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黑衣人

    司馬策听完冷笑一聲,只道︰“文策之事,不勞太子殿下費心!”

    說罷,他竟然操起馬上弓弩,對著司馬笠所在的位置引弓便是一箭。這羽箭力道十足,若不是司馬笠反應迅速躲開了,後果還真是不堪設想。

    “冥頑不靈!”司馬笠冷哼一句,便大手一揮,命左右道︰“放箭!”

    于是,新一輪的箭雨又是鋪天蓋地而來,司馬策腹背受敵,即使身邊高手環繞,他也漸漸難以應對。

    “難不成今日便要命喪此處!”司馬策恨恨地看了一眼山坡上那冷淡自若的人,心里很是不服氣,他不明白,那個人究竟有什麼好,不就是上輩子修了福,今生遇著個好母親嗎?否則哪能得到群臣如此尊敬,以及父皇的百般看重呢?

    雖然他心中不服,但此刻幾乎于事無補,身邊的高手一個接一個跌落馬下,他就快要接近孤軍奮戰之狀了。

    就在此刻,山坡上那人跳下馬背,拔了長劍在手,而後大踏步向他走來。弓箭手不再放箭,場面一度趨于寂靜。更遠處的士兵被司馬笠的手下擋住,司馬策只能站在原處,等著他這個兄長,一步一步逼近于他。

    “太子殿下還是打算手刃我這個仇敵嗎?”司馬策看著來人,冷哼了一句。

    “手刃你!”司馬笠沉沉道︰“只怕髒了我的劍。”

    “我以為殿下你多麼淡泊名利,沒想到還是急著將我綁回皇帝面前邀功,也罷,畢竟帝都之內耳目眾多,只有在目光最集中的地方將我處決,才能在群臣和各大世家面前彰顯你太子殿下的不世之功。”司馬策說罷,竟仰天長嘯起來,那副陰陽怪氣的模樣讓司馬笠從心底里感到不屑。

    “文策,當初在會稽時,我便不該放了你,一時之仁,倒促成你步步皆錯。”

    司馬策又笑,笑罷又惡狠狠道︰“你少在此處惺惺態,要殺要剮,來個痛快的。”

    司馬笠緩緩舉起手中的長劍,道︰“我雖恨你錯事做絕,置我于險境,但我畢竟是你兄長,並非真的要你性命。”

    然而此刻的司馬策卻已全然听不進去司馬笠的言語,他猛地舉起劍,一個飛身,就朝著司馬笠當面劈去。

    可是,司馬策哪里是司馬笠的對手,兩人拆了不到數十招,司馬策就漸漸落了下風,司馬笠看準形勢,一個巧招,便擊中司馬策手腕,迫使他丟了兵器,而自己的劍卻也穩穩當當地架在那人脖頸之上。

    “收手吧!我可為你求情。”司馬笠苦勸。

    孰料司馬策苦笑一聲,陰沉道︰“技不如人,我甘願受死,可我即便是死,也要讓你背上斬殺兄弟的惡名,叫天下人恥笑。”

    說罷,司馬策便勢要順著那劍鋒自裁當場。

    事發突然,司馬笠也全然沒有料到他會這般決絕,他收劍不及,司馬策的脖子上已有殷紅血跡。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空中忽然閃過一個黑影,那黑影一伸手便將司馬策拉了回來。

    司馬笠順勢一個轉身,又是長劍橫執,直指那救了司馬策的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