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3章殺機

    就這樣,周鳴成為了雷青鋒商戰制勝的王牌,而周鳴也得到了兩塊令牌。

    那是兩塊“身份證”,是能夠自由出入赤玄城的身份令牌。

    有鑒于赤玄城的重要性,為了杜絕一切可能威脅到傳送陣的事情發生,赤玄城實施了極為嚴苛的人口管制。

    城里的每一個人,都必須來路正,而且需要持有獨特的令牌才能出入。

    那個令牌,和佣軍的紋章類似,但是制造難度和獲取條件要嚴苛得多。

    目前而言,進入赤玄城最容易的方式就是充當苦力。只可惜,苦力只能是普通人。想要以獸師身份入城,現階段的難度之大,用難如登天來形容也不為過。

    在出入人口審查這方面,是整個赤玄城少有的沒有什麼水分的領域。畢竟,赤玄城已然是王國第二心髒,干系異常重大,誰敢在這方面動手腳,無異于自尋死路。

    然而,雷青鋒仍然毫不猶豫的送出了兩塊令牌。

    他之所以這麼做,一方面是為了表現誠意,另一方面,也是變相的向周鳴展示海龍會的強大。

    當然了,雷青鋒絕對是精明之人。敢于送出兩塊令牌,說明他已經對周鳴和陳霆的來歷有過一番深入調查。

    不過,到了如今,周鳴也不怕別人查他底細。更何況,無論對方怎麼查,始終都只能得到有限的情報。個別人不說,沒有人會知道他就是曾經那個出自青虎部的周鳴。

    就這樣,周鳴終于擁有了在赤玄城立足的資本。

    周鳴所不知道的是,目前正在調查過他來歷的人,絕非只有雷青鋒一個。

    此時此刻,赤玄城外聚居區最內圈的一幢堪稱雄偉的石頭建築之內,在一間裝飾奢華的房間中,寬大光滑的桌案之上,一份關于周鳴的調查報告正靜靜的躺在那里。

    桌案之後,一位身形矮胖的中年男人正神情昏沉的靠坐在寬大的獸皮軟椅之內,眼皮抬了抬,努力伸出短手,將那一份書寫在獸皮上的情報拿到手中。

    “只有這麼一點?”

    矮胖中年男人不耐煩的掃視一眼,語氣很是不滿的問道,隨手就將那份情報扔開了。

    此人,便是在聚落中引得天怒人怨的那位陳大人。這位一向深居簡出,但是“名聲在外”的陳大人,全名叫做陳常生,雖然生得五短三粗,武大郎的賣相,而且利欲燻心,自私殘暴,平素總是一副憊懶如豬的模樣,實際上修為非常恐怖,乃是一位八品馭獸師。

    坐在他對面的人,乃是他的佷兒,來自于淵海破虜軍團的陳侖。

    關于周鳴二人的情報收集任務,正是陳侖通過一些軍方渠道,假公濟私,在這幾日搞到手的。

    “雖然不多,但是已經足夠了!”

    陳侖看向陳常生,手指輕叩桌沿道︰“這兩人雖然氣質容貌非同一般,看上去十分驚人,尤其是那個周凡,實力深不可測,宛然是妖孽一般,很容易就給人一種背景深厚的錯覺。不過,不查不知道,查過之後,才知道那不過是兩個笑話。誰能想到,他們是從風狼聯盟那種窮鄉僻壤走出來的小角色呢?

    那個陳霆,以前是守山人,出自風狼聯盟那個微不足道的獸師堂分堂,天賦應該非常不錯,容貌嘛,那就極為驚人了。此女乃絕世尤物,我看可留!

