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事態緊急

    肖一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雖然他並不知道自己在急什麼,但就是內心焦慮不安,只能干著急。

    而此時的肖俊正在家里睡午覺,突然一陣強烈的煩躁感把他驚醒。不知為何,肖俊心里也是一陣陣的煩躁不安。

    他趕緊開始探視其他“肖俊”。

    剛一進入肖一的世界,他馬上讀取到賴毛三提到的重要信息,並第一時間對肖一下達指令,讓他問清臥底的名字。

    賴毛三對此時的肖一並沒有太多保留,肖一問,他就說。肖俊記下那個名字,“穿”到了肖二那邊。

    肖俊快速整理了一下思路,抓捕徐東成的行動是肖二從韓瑞雯那里听到的,肖二也是行動的直接參與者。

    韓瑞雯說的“可靠消息”,多半是臥底傳出來的。現在必須馬上弄清楚賴毛三說的那個臥底,和傳遞消息的這個臥底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

    畢竟賴毛三已經進去了兩年,那個臥底可能已經犧牲了。但如果他還沒犧牲,而消息又是他放出來的,那麻煩就大了!

    肖俊對肖二下達了指令,肖二立刻沖進韓瑞雯辦公室,看到只有她一個人在,肖二立刻把門關緊並反鎖。

    韓瑞雯心頭突地跳了一下,很快鎮定下來,“肖俊,你有什麼事?”

    肖二兩個箭步跨到韓瑞雯辦公桌前,手拄著桌子,身子往前探,“韓隊!今晚的行動,消息是不是徐東成身邊的臥底傳出來的?”

    “你,你問這個做什麼?”

    “快告訴我!”肖二急聲道。

    “是。”韓瑞雯道。

    “臥底叫什麼名字?”

    韓瑞雯沉下臉來,“肖俊,這不是你該知道的。”

    肖二沒有理會她的不悅,直接問道︰“臥底是不是叫吳天,原名吳正亮?”

    韓瑞雯皺起眉頭,雖然還是不太明白,但她肯定肖二絕對不是在胡鬧,“臥底的信息我也沒有,他是直接和辛局單線聯系的,所以我也不知道……”

    “那就趕緊跟辛局確認!”

    見韓瑞雯遲疑,肖二又說道︰“韓隊!我很認真,沒有開玩笑,如果臥底就是吳正亮,那他在兩年前,甚至更早的時候就已經暴露了!”

    韓瑞雯立刻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趕緊拿起電話,一邊翻找一邊問︰“消息可靠嗎?”

    “絕對可靠!”

    “好!”韓瑞雯沒有再多問,直接撥通了電話。

    “辛局,我是韓瑞雯。我這里有個新情況……”

    韓瑞雯把肖二說的事情跟辛局說了,接著她把電話遞給肖二,“辛局要你接電話。”

    肖二一把接過來,“辛局你好!我是肖俊!”

    “剛才韓隊長跟我說的情況屬實嗎?”

    听到辛局這麼問,肖二(肖俊)的心沉了下來,看來那個臥底真的就是吳正亮。

    “絕對屬實!”

    “你從哪里得到的消息?”

    “我……”肖二哪里解釋得清楚,難道他要說這是我心底的聲音嗎?于是他只好說道︰“辛局,這件事我下來以後會給您詳細解釋的,但咱們現在沒時間了!晚上就要行動,你們得趕緊做個應急預案啊!還有那位臥底,他很危險,咱們得救他!”

    “唔,你說得對!情況我知道了,你告訴韓隊長,你們刑警隊全體行動人員待命!等待下一步指示!”

    “是!”

    辛局長就是辛武,只是肖二不知道他和商正華的關系,他自己進刑警隊走的還是辛武的後門呢。也因為這層關系,辛武非常相信肖二,這麼機密的事情他都知道,消息應該很可靠。

    但他畢竟是市公安局長,所以也不會莽撞地停止行動。現在貿然停止行動,吳正亮就死定了!

    做方案是領導的事,肖二只負責提供信息,他這邊算是消停了,可肖俊的事情還多著呢!

    首先是肖四,他讓肖四立刻聯系韓瑞雯,用幾乎同樣的方法把信息傳遞給辛武,只不過他那邊提供信息的人是韓瑞雯。

    韓瑞雯雖然對肖四半信半疑,但這麼重要的事情她不敢開玩笑,辛武得到消息後也很重視,也開始調整行動計劃。

    肖俊估計兩邊的行動差別不會大,無非就是有沒有“肖俊”參加而已。

    他靜下心來想了想,平行世界都是同一條時間線,而在這件事情上,所有平行世界還沒有互相影響,那也就是說,肖一世界里的辛武和韓瑞雯,也在策劃著一場抓捕行動。

    肖一想傳遞消息可就沒那麼輕松了,肖俊認真考慮以後,決定讓肖一做出一點犧牲來挽回一位臥底警察的性命。

    得到指令的肖一環顧四周,看到了今天當班的老杜,有他在事情應該會順利,總之自己盡力吧。

    肖一準備了一下,找準一個時機,在老杜視線轉到他這邊時,他突然發動,朝著黃初來沖了過去。

    “肖俊!你要干什麼!”老杜大喊。

    肖一卻不管不顧,飛起一腳,黃初來還完全沒有搞清楚狀況就被肖一一腳蹬在臉上。

    老杜立刻吹響警笛,並帶著兩名獄警迅速沖了過來,肖一就像沒听到沒看到一樣,拳頭 里啪啦地往黃初來臉上招呼。

    黃初來的小弟也都懵了,直到肖一被老杜按倒在地才反應過來,但此時想上前揍肖一已經不可能了,獄警們已經沖到面前,讓他們抱頭蹲下。

    “肖俊!你發什麼瘋?!”老杜喝問道。

    “你放開!我要干死他!!!”肖一就像真的瘋了一樣,赤紅著雙眼,大聲喊叫。

    “把他銬起來!”老杜喊道。

    一名獄警過來,把肖一的手銬在身後,而肖一還像瘋了一樣不停掙扎。

    老杜皺眉道︰“你小子看來是想被關禁閉了!”

    “關我呀!你不關老子看不起你!杜衡勇!你敢嗎?你敢關老子嗎?!”

    老杜火氣騰地就冒上來了,“就讓你看看我敢不敢關你!走!”說著他一把拉住肖一,像提小雞一樣把他拖走了。

    到了禁閉室,老杜把肖一推了進去,就在兩人距離最近的時候,肖一小聲又快速地在老杜耳邊說道︰“刑警大隊韓瑞雯隊長有危險。”

    接著整個人就被老杜推的摔進了禁閉室。

    “你說什麼?”老杜問道。

    肖一對著他使了個眼色,嘴里卻大聲罵道︰“杜衡勇你這條蠢狗!你居然真的敢關老子!有本事你把老子放開!老子跟你單挑!”

    老杜自然看到肖一對他使的眼色,想想他這麼突然的發瘋,意識到可能另有隱情。于是他對另外兩名獄警說︰“你們先去吧,我一會兒過來。”

    一名獄警笑道︰“杜哥,你別開玩笑了,這麼做是違規的。”

    另一名獄警也說道︰“是啊杜哥,你別為難我們了。而且你不是最講原則的嗎?怎麼你也……”

    “我也是人,你們別廢話了,快走吧,我有分寸的。”

    “那,那杜哥,你別太過啊,要不然兄弟很難做。”

    “我知道。”

    兩名獄警這才走了,老杜轉過身看著肖一,問道︰“你想跟我說什麼?說吧。”

    “你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