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決生死(十)

    司馬策情緒有些焦躁,他搓著雙手,在屋中不停地走來走去。在一夜未睡的情況下,他卻半點困意也沒有,一來是因為自己著了曾為炯那老匹夫的道,二來則是心中另一種隱隱的擔憂。

    可這件事,除了卓啟忠,他卻不敢與人商量半句,眼下,卓啟忠城門未啟便打馬出城,而他,只能在此默無聲息地等待著。

    這將是一個何其難熬的過程?

    “殿下!”

    過了許久,外間突然有人聲傳來。

    司馬策當即回過神來,往門前跨了兩步,便看清了來人模樣。

    “外公!”他壓著嗓子,低聲喚道︰“那邊情況如何?”

    卓啟忠沒有吱聲,走進來後又轉身關上了門。

    司馬策見狀,心中已有不祥的預感,果然便听那人說︰“老夫去到那處……只見尸橫遍野,鐵籠之中……空空如也!”

    “什麼?”司馬笠驚呼一句,而後竟一屁股坐在了身旁的坐墊之上。

    卓啟忠上前兩步,扶住了他的雙肩,“殿下,莫要緊張,事到如今,咱們只能從長計議!”

    司馬策倒吸一口氣,而後問道︰“外公打算如何處置?”

    卓啟忠收回手,徑直坐到他身旁,他招招手,只道︰“老夫不說,你也應當能猜出來,這事是誰做的。”

    司馬策雙手不自覺捏成拳頭,“這還用猜嗎?自然是我那賊心不死的皇兄!”

    卓啟忠微微頷首,又道︰“咱們所用之藥乃高人所贈,不是輕易能解,可司馬笠若能求得元芷相助,相信解毒也不是什麼復雜的事,不過那高人亦曾經說過——這毒雖好解,但中毒之人即便將毒素排出體內,也需得睡上半月,才能完全清醒。”

    司馬策靜默不語,只听卓啟忠繼續盤算,“陛下一醒,自然也就能反應過來是誰將他捉了起來。到那時,他自然會重新站回司馬笠身旁。”

    “那……”司馬策心里有一絲懼意,這一回,父皇對他的責罰恐怕就不會像上次那樣簡單了,“咱們該如何是好?”

    卓啟忠頓了頓,語氣頗帶著幾分狠戾,“陛下知道原委,可朝中群臣並不知道,咱們大可利用陛下未及甦醒這段日子,大做文章!”

    司馬策有些不解,“如何大做文章,還請外公明言!”

    “今日,殿下便以監國身份,召集群臣,而後當眾宣告——是那司馬笠綁架了陛下,如今陛下生死未卜,正急需救援。這種情況之下,老夫在聯合朝中幾位大臣一道,請求殿下調動帝都之內的禁軍,搜尋司馬笠下落,救出陛下。”

    “調兵?”司馬策有些懵,忙問︰“太祖有訓,禁軍乃是帝都最後一道防線,非有虎符不得調動!”

    卓啟忠輕聲一笑,答道︰“太祖亦有訓,若皇帝受困虎符不得,監國太子亦有先斬後奏之權!”

    聞言,司馬策方才點點頭,不再憂慮。

    “殿下放心,老夫回城之前,已命近處涼州將士將西郊之物搬離了,當場也收拾干淨,那司馬笠找不到證據的。”

    “外公,本王還有一問!”

    “殿下請說!”

    “若禁軍翻遍周遭都找不到父皇所在,當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