    至于說那個周凡,有關他最早出現的情報,是在一個叫做青虎部的部落里。後來他加入了佣軍團,在鐵雲刀手下效力,如今是一個小小的二星佣軍。此子早在鬼神山界域之門開啟之前就已銷聲匿跡,直到最近才再次出現,我們要除掉他,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但周凡這個人的來歷終究不太清楚。”

    陳常生抬眼看了一眼陳侖,沉聲道︰“就譬如雷青鋒此人,看上去也是平平無奇,但縱觀赤玄城,有人膽敢動他一下嗎?如果真把他當海龍會一個普通小老板對待,那簡直就是愚蠢。更何況這個周凡,行事如此高調,根本是肆無忌憚,若說沒有什麼依仗,實在教人難以信服。你能保證他背後沒有深厚背景嗎?你要知道,在如今的赤玄城一帶,大人物幾乎隨處可見,其中不乏隱藏身份的低調角色。我們欺負那些賤民大可肆無忌憚,但是對待這些人,卻萬萬不可大意,除非是不想活了!”

    “常叔,這些我都考慮過!”

    陳侖听聞,並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反而神秘一笑道︰“我看這個周凡,對于風狼聯盟感情頗深。他如果鐵了心要罩著如今的風狼聯盟殘部,對于我們行事,只怕大有不利。據我觀察,風狼聯盟如今這些聚落中,青壯年委實還有不少,起碼還能征發八萬人。如今異界那邊又急缺人手……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得解決周凡這個麻煩。不過,要除掉他,未必需要我們親自動手。從目前的情報來看,其實還有比我們更想除掉周凡的人,只不過那人還不知道周凡已經出現罷了!”

    “哦?”

    听到這番話,陳常生終于來了一點精神。八萬勞力的誘惑,乃是陳常生所不能抵擋的。

    陳侖見狀,趕忙細說道︰“從我目前所知的情況來看,風狼聯盟各部之中,有一個小部落境況最好,名叫青虎部。此部落原來一直有人守護,其人名喚海靈兒,來歷非凡,出自伯爵之家,乃是一方鎮守海連潮的孫女。要說此女為何要守護青虎部,根據青虎部中人所說,居然是受了那周凡所托。這幾年來,為了守護青虎部,海靈兒可謂不辭辛勞,盡心盡力。不但為此部謀得了一片上佳的安居之地,更是極力幫助此部免受征召之苦。直到最近幾個月,此部才被強征了七百人發往異界,而且還是軍方出面的情況之下。縱然如此,海靈兒居然不顧危險,堅持要與那七百人同行,毅然前往了赤玄鬼界。你說,海靈兒與那周凡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關系,才能令此女如此付出而甘之若飴?”

    “伯爵之後,一方鎮守孫女,居然甘做如此犧牲……莫非海靈兒是那周凡伴侶不成?!”

    陳常生心中想著,忍不住冷笑道︰“此子當真是艷福不淺啊!不過,青虎部既是小部落,又怎會驚動軍方強征?”

    陳侖嘿嘿笑道︰“常叔,妙就妙在這里!那還不是因為有人吃醋了!常叔不在軍中,有些小道傳聞或許不知。但是,眾所周知的一點是,淵海屠龍軍那位霸王花向來是鐘意我們軍團中的那位新晉兵王。我查過之後才知道,我們那位兵王居然與海靈兒來自同一個地方。而且,早就有傳聞,羅大兵王三番五次私會那個海靈兒,每每歸來,總是一副神魂顛倒模樣……”

    “軍方強征青虎部之事,難道是屠龍軍做的麼?”

    陳常生終于來了精神,因為他看到了除掉周凡這個肉中刺的絕好機會。

    陳侖陰笑點頭道︰“那還能有誰呢?八大軍團誰會為了這種小事出動,何況征召民夫之事,根本不該軍團來管。那朵霸王花的脾性,沒有殺了那海靈兒已算是好的了。海靈兒逃亡異界,倒也算識相。只可惜苦了我們的羅兵王!常叔,你說如果我們把海靈兒有姘頭這件事告訴羅兵王羅天辰,他對付情敵的手段,會不會比那朵霸王花更狠辣呢?”

    “我听說羅天辰是學破虜侯大人,一心苦修絕殺流的罷?”

    陳常生反問一句,隨即忍不住笑道︰“這件事你好好去辦罷,好處自然不會少。嗨,看來我終于可以睡個安穩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