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金龍

    孫鈴說完後轉身,轉頭看去,發現白嘯沒有離開的意思,孫鈴心里暗暗嘆氣,將懷中的琴抱在懷里︰“白子京現在狀況已經沒有大礙,回去看看吧,我想他醒來也很想看到你。”

    听到孫鈴的話,白嘯的表情明顯變了,那種隱藏不住的笑意,腔調都是顯得愉快了很多︰“什麼?他沒有什麼大礙?可是他傷的那麼……好,快走吧。”

    白嘯快速來到孫鈴身邊,兩人並排走著,臉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看你高興的,擦一下嘴角的血,等會見到他,別嚇到子京了。”孫鈴一笑,臉上滿是柔情,那種獨有的美麗,甚至都沒有吸引到白嘯的目光。

    “謝謝。”

    白嘯接過孫鈴遞過來的手帕,輕擦了擦嘴角,露出獨有的如春風般的笑容。

    “這樣的你,也挺好的。”孫鈴輕笑道。

    白嘯轉過頭看向孫鈴,對她的話,有些倒是摸不著頭腦。

    “什麼叫這樣的我?我哪樣?”

    孫鈴眼楮眨了眨,一雙大眼楮晃動︰“以前從沒有見你這麼沖動過,就好像,你從來沒有脾氣一樣,總是笑著,似乎在你眼里,沒有大喜大悲,今天這樣,還真是少見。”

    白嘯露出一個頗有深意的笑容,可能自己,不想露出太多的感情,只是當見到子京當時的慘狀,實在是,壓抑不住的情緒,他看了看孫鈴,道︰“那你看,我沖動的樣子,帥嗎?”

    “你看你,說話又開始輕浮了。”孫鈴瞪了他一眼。

    “我可沒有輕浮,我很認真的,你看我帥嗎?”白嘯接著追問道。

    “你……”孫鈴一個字拖得很長,隨後才擠出兩個字︰“不帥。”

    當看到白嘯頓時聳拉下來的臉色後,孫鈴頓時捂嘴輕笑起來。

    白嘯就這樣走在一旁,目光時不時的看向她,道︰“雖然你覺得我不帥,不過,我還是覺得師妹你,很漂亮呢,而且,我想如果師妹你,陷入危險,我也回,奮不顧身。”說著,還對著孫鈴眨了下眼楮。

    孫鈴似乎很容易臉紅,而且一臉紅,便是不會說話,這種羞答答的性格,總是讓白嘯有一種想要破壞掉的沖動。

    白嘯兩人來到準備好的兩匹馬兒前,孫鈴將古琴背在背上,掀開長發,便是一躍上馬,可是當她剛剛上馬,白嘯便是跟著跳了上來。

    孫鈴一驚,差點從馬背上摔下去,不過被白嘯一把摟在懷里,孫鈴一把推開他的懷抱,嬌嗔道︰“你干什麼,你的馬在那邊。”

    白嘯看著那匹馬,越看越礙事,手指輕彈,一道匹練飛出,頓時拍打在馬兒的屁股上,馬兒受驚的飛快跑開。

    “你干什麼?”孫鈴頓時生氣。

    “現在只有一匹馬了,看來我們只能擠著回去了,師妹,你身上好香。”白嘯一笑,還露出一副很無奈的表情。

    孫鈴忍不住一笑,隨後便是一掌拍出,一股柔勁將白嘯拍下馬,道︰“你不把馬找回來,你就跑著回去吧。”

    說完,孫鈴直接是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看著離開的孫鈴,說話那麼溫柔,做事卻這麼殘忍,白嘯頓時向著跑掉的馬兒追去︰“喂,馬哥!慢點跑,你快回來!”

    《弈劍閣,三閣》

    白嘯與孫鈴回來,見到大閣主在院子門口,連忙行禮。

    “師傅。”

    劍十六定楮看了看白嘯,淡淡出聲道︰“你受傷了。”

    “沒什麼大礙,師傅,子京他?”

    白嘯說完,便是看了看屋內,臉上盡是擔憂之色。

    “你隨我來。”

    劍十六帶著兩人進去,此時大長老正在一旁熬藥,子京平靜的躺著,婉兒在一旁捏著子京的手,已經在子京的身上睡著了,圓嘟嘟的臉上,還掛著兩行淚痕,顯然是哭了很久,雙眼還是紅彤彤的。

    白嘯看著子京的身上,雖然衣物還是破爛的,但是能夠看到,皮膚上面的傷口,奇跡般的愈合了,而且,之前那扭曲無力的雙腳,已經歸位,白皙的皮膚,沒有半點受傷的痕跡。

    這是何等神仙的手段,就連白嘯,都沒有想到。

    “師傅,你是不是背著我們,煉制了什麼驚天動地的靈丹妙藥?”

