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約定(二)

    殿中空氣凝滯了一瞬,然而很快,左殿的屏風後便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阿箬循著聲音望去,見到了一個身著黑色袍子的男子,那男子的面容過于普通,阿箬甚至對他毫無印象,但是她十分確定,這個人是友非敵,因為那黑色的袍子上,有銀絲線繡成的暗紋,是她很熟悉的麒麟模樣。

    “元姑娘!”那人拱手揖。

    “你是……右麒麟?”阿箬猜測道。

    “正在在下。”

    阿箬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亮光,但很快又歸于沉寂,“我與他說過,自有決斷,他又何必派你過來?”

    右麒麟的語調比之左麒麟,更加公事公辦,“元姑娘誤會了,殿下派我來,不過是要傳一封重要的書信,信中內容極為重要,姑娘看過,自會明白。”

    說罷,那右麒麟便將書信遞了過去,阿箬接過書信,有些遲疑,但在猶豫片刻過後,她還是將其打開了。

    信上,司馬笠沒有講半句勸阿箬離開的話,只是將當日他在司馬策處所听聞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知了阿箬。

    “諸葛芯鴛!”她冷哼一聲,“竟然是她!”

    “我來蜀中之前,殿下已親自前往嶺西王府取得了那半枚玉玨,現下,就需等待時機,從關明誠處獲取另外一塊玉玨。”右麒麟言簡意賅,阿箬亦听得十分明白。

    她微微思忖一陣,又道︰“我這里便有諸葛先生的親筆信件,你拿過去,送到帝都。”

    右麒麟拱手受命,然而阿箬卻忽然又道︰“這個不急,你找個信得過的人將這書信送走便是,三月初十之前,你務必要到夔州待命。”

    右麒麟有些詫異,司馬笠並未與他提過這一點,如此,這便只能是阿箬的吩咐了。

    “有何任務,元姑娘可否言明?”

    阿箬頓了頓,只答︰“這計策有些冒險,能否完成尚未定論,你就按照時日到那里便好,若順利,我自會想辦法來聯系你……若是不順,十五之前,亦會有人將一重要之物交付于你,你便帶著那東西,返回帝都要緊。”

    越是模糊,越是危險,可麒麟衛不就是為了應對危險而生的嗎?

    “在下明白,還請元姑娘保重!”

    阿箬嗯了一聲,看了看書案上的線香,覺得時辰差不多了,“大人武功高強,我本不應多嘴,但現下這蜀中境內幾乎被逐鳳樓的眼線包圍了起來,你還是應當多多小心,我這里有一枚通行令牌,見之如見逐鳳樓主本人,你帶上它,行事或可方便。”

    說罷,阿箬轉身去了書案之旁,將諸葛有我的信件和通行令牌取來,交給了右麒麟。

    右麒麟拱手道了謝,很快就消失在了屏風之後。這時候,書案上的線香燃盡了最後一點,外邊傳來了敲門聲。

    阿箬懶懶地應了句“進來”,便是那小侍女端著果盤俯首進來,而她身後,竟還立著一黑衣人影,豐神俊朗,凜凜寒氣。

    阿箬心頭咯 一聲,卻很快調整表情,對著門口人影淡淡笑靨,“離憂,你怎麼現在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