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推斷

    元芷正襟危坐,而後緩聲將當年之事向司馬笠一一交代清楚。阿箬發現,司馬笠的表情尚算平和,對元芷所說之語只是凝神靜听,並沒有發表更多的意見。

    元芷所說的話與方才告訴阿箬的大致一樣,只省去了其中有關于她的部分。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元芷才停了下來,靜靜等待著司馬笠的反應。

    阿箬也緊緊盯著那人,生怕他突然之間情緒激動,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然而,司馬笠的表現卻一如既往的平和,他看著元芷,眼神深邃又滿含思考,“其實,我自少年時代起,便很好奇你為什麼會突然教我武功,只沒料到原因竟在此處。”

    “你若有恨,我亦是理解。”元芷沉聲道。

    孰料,司馬笠竟仰頭哈哈大笑起來,末了方道︰“師父,我從記事起便從未將這筆賬記在那個刺客頭上,昔日我不知內情尚且如此,如今我對你,又何來仇恨一說?”

    元芷抬起頭望著他,半晌沒有說什麼。

    “這屋中四人,又有誰不明白——誰當為我娘的死負責。”司馬笠沉聲道。

    阿箬抿抿嘴,想出言安慰于她,可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該如何說?

    正在此刻,容隱之輕咳一聲,打破了這短暫的尷尬,“殿下睿智,許多事定有自己的看法和認知,我們也不便插嘴……但時間緊迫,咱們還是應該繼續商量接下來策略為妙。”

    他頓了頓,直言道︰“我有些想法,不知各位有沒有興趣听一听?”

    “你說便是!”司馬笠簡短道。

    容隱之點點頭,又說︰“我覺得,司馬策身後,一定有別的人暗中相助!”

    “這點毋庸置疑,宮里的卓貴妃,涼州的卓啟忠,哪一個不是唯他之命不從?”司馬笠答道。

    容隱之看著他,輕輕搖頭道︰“不然!”

    “你是說除了他們,還有別人與司馬策站在同一陣營?”阿箬忍不住插嘴道︰“會是誰?”

    元芷看著兩個急切的年輕人,深深吸了一口氣,卻沒有開口。

    “先生心中已有答案?”容隱之試探道。

    “只是猜測,但十有八九就是答案!”元芷緩緩答道。

    “先生可否告知?”

    “其實,繞來繞去,咱們始終有一個問題沒有徹底解決!”元芷提醒道︰“司馬策手里的毒藥和解藥究竟來自何處?”

    “難道不是卓氏?”司馬笠反問。

    “卓氏的藥……不也很有限嗎?”元芷輕輕說︰“他們的藥又來自何處呢?”

    聞言,另外三人不禁有些面面相覷,沒人敢輕易下判斷。

    只听元芷又說︰“你們還記不記得,司馬策回帝都之後,是誰來救的他?”

    阿箬一臉錯愕,全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麼。

    容隱之沉聲答道︰“淑妃!”

    “淑妃娘娘,這……絕不可能!”阿箬此刻的回答,全憑直覺。

    “有什麼不可能?”元芷反問道︰“她既有不死草解藥在身,又如此熟知解毒的方法,卻事先什麼也沒有告訴你,這……難道不是故意隱瞞?再說,帝都之中,知道你是女兒身的人,數量可不多!”

    阿箬心下一顫,覺得元芷似乎是在提醒她——淑妃知道她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