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分道(三)

    “青箬,你听我解釋,這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樣!”司馬笠聲音雖沉,然言語之中已是顯而易見的慌張。

    阿箬吸了一口氣,答道︰“救出我阿爹,你愛娶誰娶誰!”

    司馬笠一怔,心口就像挨了刀子般,被刺得生疼。

    “師父危急,我當竭盡全力相救,但方才之事,真真只是誤會!”司馬笠答道︰“如今宮中情勢復雜,我這也只是同父皇和淑妃虛與委蛇而已,你切莫要放在心上!”

    阿箬冷哼一聲,這樣的事,她又如何能不放在心上,她深呼吸一口,想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從容一些,“你打算如何救我阿爹?”

    司馬笠趴在阿箬耳邊,將自己的一切計劃告知于她.阿箬雖未言語但听得十分仔細,原來這司馬笠卻也有周詳的安排。

    “阿箬,你信我,我一定將師父救出來,而後,同你一道遠走高飛!”司馬笠信誓旦旦。

    阿箬心下一沉,先前的一切猜忌與顧慮皆一掃而空,她深呼吸一口,回答道︰“既然如此,我便信你這一遭!”

    司馬笠心下一喜,剛欲再訴情衷,卻又听得情思院外有人喊道︰“殿下,你在哪兒?”

    是個柔軟的女聲,阿箬猜測,定是那諸葛如月無疑,她心頭不覺一驚,又是一陣不悅,她猛地掙開了司馬笠懷抱,背面對他道︰“與你甚為和睦的諸葛小姐來了,你還是快些去見她吧!”說罷,阿箬一個飛身,便跳到三丈以外之地。

    司馬笠下意識伸手想要去拉她,然而,已有腳步聲傳來,一時間他進退維谷,只得僵在當場,依舊保持著手微微抬起的模樣。

    “殿下!”諸葛如月輕輕喚了一聲,“您出來得實在太久,娘娘叫臣女來問,可是出了什麼事?”

    司馬笠眉頭微蹙,只一刻的惱怒閃現,而後他轉過身來,又恢復了一貫的冷淡,只是開口對諸葛如月說話,冷淡中卻也帶了些不明的溫和之意。

    “是本王看錯了,誤以為這園中有異,故才來一窺究竟,不過現下已經明了了,一切並無大礙,咱們還是回去吧,不叫淑妃娘娘久候!”說罷,他也沒管諸葛如月是何反應,步子一抬便往正殿而去。

    諸葛如月愣了一下,當即小步跟了過去,不再他言。

    然而,當他們回到正殿時,殿堂之上卻空無一人,只有司馬笠的貼身小宦李蟾上前揖道︰“殿下,娘娘見諸葛小姐出去尋你,便先行回宮了,她留下話,說讓你們年輕人自在喝酒聊天,不必再去向她請安。”

    聞言,諸葛如月上前兩步,她本想拿起桌上的酒壺敬司馬笠一杯,誰知還沒走到桌邊,便听那人冷冷道︰“諸葛小姐,天色已晚,本王讓李蟾送你先回去休息,本王先行告辭了。”

    “殿下……”諸葛如月想喚住他,誰知,那人卻已一個箭步沖出了殿外,不知去了何處。

    她剛想邁步去追,卻又听得李蟾恭恭敬敬地攔下了她,“小姐,殿下還有要事,就讓奴才伺候您回去歇息吧!”

    既如此,她如何能失了禮數呢?最終,諸葛如月只得微微嘆口氣,而後順著李蟾手指的方向,離了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