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一刻也不願多等

    屋內,燈台倒塌,已將木質的桌幾燒了起來,然而整個屋子卻也因這點火光的緣故,而顯得燈火通明。

    賀蘭旌呆在原地,看見滿身是血的阿娘正氣息奄奄地倒在臥榻之側。

    “阿娘——”賀蘭旌瘋了般地沖上去,扶住地上的娘親,而她也在同時感受到阿娘那汩汩而出的溫熱的鮮血。

    “蘭兒!”娘輕輕喚了一句。

    “我在,我在此處,阿娘!”賀蘭旌滿臉熱淚,答得語無倫次。

    “阿娘終于等到你來了,這本冊子交給你,務必要好好保管。”阿娘抬起顫巍巍的手,遞給阿箬一本明黃布帛封面的冊子。

    賀蘭旌接住冊子,整個人卻已邊哭邊顫抖起來,“阿娘,你再堅持一下,先前諸葛有我給了我最好的傷藥,我一定能將你的血止住。”

    阿娘伸手握住賀蘭旌的胳臂,道︰“蘭兒,我自己的狀況我自己知道,我有很重要的話要交代于你,你務必听好……”

    阿娘聲音喑啞,態度卻是極為堅決,賀蘭旌縱使再難過,也只得忍者性子,听母親最後的交代。

    “刺殺我之人,用的是西楚的功夫,我猜……他們就是沖著這本冊子而來的,所以你務必收好,”阿娘聲音很小,說話已是極費力氣,“這本冊子是先帝的親筆密詔,上面寫得明明白白,要將西楚皇位傳于你的父王……而後再由你的父王傳于你,這是你日後重歸西楚最有力……且唯一的證據,所以,你一定要將它好好收著,不可丟失!”

    “阿娘,我不答應,我自小就撿不住東西,你會好起來的,這個冊子,還是當由你來保管。”賀蘭旌邊說邊哭,已全然沒了往昔那乖張剛烈的樣子。

    “傻丫頭,阿娘寄人籬下辛勞半生,好不容易將你拉扯大了,阿娘累了,很想去天上,與你父王相聚,西楚的爛攤子,我就交給你了,”她頓了頓,大口地喘著氣,“元芷……”

    “元芷在!”

    “蘭兒雖性子剛烈了些,但心地卻是極為單純善良的,她太苦了,我便將她托付于你了!”

    元芷抿抿嘴,心中亦是有種難以言說的哀愁,于是他只得將手舉到齊額的高度,而後鄭重揖道︰“請您放心,元芷定當盡心竭力輔佐蘭兒、照顧蘭兒、保護蘭兒!”

    聞言,阿娘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她抬起手,輕輕地撫摸著賀蘭旌的臉頰,而後道︰“蘭兒,阿娘只願你活得開心一些,若將來真遇著了什麼不可解決之事,那便同元芷一道離開吧!阿娘還有你的父王,都不會怪你!”

    “娘……”賀蘭旌緊緊地抱著阿娘,失聲痛哭,而懷中那人,亦是緩緩閉上眼,輕輕垂下手!

    火勢越來越大,漸漸地,已經順著桌幾旁邊的帷幔燒上了房梁。

    元芷見狀,只得一邊扶起賀蘭旌,一邊將她母親的遺骸打橫抱起,待出得房間過後,他們才意識到,外間的雨已經越來越大了。

    因為雨的緣故,那陣火只在房頂上燒了一個大窟窿,便有氣無力地停了下來,很快,房間里的火也被雨水澆滅,這原本山崩地裂的夜晚,就在這雨中,歸于了平靜,可是,周遭越寂,賀蘭旌的心中便越是不平,她站在雨中,任雨水將自己的發絲衣衫浸濕,唯有那雙眼楮,在黑夜中越發閃現決絕的光芒。

    “元芷!”她沉聲道︰“明日你去,將司馬佑叫來,告訴他,我同意出那三百萬兩銀錢,叫他派整個大興最精銳的士兵與我!打進醴陽,我是一刻也不願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