    白嘯這話,絕對是發自肺腑。

    劍十六看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我要是真有這等靈丹妙藥,我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死去的幾位前任閣主,現在他們前去天山,不知道未來歸途,也不知是生是死,現在只剩下花閣前任閣主尚在,唉。”

    劍十六眉梢上顯現愁雲,自己創立弈劍閣,召集了幾位同等天才的高手,創立弈劍閣,大圓滿巔峰突破無望,想盡辦法,更是練功而死,剩下的,便是去往天山,希以破鏡,只剩下花閣的前任閣主尚在,剩下的,全是自己的徒兒,還有那些元老執事。

    弈劍閣天下第一劍的威名尚在,但是實力,已經是大打折扣,否則弈劍閣,定然是世上實力第一大勢力。

    白嘯把脈,發現子京此時的脈象,已經是四平八穩,只是心脈,有些洶涌,這還真是神仙才有的手段,而子京的腿部骨骼,也是奇跡一般的歸位,雖然還沒有完全愈合,但是卻以一種奇妙的速度再生。

    “師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天下第一神醫剛才來過?”白嘯問道。

    “你跟我來,我有件事情告訴你。”

    此時子京雙眼緊閉,但是他的意識,卻是在一個極其微妙的空間之中。

    他在一片白茫茫的心境中,看著那頭頂的紅色荒涼巨石,他感覺自己已經死了。

    “難道,這就是靈魂的歸處?因為我快要死了,才看到的場景?”

    子京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走動,除了頭頂的荒涼巨石,什麼都沒有看到,自己在雨中已經是一個瀕死之人,想來死去,也是時間問題罷了,只是自己,還不想死。

    自己大仇未報,甚至,剛剛才發現了誅仙一角,怎麼能夠就這麼輕易的死掉,如果可以,子京真的希望,自己手刃兩個仇人,那也不至于這麼憋屈。

    “我不想死!”

    子京對著天上的巨石大吼,但是巨石沒有任何動靜,甚至,連紅色的獨特內力,也沒有鑽出,看來,自己真的是無力回天了,已經連血脈之力,都消失了是嗎?

    就在子京停下悵然之時,整個白茫茫的世界,劇烈的晃動起來。

    子京努力的站穩,但是依舊是搖搖晃晃,最後倒在地上,他感受著劇烈的搖晃,子京看著天上的紅色巨石,紅色巨石依舊是那麼懸掛在空中,沒有任何跡象。

    而後,竟然是一條金色的巨龍突破了天空的蒼白,那龍頭巨大駭人無比,那一雙充斥著威嚴與殺戮的雙眼,如同看過時間的跌落起伏,透露著歲月的滄桑。

    金龍猛地往前一震,大地晃動的越加厲害,終于是在某一個時刻,金龍整個鑽入蒼白的白色世界之中,盤踞了整個上空,大地在這一時間,也是停止了顫抖。

    “你,叫什麼名字。”

    金龍開口說話了,說話間,一股威壓襲來,子京呼吸都是十分的困難,仿佛周圍的空氣,都是因為這個大家伙的到來,而顯得十分的稀薄。

    “子京,我叫子京,你是誰?”子京艱難的抬起頭,但是發現金龍全身的金光,刺得子京都是睜不開眼楮。

    “我叫盤古I河,我可以給你強大的力量,我能夠救你,但是如果我救了你,你將背負我的責任,還有繼承我的仇恨,你願意嗎?”

    “你可以救我?你說的是真的嗎?我快要死了嗎?你,真的是龍嗎?這世上,真的有龍?”子京艱難的撐著身子,想要爬起來,但是似乎金龍的龐大壓力太大,他根本站不起來,背負仇恨,自己背負的仇恨,還不夠多嗎,再多,也無懼。

    “我可以救你,你還沒死,但是,快要死了,我不是龍,我是個人。”金龍的聲音再次響起,一下子回答了這麼多問題,似乎讓他有些不耐煩,那種焦躁,似乎有著人在催促一般。

    “那,你能得到什麼?”

    子京不相信,世界上,有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如果不是巨大的利益,為什麼會來救自己一個將死之人。

    “我只想知道,你想,或者不想,死,或者活。”金龍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夾雜著憤怒的大吼,讓子京的靈魂幾乎破滅。

    “啊!”

    子京仰天大吼,這種靈魂都要蒸發的感覺,似乎全身都被拉扯著,那股大力,不是想要殺了自己,而是將自己撕成粉末。

    “快,回答我,你想活,你想活對不對!”

    金龍的聲音,如同雷擊,重重的砸到子京的身體之中。

    子京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的痛苦。

    但是就在這時,天空中的巨石,發出劇烈的紅色光芒,紅光如同太陽的神輝,將子京照耀的十分的溫暖,身上的暖流穿過,子京頓時感覺到金龍的壓力,小了許多倍。

    金龍看到巨石,臉色大變,似乎是驚喜,隨後便是不管子京的臉色,直接是沖著自己飛了過來。

    他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沖入子京的身體,子京只是感覺到那股不屬于自己的強大力量,幾乎要撐爆自己的靈魂一般,他知道,金龍的力量,來了!

    “你還沒說,你為什麼,要給我力量,回答我!”

    子京想要抗拒,但是根本不由他說,澎湃的力量,幾乎撕裂自己,但是那股力量很快便是變得柔和,與自己的力量融為一體。

    約莫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子京虛弱的撐在地上,強忍著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那就好象,一口氣將三天的飯都吃了一樣。

    “殺了黑龍。”

    金龍的聲音,再次在白茫茫的世界響起。

    “黑龍是誰?我怎麼找到他!”

    “殺了黑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