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即刻出發

    謝與安走過來,雖然十分匆忙,但他還是依著禮數,先向山止道人了一揖。

    “先生好!”他恭敬道。

    山止道人微微頷首,表示回答。

    這時,阿箬才連忙問道︰“怎麼了與安兄,是有什麼要事嗎?”

    謝與安看了她一眼,最後沉聲道︰“方才接到太子殿下的飛鴿傳書,他令你我二人立即前往城外軍營。”

    聞言,阿箬似敏銳地察覺到了空氣中那不安的氣息,“為何有此急詔,難道賀景源那邊發生了變故?”

    謝與安眉頭微蹙,回答道︰“具體情形如何,還不得而知,但依著太子殿下辦事的風格,能叫他下這般急促之令的,定然不是什麼輕松的事。”

    阿箬點點頭,正欲抬腳就走,卻忽而想起了身旁還有一個山止道人,“先生……”

    山止道人自然明白軍令如山,他揮揮手道︰“你先去吧,不用管我。”

    這時,謝與安卻插嘴道︰“先生,您既是太子恩師,又武藝高強,或許,您可以同我們一道前去,我相信太子殿下見到您一定十分欣喜。”

    山止道人輕輕笑了笑,目光深沉地看著謝與安,“你這個年輕人,重義守信,沒把我在會稽一事向你父親亂說,這一點倒讓我十分滿意,你跟著太子好好干,只要品行如一,相信定會是個優秀的族長,我們也就放心了。”

    “放心了?”阿箬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一個與謝家族長頗為不和的人會說出“放心”二字,關鍵是,他說的,還是“我們也就放心了”!

    然而,受到贊許的謝與安似乎並沒有察覺山止道人言語的異樣之處,他連忙揖謝禮,客套話接二連三。

    “我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若真到了軍營之中,只怕會給你們招惹無窮無盡的麻煩,”他頓了頓,轉眼看向阿箬,“你們還是先過去吧,我會遠遠地跟著隊伍,一旦你們需要我時,我便會及時出現!”

    阿箬點點頭,不知為何,她竟從山止道人的言語之中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關懷與溫暖。

    于是,阿箬和謝與安雙雙揖道︰“告辭!”

    山止道人微微一笑,卻比他們更加迅速地消失于竹林之中。

    ……

    正如阿箬所預料,當她趕到城外軍營之時,整個隊伍已經做好了開拔的準備,除了一小撥人留守會稽之外,其余幾萬人馬幾乎全副武裝,隨時可以出發。

    阿箬還未及行禮,司馬笠便扔過來一套鎧甲,“閑話莫問,趕緊將鎧甲穿上,我們即刻出發!”

    “是!”阿箬應了一聲,便抱著鎧甲,轉身去了主帳。

    這個司馬笠,行軍打仗竟連主帳都選擇留在後方,看來是準備輕裝簡行,速戰速決。阿箬以最快的速度穿好鎧甲,而後還認真地檢查了一下自己隨身所帶之物,便立即出得營帳。

    讓她驚奇的是,自己一抬眼,竟看到了那匹消失數日的老馬不舍,除了它背上的馬鞍是換過新的之外,別的並無變化。

    阿箬欣喜若狂,連忙走過去,拍了拍它的脖頸。

    就在此刻,司馬笠騎著生風過來,他坐在馬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阿箬,“你這老馬太笨,我費了好大功夫才將它找回來,你自己可要稍微機靈點,否則一旦走丟,可是不好找的。”

    一番有意為之的挖苦之語,讓阿箬那顆感激之心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她不由得在心里翻了個白眼,嘴上卻還笑道︰“多謝太子殿下!”