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謀定(一)

    “青箬!”司馬笠在藥房外喚。

    阿箬微微一愣,當即回過神來,答道︰“已經好了,我這就出來!”

    說罷,阿箬系好衣帶,快步走了出去。

    夜色中,司馬笠長身而立,他將阿箬上下掃了一眼,略有遲疑地問道︰“方才可發生了什麼事?”

    阿箬扯開笑顏,搪塞道︰“我不過是久未沐浴,洗著洗著睡著了,故而遲了些。”

    司馬笠將信將疑,“真的?”

    “自然是真的!”阿箬一口答道,語氣很是堅決。

    見她無礙,司馬笠雖有猜測,但卻不好再提,于是便說︰“走吧,大家都在草廳等著我們呢!”

    阿箬點點頭,二人便迅速往草廳而去。

    草廳之內,桌椅俱全,還焚著香,元芷閉目盤腿打坐,容隱之跪坐于矮幾之側,雖背脊筆直,然而神態卻是極為安詳。唯有司馬箏,坐姿慵懶一如往常,一邊喝著茶還一邊東張西望。

    也是司馬箏,第一個注意到走進來的阿箬。

    那人先是微微一愣,而後猛地跳起,竄到阿箬面前,表情夸張地說︰“你……你……你是元青?”

    阿箬抿抿嘴,而後很無奈地點頭。

    “我的個乖乖,原來你是個女的!”司馬箏滿臉不可置信。不一會兒,他又轉過頭去看著司馬笠,臉上漾開一絲意味深長的笑,“難怪大哥一直不納妃……以往我只道是他趣味獨特,今日,我才知道,原來,竟早已藏嬌于側,盡享溫存了!”

    伴隨著司馬箏那幾聲不明所以的怪笑,阿箬的臉刷一聲紅透了!

    “破雲,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司馬笠一聲厲喝。

    然而,司馬箏並未收斂,他反而挪步到司馬笠身側,舔著臉道︰“大哥,難道不是如此嗎?”

    司馬笠冷哼一聲,一個回身,便扣住司馬箏的胳臂,叫他動彈不得。

    “大哥手下留情!”司馬箏疼得齜牙咧嘴,只好急忙討饒。

    司馬笠這才松了手,將他一把推了出去。

    司馬箏也不生氣,只笑嘻嘻地揉揉他的肩膀,起身又站回了司馬笠身旁。

    這時候,一直沉默著的容隱之終于開口,“好了,我們還有要事相商,你們且先歇一歇。”

    司馬笠嗯了一聲,淡淡問道︰“你們是如何來到此處的,又是如何找到破雲救出我們的?”

    原來,那日卓漪然接受了阿箬的委托過後,便馬不停蹄安排人將樹舌靈芝送往城外,幸運的是,她叫那人假托出城買酒,因此並未遭到卓啟忠的懷疑。這邊廂,元芷與阿箬早已約定子時相會之地,所以,當他帶著容隱之趕到茹陂時,便正巧踫見那個來送藥的小廝。

    容隱之得了藥,很快便有所好轉。而那時,元芷卻早已听說司馬笠和阿箬被囚之事。他們一番商討,決定暫緩救援,隨即便啟程來到帝都。二人在帝都郊外呆了兩日,終于遇見了打獵回城的司馬箏。

    司馬箏素來與司馬笠親厚,他堅決反對廢太子,也曾在大殿外長跪求情。雖然他的求情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收獲,但他自見到容隱之的第一刻起,便打定主意,要竭盡全力相助司馬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