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徐明的態度轉變

    時間一天天過去,半個月一晃而過。

    曾經攔住陸凡的那幾個劇組人員悄然被他踢走又重新找了幾個新人,為了不影響劇組的團結他只能這樣做,而且陸凡也決定以後不再用他們。

    王寶鏹也每天不同花樣的給吳川帶早餐,有時候是山東煎餅加烤腸,有時候是包子加豆漿,反正怎麼好吃他怎麼帶。

    而吳川在這半個月狀態也漸漸進入佳境,從最初轉換人格的時候需要一個人靜靜待一會,到現在隨時隨地轉換自如。

    或許是跟身體的契合度達到了,吳川也想不明白,反正就是現在轉換人格的時候直接就能進入狀態,要知道這個就是連他以前都不可能做到。

    “ ,過,道具組趕快給我準備下一場的道具。”

    陸凡這個新晉導演越發的有威嚴,從剛開始的畏手畏腳到現在的大嗓門。可能這是每個導演都必須經歷的過程。

    下一場是女主角的獨戲,所以吳川直接來到陸凡的旁邊,坐下後拿起掛在椅子上干淨的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

    看了一眼吳川臉色已經被擦花的妝,陸凡無奈翻了個白眼︰“你能不能忍著點啊,妝都讓你擦掉了,還得重新讓化妝師給你上妝。”

    “沒辦法啊,這天氣太熱了。”吳川抬頭看看頭頂的太陽,然後笑著打趣陸凡了一句,“怎麼,你還不舍得那點化妝品的錢啊?”

    “切,浪費時間。”陸凡撇撇嘴,重新把目光轉到顯示器上。

    就在吳川想要再繼續打趣一下陸凡時,徐明那個狗皮膏藥又帶著笑眯眯的笑容走了過來。

    “吳川,是不是很辛苦啊?”

    吳川瞥了一眼旁邊笑眯眯的徐明︰“怎麼,你這家伙又想說什麼?”

    半個月以來,徐明這家伙每天都跟著他,除了楊青哪里有急事他會離開一段時間外,基本上是一天12個小時跟著不間斷的跟著他。

    甚至有的時候徐明可以一整天不說話,就一直跟在吳川的屁股後面臉色也永遠掛著一副笑嘻嘻的笑容,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吳川的一個助理呢。

    而吳川早就免疫了他的笑容,反正他走過來跟他說話準沒好事。

    “也沒事,就是想問問你門這部戲什麼時候殺青。”

    徐明也不管水泥地上髒不髒,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你問這個做什麼?”吳川下意識的眯起眼。

    “唉!還不是因為工作嗎。”徐明低頭看著地上的螞蟻不由嘆了口氣︰“我跟了你半個月,你以為我願意嗎,這風吹日曬的,要不是上頭逼著我要每天跟你,我去楊青身邊有吃有喝,還有美女養眼不比這來得好?”

    吳川懷疑的看著徐明︰“那麼你就是想知道什麼是殺青,然後回楊青身邊去?”

    “對啊,我就是想單純問問你們什麼時候殺青,也好讓我早點知道我這苦日子到底什麼時候到頭。”

    吳川其實根本不相信徐明的話,不過並不是因為徐明有前科,是個狗皮膏藥,而是因為徐明的演技簡直太差了。

    你說你賣慘就賣慘,好歹稍微漏出點慘的表情意思意思一下,可你拿根樹枝使勁戳螞蟻洞是什麼意思,是閑得蛋疼嗎?

    吳川撇了撇嘴,雖然想不明白徐明為什麼要問殺青的時間,但他還是想看看徐明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

    而且殺青時間好像也沒什麼用處吧?

    隨手拍了一下旁邊正專注看顯示器的陸凡︰“陸凡,我們這部劇大概什麼時候能殺青?”

    “按照現在這個進度,大概再拍一個月就應該殺青了。”陸凡目光專注的盯著顯示器,連頭都懶得扭。

    這個日期跟吳川想的差不多,如果徐夢和那些配角他們能再少ng幾次鏡頭的話,其實根本要不了一個月之久,最多25天搞定。

    “听到了吧,一個月。”吳川重新看向徐明。

    “啊?還要一個月啊?”徐明露出一副夸張的表情

    “對啊。”吳川眯著眼點了點頭,然後指著不遠處的一個長板凳︰“所以你就繼續滾回那個屬于你的位置重新做條咸魚去吧。”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徐明終于恢復了以往的臉色,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圖,笑眯眯的看著吳川道︰“吳哥,難道你就不好奇我為什麼要問你們殺青的時間?”

    “這有什麼可好奇的,不就是殺青時間嘛,又不是什麼大秘密。”吳川不屑的笑了笑,滿臉無所謂。

    隨即吳川又沉思道︰“不過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突然有點好奇了,不介意的話,要不然你說說?”

    看著吳川好奇的樣子,徐明嘿嘿一笑︰“本來我是準備說的,但現在既然你好奇了,那我就決定不說了,反正你會後悔的。”

    “哦,既然你不說了,那你別在這里煩我趕緊滾蛋吧,不然小心陸凡再叫人趕你出去。”

    吳川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就憑這一個殺青的時間徐明他們能搞出什麼ど蛾子,隨便猜猜也就一個簡單的答案。

    那就是阻擊他……

    不過這跟他好像也沒多大關系,畢竟他只是一個主演,拍完就走人了。

    實在搞不懂他們阻擊《柒個我》到底有毛用。

    徐明得到吳川的提醒,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陸凡,想起前幾次自己糾纏吳川的時候這家伙總會站出來說什麼他妨礙劇組正常工作,妨礙主演帶入情緒……

    哼,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他那次妨礙劇組工作了。

    心里暗罵了一句陸凡,徐明只得不甘心轉身離去,不過想到兩個月後的事情後,他的心情就又美好了起來。

    回到長板凳上,徐明直接拿出手機撥出去了一個號碼。

    “喂,郭導嗎?我是徐明啊,就是楊青的那個新助理。”

    經過徐明的提醒,被稱為郭導的人終于想起了徐明這個近乎透明的人,同時他也想起了鼎盛與馬桶台的合作。

    “哦,原來是徐明啊,你這時候打電話是打听到他們殺青的時間了嗎?”

    “對對對。”徐明興奮的狂點頭︰“沒什麼意外的話,他們大概會在一個月後殺青,至于在哪家衛視播出和播出時間我就不知道了。”

    “是這樣啊。”郭導那邊遲疑了一會,接著又繼續道︰“好,我知道了,我會跟馬桶台那邊商量好播出時間的,也麻煩你轉告鼎盛那邊。”

    “不麻煩,不麻煩,應該的,應該的……”

    徐明在這里點頭哈腰,殊不知那邊的卻早已經掛斷了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