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學不會

    司馬笠在情思小院醒來的第二天,便徑直去了皇帝司馬佑的寢殿。他跪在皇帝臥榻之前,做一副義憤填膺之狀,細數蜀中亂賊之過,並請求司馬佑允許他領兵平叛。

    經過這些天的靜心修養,司馬佑的神色已經大好,他倚在臥榻之上,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並沒有急著下結論。

    直到司馬笠再次請求,他才屏退左右,緩緩開口說道︰“笠兒,這趟子亂可不好平,諸葛有我樹大根深,經營蜀中多年,不是你憑著一時意氣就可對付的。再有,那逐鳳樓中人,和……元青箬對朕對你皆是滿心仇恨,他們勢必與你拼個魚死網破。”

    司馬笠垂手站著,他的心意很堅決。

    “朕能理解你的苦衷,亦能體會你的心情,昔日,朕就擔心她居心叵測,所以才千方百計阻撓你,如今看來,一切似乎都成真了,你還要那般堅持嗎?”

    司馬笠心頭一顫,他意識到,司馬佑早已看出了他的心思。

    “父皇,兒臣,想結束這場亂局。”司馬笠哀哀道。

    這是他的真心話,若不是當初那些陰差陽錯,他與阿箬早該新婚燕爾甜蜜幸福,又何來今日這般亂局呢?

    司馬佑看著他,心理難免揣摩這話是真是假,又有幾分分量。但最終,他選擇了相信。

    “笠兒,跪下!”

    聞言,司馬笠雙膝跪地,脊背挺得筆直。

    “父皇,為難過你。”這是一個陳述句,說明司馬佑也認同當初自己行為的武斷。

    司馬笠無言。

    “父皇,也廢黜過你。”

    一場廢黜,幾多磨難,他猶然記得,故也看透了許多事。

    “父皇,並不是個好父親。”

    自打謝綰綰離世,司馬佑雖重視他,但更多的時候,是對他的考驗與鞭策,父子倆,很少有真正意義上充滿溫情的相處。

    “無論你心中對我有何評判,有一句話,你一定要相信。”司馬佑神情非常鄭重。

    司馬笠微微抬起頭,注視著他。

    “從你誕生之日起,朕便打定主意,要將江山交托于你,這一點,從未變過。”

    “父皇……”司馬笠當然難以接受,因為有太多的情況解釋不清楚。

    “你一定很好奇,朕既揣著這樣的心思,當初又為何那樣對你。”司馬佑說著,還不禁輕輕笑了兩聲。

    聞言,司馬笠更加疑惑了,他雖不言,心中卻很想知道答案。

    “笠兒,你就是秉性太過純良,才會著了道,差點斷送了自己。”

    司馬笠全然听不懂他在說什麼,只得拱拱手,道︰“父皇這是何意,兒臣甚為不解。”

    “當初在會稽,你若是狠下心來,將文策綁了,自然也就不會有後來的事。”司馬佑壓低了聲音,盡說些讓司馬笠膽戰心驚的話,“你狠不下那個心腸,朕就只有想辦法來教你,讓你一步一步學會心狠,學會帝王該有的權衡。”

    此話一出,司馬笠幾乎怔在當場,他甚至不敢判定這些話是不是司馬佑的借口與說辭。

    “可是父皇,文策他,畢竟是我的親弟弟。”司馬笠怔忪道。

    “親弟弟又如何,皇位與之,誰更重要?”司馬佑喝道︰“你要記住,他在覬覦你的皇位,你對他心慈手軟,可他一旦成功,便絕不會放過你!要收回涼州,你與他必有一戰,再次面對他,你絕不可像先前那般仁慈。”

    司馬笠猶疑著答了聲是,可半晌也沒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