病”聯系在了一起。

    比如說《黑死病拯救了奧斯曼》中的案例就是︰1399年帖木兒帝國遠征奧斯曼帝國,已經包圍了奧斯曼首都,因為黑死病肆掠被迫退去。

    又比如說《奧斯曼血腥崛起之路》,文章直接把奧斯曼帝國崛起歸結為︰黑死病泛濫,導致歐洲各國元氣大傷,喪失了對奧斯曼帝國的壓制。

    雖然奧斯曼帝國也是黑死病受害者,不過大家直接偷換了概念,忽略了雙方人口的差距。

    萊茵日報就列出了一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搜集到的數據︰黑死病肆掠歐洲世界死亡2500萬人vs奧斯曼死亡我21萬,比例高達119︰1。

    總結起來就是︰沒有黑死病肆掠,就沒有奧斯曼帝國的崛起。

    最後得出結論︰黑死病是奧斯曼人的陰謀。

    不要說普通民眾了,就連弗朗茨這個始作俑者,都有些相信黑死病是奧斯曼帝國的陰謀。

    真假?時間過去了幾百年,根本就沒有辦法查。

    結合歷史,奧斯曼帝國是黑死病後崛起的,屬于受益者。從陰謀論角度出發,他們有作案動機。

    又有人為制造瘟疫的現實案例佐證,加上歐洲各國長年累月的宣傳,奧斯曼的本來形象就是如此。

    歐洲社會在短時間內給出蓋棺定論,除了奧地利引導輿論外,更重要的還是沒人替奧斯曼帝國辯護。

    幾百年前的事情搞不清楚,可是發生在眼前的事實,卻是無法抹殺的。

    這個時候跳出來替奧斯曼政府辯護,很容易引火燒身,萬一被扣上了奧斯曼間諜的名頭,那就要命了。

    就算是向來不負責任,喜歡標新立異的專家學者,這個時候也不敢跳出來和輿論對著干。

    ……

    倫敦,憤怒的格萊斯頓首相再次撕碎了手中的報紙,這已經是最近一段時間他銷毀的第n份報紙。

    摸黑奧斯曼帝國也就罷了,人造瘟疫的事情一出,已經滅亡的奧斯曼帝國就不可能再洗白了。

    反正都死國了,再扣上黑死病陰謀者的帽子,也無傷大雅。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輿論就漸漸的跑偏了,先是奧地利日報的《不列顛在近東戰爭中的不光彩角色》。

    詳細介紹了,英國人在近東戰爭中為奧斯曼帝國出錢出力,指責英國政府戰後包庇奧斯曼“余孽”。

    平常時期這都不是事兒,還有一個冠冕堂皇的說法“政治避難”。可惜現在的時間點不對,“人造鼠疫”的事情發生了。

    不是英國民眾多麼有國際精神,主要是“鼠疫”這玩意兒殺傷力太大,傳播性又強,一旦泛濫開來,大家都有可能成為受害者。

    對制造“鼠疫”威脅到了大家生命安全的家伙,自然是深惡痛絕。听到英國政府在包庇這些家伙,民眾自然是怒了。

    這個問題不好辦,要是把人交出去,倫敦政府的面子往哪兒擱?

    不處理更不行,反對黨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格萊斯頓首相還不想聲名狼藉的下台。

    迫于無奈,格萊斯頓不得不下令抓捕幾名已經露面的奧斯曼高層,交給司法機關折騰,平息公眾怒火。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或許是陰謀搞太多了,形象已經根深蒂固,歐洲媒體總是喜歡把他們和陰謀論聯系在一起。

    這不剛剛解決包庇“奧斯曼余孽”的問題,又來了一個《不列顛的陰謀》,確切的說不是一個,而是很多個。

    歐洲主流媒體中,一半以上的報紙,都把英國政府和這次“人造鼠疫事件”聯系在了一起。

    《不列顛的陰謀》只是文風最尖銳的,以最大惡意進行揣測英國政府,大膽推測︰英國政府和奧斯曼人勾結,共同策劃了這次“人瘟”。

    理由是︰英倫三島有海峽相隔,有利于阻隔瘟疫傳播;一旦歐洲大陸重現中世紀“黑死病肆掠”的舊事,不列顛將兵不血刃的成為歐陸霸主。

    作為回報,倫敦政府將支持奧斯曼人復國。這是奧斯曼復國的唯一機會,邪惡的甦丹政府自然不會放棄。

    僅僅只是揣測而已,又沒有任何實質上的證據。

    歐洲輿論中心在英法奧三國,大家互相摸黑,類似的事情發生的太多,按理來說格萊斯頓犯不著生氣。

    可問題是國內也有人發難,極端主義報紙公開批判︰倫敦政府執行能力太差,連這點兒小事都做不好,要是……

    後面的具體內容不重要,關鍵是這樣的公開承認英國政府和奧斯曼人勾結,就不用考慮後果麼?

    類似的添亂的報紙還不少,不要問為什麼這麼寫,問就是︰恰爛錢。

    究竟是國際上反英勢力策劃的,還是國內的反對黨的陰謀,這個問題格萊斯頓已經顧不上研究了。

    國內都有人信這個說法,國際上就更不用說了。

    導致這一切發生的核心因素還是︰倫敦政府和奧斯曼帝國確實有勾結,但是不包括後面的“人造瘟疫”。

    有一半是真的,事情就解釋不清了。

    如果“鼠疫”被控制住了還好,要是演變成“黑死病”第二,格萊斯頓政府就完蛋了。

    這年頭,沒有哪個國家能夠承擔激怒整個歐洲世界的後果,不列顛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