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承江山(四)

    六宮正主?

    在那小兵的心中,自打他出生起,這大興皇朝似乎便一直保持著後位虛懸,怎麼如今竟流傳出了關于它的傳聞。

    “難道咱們皇上想通了,終于要立一位皇後來安定後宮了?”小兵饒有興致地打探,“會是誰會是誰?”

    十夫長嘆了口氣,答道︰“淑妃娘娘!”

    “淑妃?”小兵有些驚訝,“這往日里只听說過貴妃娘娘最為得寵,怎麼如今卻成了淑妃要做皇後?”

    十夫長彈了彈他的腦門,“你傻呀!貴妃姓卓,如今卓家叛亂,陛下留她獨活便是仁慈,哪里還有可能恩寵如初?”

    “倒是倒是!”小兵連連點頭。

    “不過你想想,淑妃同樣也是出身名門,才華樣貌一點不缺,她其實也具備做六宮之主的實力。更何況,這些年來淑妃雖無所出,但她收九公主為義女,又與先皇後所生的太子殿下情同母子,所以她在宮中地位自然無人可比!”

    “如此說來,陛下立她為後也確實是情理之中的事!”

    十夫長突然壓低了聲音,說︰“不過,我倒是听說了另外一件事,或許才是促使陛下下定決心的主要原因!”

    “哦,不知何事?”

    “听說呀,亂賊司馬策逃走那日,潛入了淑妃寢宮,淑妃發現了賊人,正欲向陛下奏報時,卻被那賊人狠狠刺了一劍。賊人那是起了殺心,幸虧淑妃福大命大,只擦傷了手臂,算是躲過一劫。不過呀,淑妃心慈,不想讓陛下記那司馬策更多的仇,故而一直瞞而不報!要不是陛下無意中發現,她可能一輩子也不會講。”

    十夫長頓了頓,仿佛也對那淑妃肅然起敬,“當時呀皇帝拉著淑妃的手,當著眾宮人的面就說——淑妃仁慈,只想以德報怨,如此心性,仿若綰綰當年,正是大興後宮最需要的。”

    听了這話,那小兵不經感嘆道︰“如此人品,如何做不得我們大興的皇後呢?”

    小兵因為心中激動,故而說話的聲音委實有些大,那十夫長趕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並小聲叮囑道︰“這些話呀,都是我在宮里的同鄉悄悄說給我听的,你且听著就是,萬不可外傳!”

    小兵連連點頭,應承道︰“大哥放心!”

    然而,此刻他已經在心中列好了清單,並且一定要將這消息與他們分享。

    ……

    帝都暫時恢復了平靜,阿箬卻心事難寧。

    她趴在窗台上擺弄著那盆細弱的君子蘭,她離開這段時日,筱漁將花照顧得很好,葉片依舊青綠,可一點也沒有開花的意思。

    阿箬本想問問元芷栽種蘭花的心得,可她又害怕提起元芷的傷心事,故而一直未開口。那元芷也是,在帝都呆了不到半日,便留下書信一走了之。

    “小姐,今日可要去官衙?”筱漁不知什麼時候進得房間。

    阿箬揉了揉鼻子,佯裝打個噴嚏,答道︰“不去了!”

    其實,並非阿箬怠工,回到帝都的那一日,司馬笠就曾叮囑過她,叫她這些日子就呆在府中,絕不可離開半步,更不能去上朝。阿箬不知司馬笠做何打算,但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听從。

    “先出去吧!有事我再叫你!”阿箬見筱漁似乎沒有離開的意思,便緩聲提醒道。

    然而,筱漁卻一動也不動,阿箬心中暗叫不好,便只能沉聲問︰“還有事?”

    “樓主回來了,他要見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