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終于見面了

    剛到夔州營地的那晚,阿箬與一眾將領議事完畢,便打發眾人離開,自己又去了容隱之營帳。

    她總擔心離憂會為難容隱之,所以不敢把營帳設得太遠。然而,她一進去,卻發覺營帳之中空無一人。阿箬有些著急,忙去問帳外侍奉的兵士,那小士兵看見阿箬,不免緊張,連答話的聲音都不自覺顫抖起來,“陛下……方才容公子見您帳中議事,沒有去打擾,便說獨自出去逛一逛。”

    “逛一逛?”

    阿箬下意識地重復,不覺心道︰“夔州一帶地勢險峻,白晝里尚有野狼出沒,更何況這三更半夜?”

    “容公子往哪個方向走了?”

    小士兵一愣,但很快指著東面的山坡道︰“小的瞧見,他是往這個方向……”

    阿箬顧不得其他,趕緊順著小士兵手指的方向而去,很快,她便出了營地,步入了一片漆黑之中。順著一條細密的碎石路,很快,阿箬便到達了東面山坡的頂端,那頂端甚為平坦,天上月光一照,竟也比來時的上坡路更敞亮一些。

    阿箬左右望了望,很快便發現不遠處有個頎長背影,披風及地,疏淡悠遠,他靜靜佇立于彼,似乎正仰頭望著天際的月光。

    阿箬看得有些呆了,這般天人模樣,瞬間便讓她想到了初遇時那個讓人移不開眼的容公子。她放慢了腳步,緩緩靠近她,但她並沒有收斂氣息,所以容隱之應該立刻就能知道她來。

    “箬兒,外間天涼,你可有加件外袍?”聲音落了,那人才緩緩轉身,正面對著她。

    阿箬方才走得急,哪里還能加上外袍,故此刻只是尋常單衣,立于風中。

    “容兄,我皮糙肉厚,不礙事。”她笑眯眯地說。

    容隱之噗呲一笑,似被逗樂,“哪有姑娘家用‘皮糙肉厚’來形容自己,更何況,我的箬兒從來便是個孱弱的美嬌娘。”

    阿箬眼皮一抬,“容兄莫不是亡了初見元青之時?”

    聞言,容隱之有些悵然,他久久注視著阿箬,末了才道︰“又豈會忘記,不過現在想來,我寧願當初從未去過姚關,從未遇見過你。”

    阿箬微微一顫,不覺一計苦笑,“是呀,若當初你和……不來姚關的話,便不會有今日之境況。”

    阿箬始終沒有說出那個“他”字,只眼光已不自覺望向東邊山腳之下,那里二十里外,是大興禁軍的營地。

    “就算沒去過姚關,只你我二人有緣,便無論如何也會相間的。”阿箬和容隱之正悵惘間,不覺便听見一個又低又磁的聲音,聲音中似乎還隱隱含著怒氣。

    聞聲,容隱之非常驚訝地轉身望去,阿箬本就面對著聲音來向,這會兒,她卻是怔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這個聲音的主人,曾像夢魘一般纏繞著她,她又如何會不認識呢?

    “既然來了,何必躲躲藏藏?”容隱之對著黑暗處說道。

    不久,便有一個黑影跳了出來,玄袍勁裝,勾勒得身形瘦削,然渾身上下那一股凜冽之氣和雍容的氣度卻分毫不減。

    他手中拿著劍,劍卻未出鞘,一站到二人面前,眼光便直勾勾地盯著阿箬,片刻也不曾離開。

    “我們終于見面了……青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