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千夫所指



    第314章千夫所指

    楚琴三人詳盡地把遷民的事情告訴了顧獨,顧獨也把他回國的真正原因告訴了三人。

    楚琴皺眉問道“如此說來,靈皇必然也是要回來的?”

    顧獨點頭,說道“他必然會回來。”

    向天恩不解地說道“他何必再回來?外面的世界那般羸弱,他好似狼入羊群,為何還要回來行險?”

    顧獨答道“他不回來,珍靈島就會收回他的靈力,甚至可能會殺掉他。”

    向天恩眼眸一滯,說道“這我倒沒想過,會嗎?”

    顧獨篤定地說道“會的,靈皇大陸的靈力來自珍靈島,人家能給,自然也能收回。”

    東方斌說道“顧獨,听起來,掌藥仙子與你交情不淺,你何不求她殺了靈皇?反正現下澤國一統天下,靳嵐和孩子的仇也算報了,無謂非要親手處決靈皇吧?”

    顧獨答道“我求過她,她不答應,她說靈國氣數未盡,她也不敢逆天行事。”

    三人一同皺眉,楚琴問道“氣數未盡?國也滅了,人也跑了,還氣數未盡?還能如何?”

    顧獨說道“天下初定,百廢待興,以往靈國的弊病,加倍的置于澤國,靈國之亡,亡在其太過強盛,是以靈皇看不到民之疾苦,將士辛勞,才最終導致人心離散,而這些弊病,澤國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消除。”

    向天恩問道“國舅言外之意,是說遷民之策不可行?”

    顧獨搖頭,答道“我說得是獎耕獎戰之法,當初立法是為了激勵百姓,現如今天下一統,這法就要再變,可一旦變法,就難免會招來怨懟,這是其一。”

    “其二,如向大人所言,兩國互為仇視三百余年,如若善待靈國百姓,必將失掉澤國百姓之民心,即便混居,恐怕也會雜事頗生,所以,我贊同兩地之民易居。”

    向天恩心里一松,顧獨又說道“不僅如此,我還要加上一條,凡十歲以下孩童,不得與父母同遷,要留于南境,寄養在澤國百姓家中,且北地再有生育,超過三歲,便要送回南境。”

    “什麼!”三人一同瞪著顧獨,東方斌斥道“顧獨!你瘋了?如此大悖人倫之事,你也不怕遭報應!”

    顧獨搖了搖頭,看著楚琴問道“師父以為如何?”

    楚琴收回目光,皺眉沉思,好一會兒才說道“靈皇必然是要回來的,兩地百姓易居之後,可以派人散布言論,讓靈國百姓明白,這一切都是靈皇造成的,如若靈皇沒有逃走,他們便不會落到這步田地。”

    “十歲以下孩童留于南境,北地便再無青壯,即便靈皇歸來,也無兵可征,無人可用,且嬌兒為質,靈皇再怎麼威逼利誘,百姓也不敢相從。”

    “兩國仇恨再深,人心畢竟都是肉長的,將孩童寄于民間,也能消解兩國的仇怨,生恩養恩都是恩,恩要大于仇,是以仇恨便不會再延續下去,長此以往,方能萬眾歸心,天下大定。”

    向天恩和東方斌一同恍然,楚琴卻又說道“顧獨,你雖是仁心仁念,可這件事怕是要許多年以後,天下人才能想明白。”

    顧獨笑了笑,說道“十年征戰,我已然是殺人無算,又何懼千夫所指,史筆如刀。”

    東方斌突然失笑,三人都不解地看著他,東方斌解釋道“我想起我娘說的話,他若不是我家姑爺,我娘一定會親手除掉他,我娘說他天生就是個害人精。”

    三人都是牽了牽嘴角,楚琴站了起來,說道“只能這樣了,你也累了,我走了。”

    向天恩跟著起身,拱手說道“叨擾國舅了。”

    東方斌說道“我得看我妹妹跟外甥女。”

    轉過天上朝,顧獨當廷提了遷民之事,可謂是滿堂震驚,顧獨詳細解釋了此做法的用意,但依然有很多人用厭惡的眼光看他。

    澤帝皺眉沉思,他心里明白,顧獨這樣做,不僅是為了澤國的長遠利益著想,也是為他這個皇帝著想,然而,讓顧獨被千夫所指,甚至是背上千秋罵名,他這個皇帝于心何忍?

    公羊拓出班說道“皇上,骨肉生離,大悖人倫,臣不贊同國舅之策。”

    顧獨說道“枉我薦你任大祭司之職,不想你竟如此迂腐,所幸楚大師在朝,你今日便當廷請辭吧。”

    眾人盡皆愕然,公羊拓點了點頭,向著澤帝跪下,說道“既然國舅下了令,那便請皇上準臣請辭。”

    澤帝皺眉,顧獨何必要把事做絕吶?在這個節骨眼上逼公羊拓請辭,無非是為了顯示他說一不二,那麼遷民之事,他這個皇帝就是被他這個國舅逼著做的。

    澤帝心口發悶,雖然知道顧獨這樣做,九成是因為禮夏的緣故,可畢竟最終受益的,是他這個皇帝。

    顧獨也跪下,說道“皇上明鑒,楚琴是臣的師父,亦是大御魂師,臣記得皇上說過,澤國求賢,高位以待,如今天下初定,百廢待興,正應用當用之人。”

    楚琴要起身出班,卻被一道指風掃中,扭頭看到東方斌意味深長的目光,心里猛然一頓,昨日他跟向天恩先走的,東方斌說要留下看妹妹和外甥女,莫非他跟顧獨又合計了什麼事?

    澤帝長嘆了一聲,說道“如此,那便應公羊拓之請,由楚琴接任大祭司一職。”

    楚琴又看東方斌,東方斌不動聲色地點了下頭。

    楚琴起身出班,跪倒應道“臣遵旨,謝皇上恩典。”

    顧獨又說道“遷都易民之事,還請皇上早日定奪,此事不宜再行拖延。”

    屏風後禮夏說道“準奏,就按國舅的意思辦。”

    澤帝咬牙皺眉,禮夏怎麼也來了?事先也沒說一聲,這千秋罵名最終還是落到了他們兄妹頭上,同時也坐實了妖後當朝,外戚專權的話柄。

    有幾名官員出班跪倒,帶著哭腔說道“皇上三思啊,大悖人倫之事,萬不可行啊,否則何談澤被天下呀!”

    顧獨起身,冷著臉說道“朝堂之上哭哭啼啼,成何體統?廷衛何在!”

    “在!”數名廷衛應聲進殿。

    顧獨揮了下手,說道“拖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