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鳳軍(二)

    賀蘭旌和元芷帶著大軍一路西討,收復了許多城池,他們一路上招兵買馬,不多久便組建了一支比眼下更為精良的隊伍,勢頭與日俱增。

    “蘭兒,為這支軍隊取個名字吧!”元芷建議道。

    賀蘭旌收起長劍,望著眼前的洞庭湖,而後搖搖頭,頗為憂愁道︰“這你倒是難住我了!”

    元芷沒有立即答話,而是取下腰間玉佩,遞給賀蘭旌。賀蘭旌接過玉佩,看著那玉佩上的“逐鳳”二字,下意識問道︰“這是逐鳳樓主的令牌?”

    元芷點點頭,而後道︰“蘭兒,你是西楚逐鳳,所以,這支軍隊,便叫鳳軍如何?”

    “鳳軍?”賀蘭旌一時間有些詫異,她竟倏地想起了當初在會稽,母親命人刻在家中的那只棲梧之鳳,她不禁喃喃道︰“原來棲梧是這個意思!”

    元芷盯著她,沒有出聲追問,只待她自己思量。

    賀蘭旌抬頭看了她一眼,道︰“好,听你的,就叫鳳軍,我為主帥,你為軍師,我們同心協力,打回鱧陽,為阿娘報仇!”

    元芷淡淡笑著,只覺眼前女子的眸子中,閃動著讓他心動的光。

    “殿下!”正此時,有一中年男子走上山坡朝著賀蘭旌揖。

    來的人叫夏侯憑欄,是西楚將門夏侯家族的後人,也不知元芷用了什麼辦法,竟從西楚的軍隊中招得他的投誠。

    夏侯憑欄為人穩重不苟言笑,但連日相處,他對賀蘭旌和元芷二人著實佩服得五體投地,故而打起仗來,他也是特別賣力。

    見他前來,賀蘭旌趕緊問道︰“夏侯將軍,有何要事?”

    “隊伍剛安營扎寨完畢,巡邏的士兵便在周圍發現了一群難民,看那模樣著實可憐,所以,我便前來請示,望殿下賜些口糧,救他們一命。”

    賀蘭旌想也沒想便徑直道︰“夏侯將軍宅心仁厚,便按你說的意思做吧!”

    夏後憑欄行過禮,剛想退下,豈料竟被元芷叫住,“元公子覺得此事有問題嗎?”

    “我信得過將軍的判斷力,將軍既認為他們是難民,那便自然沒什麼問題,只是,我覺得這群難民的來歷頗有些可疑。”

    “哦,你且細說!”賀蘭旌命令道。

    “我們一路行來,發覺這荊州一帶物產豐富,雖然吏治混亂,但百姓過得倒也不差,很少看見今日這樣的難民,那他們是從何處來的呢?”元芷頓了頓,問道︰“夏侯將軍,你可詢問過?”

    夏後憑欄撓撓頭,露出幾分懊惱的神色,“說實話,這個,倒真沒有……不過你這樣一說,我倒覺得他們的行為言語,頗有幾分官家之氣。”

    “官家之氣?”賀蘭旌驚詫道,她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同時為了印證自己心中那莫名的感覺,她抬腳便往山坡下走,並且邊走邊道︰“看看去!”

    “殿下小心,保不定真有什麼貓膩!”夏侯憑欄小跑著追上,還不忘叮囑道。

    賀蘭旌沒有答話,而是快步往前,很快便見到了那群扶老攜幼的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