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都城亂(十)

    也許,平日里的曾為炯幾乎很少私下拜會司馬策,所以當司馬策一听到他來訪,便頗為殷勤地迎了出來。

    “是什麼風,將曾大人給吹來了?”遠遠地,司馬策便笑道。

    雖如此,曾為炯還是十分淡靜地行禮,“老臣,參見殿下!”

    見曾為炯跪下,阿箬也連忙附和。

    司馬策臉上掛著笑意,心中甚為得意,但他卻表現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他上前扶起了曾為炯,“曾大人年事已高,且為大興肱骨,若有要事,只需派跟前小吏前來稟報便是,何須如此波折?”

    曾為炯深吸一口氣,語氣中帶著無奈,“如今帝都之中發生驚天大變,殿下監國任重,老臣本不應前來打擾,可是……老臣只要一想到陛下還在那西楚余孽手中受盡辛苦,便寢食難安,故而才狀起膽子,來問問殿下事態的最新進展。”

    司馬策嘖嘖嘆道︰“曾大人忠心,真是叫人感嘆!”他微微側了側身子,讓出道路,“西楚余孽窮凶極惡,本王也確有要事要與諸位重臣商議,正好,我的外公也在府中,咱們書房一聚吧!”

    曾為炯點點頭,剛欲抬腳走,又似憶起什麼似的,停下來道︰“殿下,此女乃是老臣的遠房佷孫女,從小飽讀詩書,十分聰慧,央求著老夫帶著她來瞻仰天家威儀,還請殿下不要見怪。”

    霎時間,眾人便將目光移到了阿箬身上,阿箬低著頭,心中感嘆,幸虧當初見過她女裝模樣的卓啟忠不在此處。

    “小姐遠道而來,本王理當盡地主之誼,只可惜現在乃是特殊時刻,一切從權,不周之處,還請小姐見諒。”大約司馬策真的將她當了曾為炯的佷孫女,故而言辭之間顯得十分溫和周到。

    阿箬垂著頭,福身柔柔道︰“多謝太子殿下,小女子冒失前來,本是不合禮數,可一旦想著能得見殿下容顏,心中又不甚向往,故而求著大人將我帶來,還請殿下不要笑話。”

    這幾句話說得曖昧不明,聰明如司馬策,自然讀出了其中的攀龍附鳳之意,但是,他卻素來是個喜听旁人恭維的,于是,他倒十分溫和地說︰“唉,小姐淺淺數句,已讓本王有相見恨晚之意,只恨時機不宜,否則,本王定要親自領著小姐賞遍帝都美景。”

    阿箬心中直犯惡心,嘴上卻道︰“多謝殿下。”

    司馬策兩眼直直盯著她,腦海中已不斷猜測著面紗背後是何等的花容月貌,可是,此時此刻,又豈是吟風弄月之際,于是,他招招手,吩咐道︰“來人,將小姐帶到後院飲茶。”

    于是,司馬策便與曾為炯一道進了書房,而阿箬亦跟著引路的小廝往後花園而去。

    王府花園果然豪華,阿箬邊走邊看,只覺其規格、擺設,遠勝于東宮。她心中不禁覺得有些可笑,這皇帝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錯了,放著一個廉政勤勉的太子不要,偏偏要听信讒言,將國家重任放在這樣一個奢靡無度之輩身上。

    “小姐,晚香閣上可攬王府勝景,就連殿下平日也愛來此小坐,不如咱們便于此小坐吧!”

    阿箬轉眼一看,果見一高閣凸起于園林之上,她心中大喜,只柔聲答道︰“但憑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