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登前途(四)

    司馬策滿臉關心,溫柔道︰“本王方才一進到此處,便見小姐昏厥在此……”

    阿箬假裝剛回過神來,“原來如此……真是叫人好生害怕!”

    司馬策沉著臉,貌似十分生氣的模樣,“不知是何人竟如此大膽,竟于本王府中偷襲佳人,若叫本王逮住,定要叫他好看!”

    他的語調中帶著一種憤怒與狠戾,叫阿箬不禁打了個寒顫,“殿下莫要生氣,小女子並無大礙。”

    “殿下,事出突然,想來她也受到了驚嚇,不如便讓老臣先將她帶回府中,以做安撫!”

    司馬策又與曾為炯寒暄兩句,最終還是在一陣自責與安慰聲中,答應了他的提議。

    “曾小姐,你先回府好生將養,待到日後帝都局勢穩定了,文策再來登門拜訪!”司馬策拱拱手,大部分的時間卻是對著曾為炯說的。

    “多謝殿下掛懷!”阿箬福身道。

    而後,又是一陣寒暄,阿箬才終于跟著曾為炯離開了王府。

    待到進了曾宅大門,曾為炯方屏退左右,沉聲問道︰“方才可有收獲?”

    阿箬將自己在司馬策府中見到的一切簡要交代一番,曾為炯听後不禁怒火中燒,他大喝道︰“司馬策狼子野心,真是膽大包天,令人發指!”

    阿箬抿抿嘴,請求道︰“多謝大人相幫,事不宜遲,小女子需得即刻出城,將今日查到之事告知兄長,以便他們能安排下一步行動。”

    曾為炯嘆了口氣,頗有些鄭重地拱手道︰“老夫為官幾十年,看過了幾代帝王更替,本以淡泊自居,可是近日所見,卻讓我有了種前所未有之擔心,如今陛下安危、大興興亡,都只能寄托于皇長子一人之身,老夫無能,只能在此靜候殿下捷報!”

    這幾句話說得頗為真誠,阿箬心中亦不禁動容,但此時此刻,她卻也沒有更多的話,只能福身再次行禮︰“大人憂心,小女子必會請家兄轉告殿下!”

    曾為炯點點頭,又嘆一聲,而後揮揮手叮囑道︰“今日我一去拜訪,司馬策必會派人監視,我已命管家準備了合適的男裝,你且換上衣服,由東側門悄悄出城吧!”

    “多謝大人!”阿箬再次行禮。

    然而,那曾為炯卻已背著手,踱回了自己的書房。

    “名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曾為炯邊走邊念著古人的詩,聲音沉靜悠長,帶著幾分一去不返的悲壯,阿箬望著老者那略略有些蕭索的背影,心中不禁生出感概——若司馬家的子弟是為了手中的權位,那像曾為炯這樣的人,又為了什麼呢?或許幾十年前,大興能滅西楚,一統九州,真的不僅僅只因為司馬佑的詭計。

    她沒有時間思考那麼多,她搖搖頭,轉身便見曾府管家已捧著衣物站在不遠處。她快步奔去,只想快點離開,快點回到司馬笠身旁。

    她知道,她與曾為炯不同,她不為江山大義,只為一人安好。

    她很狹隘,狹隘到甚至為曾經的仇敵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