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舊怨(五)

    關于這位諸葛外宅的管家,司馬笠確實听到過不少傳聞,他只知此人精明能干,將諸葛家在帝都的事務料理得十分妥帖,卻不知,他竟還有這般背景。

    “放著大好的前程不去追逐,反而甘心做個管家……”司馬笠冷聲一笑,“這個人,倒是有些意思。”

    卓貴妃輕咳一聲,又道︰“太子殿下若得空,我勸你最好去查上一查,說不定還能有些不一般的收獲呢!”

    司馬笠嗯了一聲,算是默認。

    “我要說的第二件事,其實很簡單。”卓貴妃嘆了一口氣,“文策向我坦白過,在他策動謀反的整個過程中,其實都有諸葛芯鴛的助力,逐鳳樓能選擇幫他,其中亦是諸葛芯鴛在保。”

    這件事,司馬笠心中有數,可是他既找不到任何直接的證據,也探不清楚阿箬此時心中對于離憂的真切態度,所以,他只能選擇沉默。

    “太子殿下,你知道當初文策是如何離開皇宮的嗎?”卓貴妃突然問道。

    司馬笠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莫不是也與諸葛芯鴛有關?”

    “我自那之後,再未見過文策,諸葛芯鴛也沒透露任何的消息與我,但我身旁那個最貼心的的侍女偷偷告訴我,她曾瞧見那幾日凝霜殿的人在夜里悄悄處理了很多帶血的紗布。”

    “怪不得父皇發動數路人馬連查數日都沒有發現他的行蹤,原來,諸葛芯鴛竟將人藏在了父皇的眼皮底下,可真是膽大包天。”

    卓貴妃嘆了口氣,緩聲對司馬笠道︰“太子殿下,我知道的都已經說完了,但我既沒有證據,不能揭發諸葛芯鴛,也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只能在此任人宰割。但我知道,諸葛芯鴛陷害謝皇後,這一點,你定是無法忍受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徹查,能替我鏟除那個賤人,如此,我就算殞命于此,亦無怨言!”

    司馬笠頓了頓,腦子里飛快地閃過一個想法,“娘娘,我雖不能帶你去見文策,但卻可以想辦法幫你帶封信給他,不知你意下如何?”

    “此話當真?”卓貴妃那晦暗的臉上,忽然像煥發了光彩一般。

    “你若願意,便請趕緊書信一封吧!”

    “好、好!多謝殿下,多謝殿下!”卓貴妃喜出望外,當即便到書案旁,點燃殘存的煤燈,疾書起來。

    ……

    蜀中二月,田野間的芸薹卻已盛放,一片金黃搖曳,與遠處青山相映成趣,再加上一個難得的艷陽天,掃去積日陰霾,無論如何都是叫人身心極度舒暢的。

    然而,阿箬騎馬上,卻始終無心觀賞。

    “阿箬,申時已過,今日無論怎樣都趕不回錦官城了,不如咱們在此稍歇息,然後趕去最近的驛站吧!”

    自打發布了婚書,離憂就顯露出了從未有過的愉快,所以,他才約了阿箬出來,一同觀賞這開得正艷的芸薹。豈料,二人打馬走得太遠,如此一來,今日竟還無法按時返回了。

    阿箬望著遠處的山影,知道錦官城尚在遠處,不免有著皺眉,但還是用最溫和的語氣應了聲好。

    她跳下馬背,伸了個懶腰,誰知,手還沒放下去,離憂竟一把從後面抱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