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決生死(十三)

    容隱之神情微微一滯,抬眼便瞧見了阿箬那張略有些尷尬的臉。很快,他便敷衍似的笑了兩聲,而後岔開話題,“玩笑而已……你繼續說。”

    阿箬輕咳一聲,又道︰“方才在外間我听到了白頭雕的聲音,這說明離憂已經就在這附近,我擔心……他會將我們的行蹤透露給司馬策。”

    容隱之點點頭,他沉思一陣,而後不緊不慢地說︰“如此說來,倒也不奇怪,畢竟他是希望帝都的亂局繼續下去的。”

    “容兄……為何如此平靜?”阿箬很是不解。

    容隱之抬起頭,笑容很是坦誠,“箬兒,司馬策他們為了搶奪江山,肯定已在外間布下了天羅地網,此處也沒有什麼機關掩護,所以,被他們發現是遲早的事,如今你告知我這一情況,只能說明在這一切的不確定因素中又加了一點而已。”

    阿箬吞了口唾沫,嘀咕道︰“容公子到底還是容公子。”

    容隱之笑而不語。

    “我覺得,還是應該提醒他,讓他盡早撤離。”阿箬所說的這個他,指的自然是司馬笠。

    容隱之微微頷首,雙眼卻已盯著阿箬,“你希望,由我去說?”

    果然聰明人物,一點就通,阿箬急忙點頭。

    容隱之單手揉了揉太陽穴,而後道︰“這個你不必擔憂,我自會尋一套說辭勸告于他!”

    阿箬知道,司馬笠素來最為重視容隱之的意見,所以此刻她心中那根緊繃的弦終于松開了。她帶著輕松與笑意看著容隱之,那張有些慘白卻依舊俊逸的臉,也正溫和地朝向著她。

    她垂著頭,有些自責道︰“容兄……我總是這樣叨擾于你!”

    “箬兒……”容隱之走到她身旁,“你我之間,何來叨擾一說?”

    “若不是你次次幫我,替我保守秘密,如今的我說不定早已……”

    阿箬話沒說完,容隱之便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這讓她不由得吞了聲。

    “箬兒,不要總是這樣一副自責的模樣,先前我便已說過,幫你,乃是我心甘情願。”

    “可是我……生活在謊言之中,這迫使你也要謊話連篇。”

    “箬兒,我不是三歲小兒,更不是臨時興起,我知你心性知你處境,所以,即便需要用謊言去填補,我也沒有怨言。”容隱之看著她的雙眼,話語溫和而動情。

    阿箬咬著嘴唇,手也握成了拳,可是,她知道,即便明知這是罪過,她也依然只能讓錯誤繼續,因為,她實在找不到更好的辦法,更不敢向司馬笠坦白一切。

    容隱之靜靜地看著她,因為阿箬下意識地低頭,所以他其實只能看見女子額頭,可即便這樣,他也能隱隱察覺到她的不安與無奈。

    他很想抱著她!

    可是,他知道,這只是痴心妄想。從得知自己身體狀況的那一刻起,他便已決定退出,他知道,可能這種退出不會給她造成什麼影響,可對于自己來說,卻是一個極為艱難的過程。

    如今,他好不容易接受了這一切,適應了這一切,又豈能因一時沖動,破壞了這微妙的位置?

    終究不是她命定的良人,又何苦將她帶入困局,哪怕留給自己的,只是繭自縛?

    “箬兒,你喚我一句容兄,我便該做出兄長該有的樣子。”

    說罷,他迎著女子感激的目光,松開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