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負重前行

    若能擊中最好,不能擊中,減緩對方的速度,倒也是一個機會。

    如此幾次之後,夏羽的位置,與對方拉近到了六百多米的範圍,不過此時,山頂位置也快到了,也就幾十米的距離了。

    “不能輸!”

    “我不能輸!”

    夏羽心中吶喊,閉關苦訓了半年就是為了嘗到戰敗,這是非常令人沮喪的事情,他無法忍受也無法承受這樣的重創,他目的冷冽,全身肌肉凝實,爆發出來強大的力量,心中更是堅定信念。

    沖,沖,沖!

    他的眼里,只要前方的那座山頭,那里就是終點,那里有一顆炸彈,他必須要搶先一步,從那個林國良那里奪取過來。

    身後的槍聲斷斷續續的響起,意味著後面的兩支隊伍成員還在戰斗,到現在也沒有全部殲滅對手,或者被對手全部殲滅。

    空氣中的氣息,變得無比的壓抑。

    趙信臉上很嚴肅,心情也很凝重,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看見大屏幕上的兩個人距離的變化,不斷的縮近。

    只是,山頂就在眼前,那個林國良,也迸發出了巨大的能力,拖著傷腿,朝著山頂方向艱難前行,剛才摔了一跤,躲避了子彈的射擊,卻也意外歪到了腳,此番,他承受著痛楚,負重前行。

    夏羽此時,也感覺到了體內氣息的絮亂,兩條腿好像關注了鉛,沉重無比,每次邁步,都帶著巨大體能的消耗,他意識到,體能已經快到極限了。

    距離還有一百多米遠,那個身影已經到了那個山頂。

    夏羽沒有任何的顧慮,大不了同歸于盡,大家也別指望能夠得到那顆炸彈,他手中的突擊步槍,不斷掃射著前方山林處,嚇得林國良不得不躲避在一些凹凸地勢之處。

    同時,他也開槍反擊著。

    夏羽躲避中繼續前進,只是,他又開了幾槍之後,發現身上的彈夾全部打完了,最後一個彈夾的子彈也耗盡了。

    無腦之下,他拔出了手槍,繼續朝著那山頂處開槍射擊。

    拖延時間,只是目前唯一的辦法。

    同時,他也在尋找到對手的位置。

    射擊了好一會,也沒有引爆那顆炸彈,令兩個人的心情都變得無比的復雜和古怪。

    林國良擔心那炸彈就在附近,被對手亂槍射擊之下,引爆了炸彈,那不只是會受傷,還無法得到勝利。

    他目光開始搜尋著那顆炸彈,他不敢站起來尋找,只能以潛伏狀態,不斷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兩分鐘後,他也沒有發現。

    林國良焦急萬分,目光極力左右觀看,不斷搜尋著炸彈。

    此時,夏羽拖著沉重的腳步,已經來到了二十多米外,他沒有發現了林國良的身影,但他能感應到,對方就在前方一些草叢堆或蔓藤條堆的後面,這山頂反應三十多米都沒有一棵大樹。

    這意味著,那顆炸彈不是懸掛在樹上的,當然,也不應該被埋在了地下。

    只是,林國良不得不連通地面也搜尋著,可惜沒能發現新翻動過的泥土。

    “出來吧,咱們先分出勝負,再找那顆炸彈吧!“

    夏羽在十多米外的範圍,叫喊著前面的林國良。

    林國良沒有說話,直接手中的微沖槍,朝著聲音傳來處開槍射擊。

    噠!噠!噠!

    猛烈的火力,橫掃過去,這已經不需要準星了,野蠻式的橫掃,壓得夏羽不得不接連滾到在草叢里,躲避著對方的子彈射擊。

    接連的掃射,壓得夏羽連連後退的,再次退到了二十多米外。

    林國良目光冷笑,掃視著前面塵土飛揚,草削紛飛的區域,極力尋找著對方的身影。

    這密集的掃射,距離又近,卻也沒能射中夏羽。

    通信處里的四個人,變得無比的緊張,每個人的臉上,都無比的緊張又嚴肅,目光定定地盯著大屏幕觀察著。

    “能贏嗎?“

    林永抿著嘴,他感覺,從未有經歷過這種緊張的時刻。

    也許,之前就沒有真正意識到,一支隊伍對于榮譽的追求與捍衛,對于隊伍能否繼續走下去的那種決心,會在這樣一場軍演的對抗中,呈現得如此的淋灕盡致。

    此刻,大屏幕里還在切換著小格畫面內容,是雙方隊伍剩余的隊員在對抗。

    何璐被淘汰了,劉挺和葉鐵也被淘汰了。

    葉寸心與韓柯的對抗,譚曉琳與李少通的對抗,雙方已經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畫面中,韓柯和葉寸心都接連檢查了身上的狙擊子彈,一個剩下兩顆,一個剩下一顆。

    韓柯不得不謹慎把握最後一顆子彈,當然,他身上還有手槍可以使用,還能繼續戰斗,只是,雙方的距離,超過了四百米,手槍的戰斗威力,大大被削弱了。

    譚曉琳和李少通的戰斗就更是到了最後的枯竭地步,兩個人此番已經使用了手槍,甚至,李少通的子彈只剩下三發了,而譚曉琳,彈夾里還有六分子彈。

    可彼此都不知道對方身上剩余的子彈,只能猜測,對方的子彈也所剩無幾。

    彼此的僵局,似乎都在等待著通信處給他們信號。

    決定勝負的關鍵,落在了山頂上的那顆炸彈。

    此番,山林處的夏羽和林國良,兩個人都無比的苦逼,他們在對抗中,位置不斷的發生了變化,剛開始是林國良佔-據主動,在壓制中,接連轉化位置,尋找著那顆炸彈。

    隨著子彈的射擊,他身上的彈夾也被消耗盡了,之前沖上來之前,他就將多余的彈夾交給了田果等人,畢竟他搶先沖上來,不需要那麼多的子彈。

    每個成員配備的子彈量是相同的,這也是讓雙方盡可能的保障公平性。

    可惜,從一開始,就難以確保就是公平的,男女有別,起始點也不一樣,訓練的程度也不一樣。

    一個是剛剛訓練出來,一個是經歷過多次的任務施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山頂處的兩個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特別是林國良,原本他是佔-據主動的,可一直沒能找到那顆炸彈,這令他非常的急躁。

    另一邊,二十多米外的夏羽,手槍的子彈僅剩下兩顆了,這令他變得抓襟見肘,不敢貿然沖上去。

    如果被對方的子彈擊中,被淘汰了,那就更加的飲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