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生來就要為西楚而戰

    蘭兒回到謝宅的時候已然全身濕透,她一進竹林深居,母親便迎了上來,“蘭兒,情勢如何?”婦人沉聲問道。

    “放心吧,阿娘,我已查過數十遍,並且親自下水測試過,絕對沒有問題。”蘭兒一邊擰著頭發上的水,一邊回答道。

    母親點點頭,終于放下心來,“你先擦干淨身子,我去為你燒些熱水來。”

    蘭兒點點頭,也沒轉頭,不久便听見木門合攏的聲音。

    她嘆了口氣,覺得還是應該先將這一身濕漉漉的衣裳脫下來才對。然而,當她剛剛解開禁步,將衣裳褪去之後,背心卻莫名感覺到一絲涼意。她心下大感不妙,趕緊用一旁的大塊布帛將自己包裹起來,而後,才猛地轉身,果見木門中開,門下有一高大男子筆挺的背影。

    蘭兒心下大呼不妙,看他那樣子,估計是看著了不該看的東西。

    她三下兩下穿好衣裳,而後平靜地問︰“你來干什麼?”

    那人轉過身來,果然是方才見過的元芷,然而他的語氣亦是平和,“我有事要與你說。”

    蘭兒點點頭,“有什麼事進來說吧!”

    其實,自那日林中一斗過後,蘭兒與他的關系緩和了不少,忽然有一天,元芷竟冒冒失失闖入了竹林深居,還誤打誤撞沖到了母親的房間,蘭兒知道,他不是什麼莽撞之人,所以他方才的行為一定是故意的。

    蘭兒剛想質問于之,孰料,那人竟一下子跪倒在地,而後朝母親叩首道︰“見過皇後娘娘。”

    母親面色平和,蘭兒卻是一臉驚詫,她一早便知道母親是西楚的皇後,自己乃是公主,可是這一切本該是個秘密,即便她們藏身的謝家,也只有謝族長知道其中隱情。然而,這個元芷,他又從何而知,並且還對母親表現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樣?

    蘭兒有滿肚子的疑問,可母親卻從容問道︰“你就是逐鳳樓的繼任樓主?”

    “正是!”元芷拱手答道。

    “逐鳳樓?”蘭兒在一旁沉吟道︰“難道就是傳說中那個神秘的逐鳳樓,你,竟是樓主?”

    元芷點點頭,卻沒有更多的話。

    蘭兒有些著急,連忙道︰“你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把一切情況都告知于我?”

    “蘭兒,不可急躁,”母親制止了她的催促,但她亦吩咐元芷道︰“你起來吧,將所有事好好說與蘭兒。”

    元芷拱拱手,又緩緩起身,便將此事背後的隱情一一道來︰原來,西楚皇室有一條隱規——嫡長女當繼承皇位。蘭兒的父親沒有姊妹,所以先帝傳位于他,到了蘭兒這一輩,卻也只有她一個女子,再加上母親即為皇後,所以她順理成章便該是皇儲。可是,十六年前,她的叔父卻發動政變,不僅謀害了她的父皇,更要置她們母女于死地,幸虧,父皇生前所創的江湖門派——逐鳳樓,從叛軍眼皮子底下將她們救出,並輾轉送到了會稽謝家。如今時機成熟,新一代的樓主元芷才來到會稽,要引蘭兒返回西楚,為先帝報仇,更要奪回屬于她的皇位。

    也是到了這時,蘭兒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本名,叫做——賀蘭旌。

    西楚皇室,復姓賀蘭,她單名為旌,乃父皇所取。這個旌字,出自《九歌國殤》——旌蔽日兮敵若雲,矢交墜兮士爭先。

    千年以前,楚地詩人屈原,用獨屬楚地的語言寫就的詩篇,成為了她名字的來源。

    她,賀蘭旌,生來就要為西楚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